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数珠丸的佛系小故事·更新至其一

写数珠简直净化心灵。合集,不新开,更新见标题。大概是虫师风格。

======================

其一·鹿女

很冷很冷的冬天。雪已经下了很久,被扫到墙角,又在夜里积起一层。月光照在雪上,明亮而寒冷。

这样的夜里,再加上风,就更冷了吧。数珠丸想,是谁在这样的夜晚呼唤呢。苦行的僧人吗?还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来到寺院的外人呢。

他走出门。虽然用飘的也可以,墙壁也并非限制他的东西,但数珠丸还是选择走出门。

风就在这时候更加剧烈了,卷落枝头最后几片枯叶。它们在空中凌乱的飞舞一阵,落到地上,连打几个跟头,最后撞进墙角的雪堆里。雪堆堆在那里很多天,白日被太阳融化一点,晚上又重新凝结成一层剔透的冰,枯叶插在上面的时候,冰层发出一声脆响。

雪地是洁白无瑕的。没有任何脚印,没有任何人来。

付丧神向远处望去--那双狭长的眼睛不曾睁开,月光照在安静低垂的睫羽上,等待着恒久而又如蝶翼扇动般,短暂的一颤。

“是你吗?”浅色的唇以微启的姿态,透露出付丧神的疑惑。他望着枯树深处的阴影。

传来落叶轻轻翻动,踩过枝条的轻响。阴影中露出一对柔软平展的耳朵,扇动了一下,一双机敏而胆怯的眼睛。

一头鹿。

一头在寒冷的夜晚,独自跑到寺院里来的鹿。

它惊恐的睁着大而圆的棕色眼睛,仿佛里面倒映着不存在于常理的事物。

比如付丧神。

鹿谨慎的观望着。那个与它面对面的存在是如此平静,仿佛理所当然的,出现在肃穆沉寂的寺院里。

那应该是一朵花,因为他有春与夏才有的,散落在草丛中的花朵的紫色。但如果那是一朵花,也应该是石刻的花。像石灯,石塔,还有这院墙一样,宁静的伫立,长久的存在,显得无害而可以依靠。

于是它从鼻尖喷出一团白雾,抖了抖耳朵,慢慢的向前走去。雪地上留下了疲惫而赘重的步伐,直到抬起脖子便能拱到他。

一只手落在它的脖颈上,没有温度,所以说不上冷或是热。

“错误的时间。”数珠丸半蹲下来,看着他雪夜的来客。这不是野兽应当繁衍的季节,但这是一头有孕的母鹿。或许它因此离开族群,独自寻找冻土下残余的栎子和板栗。或许它因此到寺院来,希望能得到比啃食冰雪更好的招待。

“跟我来。”数珠丸落在雪地上,未留下任何痕迹。“啊,还有”,他后知后觉的想起。

“。。。这个不可以吃。”数珠丸微微叹气,回头从鹿嘴里拯救自己的头发。

他们走过积雪的石板,碎石的小道和弯曲的拱桥。鹿蹄踏在上面,发出错落的,笃笃的声响。水池的冰结的很厚,鹿竖起耳朵,听见雪下池鱼缓慢的游动,而没有被雪盖满的冰面上,它看见自己的倒影,月光,还有面前那道被寒风扬起的紫色和黑白。

净手池的水还在流动,数珠丸舀了一勺水在手心,把手放低。鹿举着脖子嗅了嗅,有一道淡淡的香气,于是它伸出舌头,放心的舔舐起来,向着掌纹里,卷走每一丝甘甜的水。

佛前应该还供着一些橘子,数珠丸又舀了一勺水在手心,嘴角浅浅勾起。

次年,盛夏。虫鸣于夜色,云朵遮住了期间悄然穿行的稚嫩蹄声。

第二日,僧人见净水池中插着一支浅紫莲花,皆称奇。住持审视池边蹄印,开了一课,讲昔有鹿女,步步生莲。

-------------------------------------------------------


评论
热度 ( 58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