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相见欢·第一章 (剑三 歌霸/琴刀)

林花谢了春红。谷雨过了,巴陵又一季桃花也快要谢去,桃花丘下满地的蛙声。

小牧童却不觉得可惜,花落了,快结果子吧,他骑在牛背上想那水灵灵红艳艳的大桃子,腮帮子馋的发酸。

不知道哪儿来的声,一把陌生又爽脆的口音,“欸,小兄弟。”

“对,就是叫你呢,抬头啊。”小牧童四下转了一圈,终于想起往上看。还在开花的老桃树歪歪扭扭的枝丫上蹬着一双黑色的长靴,裤脚利落的一扎,半红半白的花朵儿间漏出一袭紫袍,白坎肩,领口镶着雪白的毛毛,一双星子一样亮的眼睛。

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人,利落的身条儿倚在树上,背上背着一套寒光闪闪的刀,让人有些害怕,可白净脸上嘴角翘翘的笑,还叼着一根啃了大半的糖葫芦签子,又显得十分可亲。

小牧童说不出多复杂的话,只觉得这大哥哥长得真俊,笑起来忒好看,从树上往下一跳,拍拍袍子,衣角带风,活脱脱就是他想象中行走江湖,快意恩仇的年轻侠客。

“问你个事儿。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很会弹琴的教书先生?”那少年侠客问道,“有长安口音,个子挺高,年纪倒也不大。。。”他吧嗒吧嗒的说了一串话,叼着的竹签子带着剩下的三四颗果子一晃一晃,很神奇的就是不掉下来。

那红红的糖衣,看上去好甜啊。小牧童忍不住砸吧了下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他机灵的小眼神在糖葫芦上一转,早在少年侠客问第一句的时候心里就有数了。

嗨呀,又是个来找老琴爹的。他们这些在村口放牛的都快习惯了。甭管来的是衣服墨黑头发比大姑娘还长的,还是凭空跳出来眼睛跟猫儿似的,或者穿着道袍背着剑的,还有和老琴爹一样抱着琴穿青白衣服的,也甭管他们问的是在此隐居的世外高人,还是辞官归乡的前辈先生,还是什么谷什么盟什么擂的故人大侠。。。最后找的都是老琴爹。

老琴爹其实不老,不久前来了一群人贺他生辰,三十有七。老琴爹也不是正经的教书先生,不过在刘老胡子背痛犯了的时候去私塾里教过几天。是因为那些南来北往的人,有看着就比老琴爹大许多的,却都对他十分推崇尊敬的样子,大家才私下这么叫开了。

“这。。?”那少年侠客挠了挠头,“你要怎样才肯告诉我啊?”他在牧童眼巴巴的注视下又咬了一颗果子到嘴里,腮帮子鼓鼓的嚼啊嚼。

这家伙怎么这么不上道的?牧童盯着他的腮帮子简直也要气鼓了嘴。

那少年笑了,把山楂核吐掉,撅唇吹了个响亮的哨子,很快一匹白马就从山道上溜溜的小跑过来。

牧童忍不住“哇”了一声,这马好漂亮,又高又壮,全身都是白的,没有一丝杂色的毛,又隐约生着花纹,杏核似的大眼睛温柔又有神气。

这么匹骏马,马鞍后挂了俩薄木五斗柜,还驮着行李包袱,简直让人为她叫屈。那少侠摸摸马脖子,伸手勾开抽屉,“嗯,糖葫芦没有啦,不过我这里还有芙蓉糕云片糕蜜枣核桃糕五福饼金乳酥海棠酥。。。”一连串的名儿把小牧童说的眼晕,才定神就看见举着鲤鱼糖画的少年侠客见牙不见眼的笑,把糯米纸包着的糖塞进他手里。


“过了大青石,走左边小道,听见瀑布声。。。藤桥。。。”少年侠客把白马留在山村一户人家,展开轻功沿着牧童比划了老久的小路上山。

“啊,就是这里了吧。”倾斜的山壁间,一条窄窄的藤桥横在瀑布前,水流不大,水声也小,静静的汇入不远处的一汪深潭。牧童说,老琴爹只要没有客人,便雷打不动的一旬四天进山修身养性,两天去县里办事,四天在家,算日子今天该是从山里回来的时候,山路多杂,老琴爹有时也直接下山不归家,数来数去唯有这藤桥是必经之地。

“这鬼地方。。。”少年抱着手等在桥边,忍不住自言自语,他抬脚踢了一块石头下去,咚的一声居然吓跑了来水潭边喝水的一只小兽,后者又惊飞了林子里几只栖鸟。

虽说景是不错,可也就比寻常山村好那么点点吧,真长住在这里,岂不寂寞?

他忽然觉得心口有些发悸,忙取了一个小瓷瓶出来,咽下一颗苦苦的药丸,顿时好多了。

他看着青花瓷瓶出了会儿神,直到远处终于传来声响。

是铃声。他猛一转头,春叶落花与水雾间,青衣白衫的长歌门人负琴携剑,脚步轻的他都没有听见,反而是琴尾系的那一对银铃发出的响声把他叫醒。

“喂,你--”他赶紧上前两步,站上了桥口,他应是半点不认识这老琴爹的,虽然觉得肯定没认错,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尴尬哦,少年用手指挠了挠脸,鼓了鼓劲准备一口气把来意说出来,却发现那老琴爹比他还要惊讶的样子,站在瀑布水风中都忘了挪脚,一双深邃的卧蚕眼很用力的看着他。

就是很‘用力’啊,他都觉得面皮被看的发烫,觉得不能输了气势他也用力的看回去,发现老琴爹长得还挺帅。老琴爹生着不像温润文人的剑眉星目,不过眉宇间沉了经年的宁静,配上玉簪垂发倒也不违和。微抿的薄唇有着圆润的唇珠,叫人真想看他嘴角上扬的样子。

这样你看我我看你了半天,少年才发现可能是自己堵了路老琴爹过不来,讪讪的想退回去,却被叫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老琴爹开口有些沙哑,总的比想象中温和好多,甚至有点。。。慈爱?

少年浑身别扭了一下,赌气得揪了揪前襟,“我叫柳依,你说我从哪里来?”霸刀山庄百年名门,衣着独具风格,行走江湖便是不报上名号,也少有被人问‘从哪儿来’的。

老琴爹只是点了点头,“那你可知道我是谁?”

疑问中似乎是有那么点希冀的,柳依疑惑了一下,不知为何有点心虚,“额。。我应该知道吗?”

老琴爹又是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我无姓字,有名不讳,你可以叫我丹雘。”

自己未及弱冠,尚未取字,老琴爹却是无姓无字,柳依心里转了一圈,有些想法一闪而过,他默念了两遍老琴爹的名字,忽然绊了舌头,“单货,怎么听着像做生意的呀。”

他咕哝的极轻,老琴爹居然听见了,也没有生气,语气很是耐心,“是丹心在旁,从又持萑的雘。”

这又是偏又是旁的,柳依顿时傻眼。霸刀柳家是武学传家,他又是外门旁支,一心习武的少年江湖客,这些年下来背过的小几篇诗书都早就还了回去,只是能写个家信便条就算够用。

“罢了,丹砂青雘,你当是丹青也成。”老琴爹真是纵容极了,一退再退,叫柳依有点不好意思,脑子里想着老琴爹为何对他这么亲切,说话间已经忍不住口快,“墨笔丹青,原来你是画画的?”

话问出去,他自己都觉得傻,这叫人怎么接啊。

老琴爹却不嫌尴尬,嘴角似乎提了提,居然有点笑而不语的味道,把话抹了过去,“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哦对!这才是正题!柳依双眼发亮,脚步一错,蹭的拔出背后傲霜刀来,摆出一个起手式,满含期待的下了战帖,“来来来,我们来打一把。”

==================

并不是老少配,其余请待剧情。

评论 ( 9 )
热度 ( 32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