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八千里路 (一期三日)

西方奇幻背景,部分资料参考:英雄无敌3,魔兽世界。

吟游诗人一期一振x银龙三日月。原本名字叫云与月之诗,感觉有点娘气所以。。。谁让你们说我的文里爷爷老把自己卖了,给你们看篇一期哥苦苦追求爷爷的文,哼唧>﹏<

====================================


不可以去山上,山上有吃人的恶魔。恶魔住在城堡里,看守着千年来他掠夺的财富。

神话的时代已经落幕,神话的传说还继续在行吟者的歌声中流传。

他们是风的使者,是乘着云的旅客。他们有的追逐着集市与盛会,有的穿梭于山林和荒野,他们把景色写成歌,把故事化为旋律,传唱。他们赞美高耸于雪山深处的法师塔,探秘隐藏于沼泽的地下城。他们把无边的塞利亚海告诉图赞沙漠的居民,他们把薄暮山峰的日落告诉艾薇拉都城的贵人。

他们诉说北方草原的战事,王国的军队和游荡于边境的兽人厮杀,勇敢的牧民为战士指路,指引他们前往水草最丰美的营地,精灵和巨龙响应善良正义的人们的召唤,让地面长出荆棘藤曼,从天空洒下火雨。

故事的结尾总是最受欢迎的。天资聪颖的法师得到了精灵少女的垂青,如珍珠般娇美的生灵解下发间绞缠的头纱,用星光和月色织成的锦缎牵住幸运儿,带他们前往密林深处被女神眷顾的乐土。英勇无畏的战士得到了巨龙的首肯,高傲尊贵的天空王者与他们缔结不可违逆的契约,相互许诺忠诚,从此翱翔于天际直到生命尽头。

精灵与龙,两种永恒不灭的象征,是诗人最经久不息的主角。于林间闪现的身影,描绘着神秘纹章的器皿,或是从天空掠过的羽翼,山间回荡的低鸣,都能引起朝拜者前赴后继的追逐。

但无论怎样努力,已经很久没人见到精灵和巨龙了。吟游者拨出忧伤惋惜的旋律,手指轻叩乐器光洁的木面,示意一首歌已经结束。然后在众人意犹未尽的目光中,又开了口,以一捧婉转悠扬的曲调唱起艾薇拉城外方才染红的霜叶。

“大哥哥,你要去山上?”听完最后一支歌的女孩,拉住背起鲁特琴的行吟者,“不行的,山上很危险,来我家住一晚明天再走吧。”

吟游诗人是小镇最受欢迎的客人,他们不像商人那样试图从你这儿牟利,不像佣兵那样横行霸道,更不像贵族老爷,趾高气昂的拿走你一年中最好的收成和珍贵的家畜,指不定还赏你一顿鞭子,甚至带走你心爱的儿女。

一顿足以饱餐的饭菜和可以休息的地方,就能换来许久动人的旋律,和足以让孩子惦记上整个童年的英雄传说。他们告诉准备出行的人远方的动态,有时还兼做信使,为人们带来分隔两地的亲人珍贵的消息。

何况这位吟游者是如此俊美。“是啊,来我们家吧。”女孩的姐姐羞涩的朝那年轻人露出一个微笑,“我们有最好的酒和烟草,还有用酒腌制过的山雉和刚割来的蜜糖。。。”还有最美丽的少女,她想挺一挺身子显示自己玲珑的身段,只是终究碍于女儿家的矜持。

诗人欠了欠身,婉拒了邀请,“我身负约定,还急着赶路。”

在大陆上漂泊的人最重视的便是约定,他们被一纸书信,一件信物,甚至一句承诺,一次击掌所引领,跋山涉水的来去。少女咬了咬唇,“你若定要走夜路,一定不能靠近山顶的城堡,都说那里住着恶魔。”

诗人稍稍睁大了金色的眼眸,随即点了点头。没有等他道谢,顽皮的男孩跳起来,正是刚才求着他把王国骑士诛杀残忍狡猾的山贼反复讲了三遍的那个,“才没有恶魔呢,只是个空房子而已,我去过的!”

“你去过那里?”诗人好奇似的问。

“是啊。”男孩得意的抬高下巴,指了指周围另几个孩子,“我们一起去的,还想拿来当秘密基地呢,就是太远了。”害得他们回家晚了,被找人找了一下午的父母一顿好打。

“以后不要去了。”诗人摸摸他的头,“不管有没有恶魔,空置很久的地方容易让人生病。”

男孩似懂非懂的点头,他并没见过恶魔,但见过给人放血的医生和大锅里熬煮的,颜色奇怪还冒着泡泡的药水,恶魔也不会比那更可怕。

诗人执意要走,人们便送他一些干粮,然后有两三个人托他带信。有些人是口述的,青年从行囊里取出一卷羊皮纸,和漂亮的黛青色的羽毛笔。他写的很快,羽毛里的墨水也像写不完一样,笔尖亮着一点魔法的荧光。有些人自己写好了,青年便接过来放进行囊,那里已经有许多封粘着薄薄火漆的书信,像是从未引起好奇一样安静平整的躺着。

村口的火把拉长诗人离去的背影,许多人这才发现青年挺拔的背影上,原来还有一把赤鞘长刀和六弦木琴并排扣在肩带上,晕着浅浅的光,似乎在诉说着它的不同寻常,可没等他们看清,轻快的脚步已经去的远了。

花了孩子们三四个小时的山路,在诗人的脚下似乎才过了片刻,离了人们的视线后,他像精灵一样穿梭于林间,树枝仿佛为他让开了道路一般温顺,野兽也不见踪影。是的,他笔直向着那座不能靠近的古堡走去,仿佛归家的孩子,满心欢喜。

生锈的铁门半开着,夜风里摇晃出吱呀的声响。花园里的玫瑰已经落尽,因为少了主人的呵护修剪被野草抢去了最后的地盘。除了笨重的石桌椅,城堡里已经被搬空,连主人家的画像都被拆去,包在廊柱上的黄铜皮也被剥走。

不过这都没有关系,只有他明白,真正的宝物在哪里。

没有人知道城堡的雕像后头有这样的机关,他当初也是误打误撞,碰开了旋钮。向下的路很崎岖,不过数十步就扭过了两个弯角,然后渐渐有萤石从山壁上凸出,照的灯火辉煌。

他一步步向下走着,想起自己曾经是怎么一脚踩空,再也刹不住车,一步三级的往下冲,只记得背上的琴是他半条命,说什么也不能磕着碰着。

所以等长的跟没有尽头似的通道终于到了头,他是向前扑倒在地上的,以为会摔得七荤八素头破血流,却只是一点点疼,但晕得满眼都是星星。

然后他一抬头,愣在了那里。当时还能称为年少的行吟者,张嘴张了半天,明明他不会说话时就能跟着母亲哼着曲调,现在能唱出几百支歌谣的舌头僵硬的像块愚木,只发出一声再单调不过的,“啊。”

那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美丽,高贵,强大,永恒,他可以将所有已知的美好词语堆砌在一起,也不会比那身宝石雕琢的鳞片更耀眼。银白的巨龙卧在成堆的萤石上,而它本身就在发光。

曾经的时代有许多巨龙,千年的岁月也无法掩盖他们在人类历史上写下的浓墨重彩。王国的缔造者在他早年的漫游中,结识了热情正义的红龙之王,睿智善良的蓝龙之王,稳重深邃的青铜龙之王,这三位王者的雕塑屹立在王城最高的塔顶,而他们的后裔,据说今日依旧与王族保持着联系。

在巨龙消隐之后,龙的存在却不像精灵那样日渐成为流言和幻想,因为古老的种族乐于传播他们的血脉,年幼的龙,亚龙和龙人,依旧时常出现在人类视野中。只是血脉的单薄似乎带走了他们高贵的灵魂,恶龙的传言不时出现。。。

但眼前的龙不一样,这是真正的巨龙,它憩息的羽翼,几经折叠依旧比远行大洋的帆船更加庞大,细密的鳞甲多如天上的繁星,可仔细一看,每一片都大过他的手掌,这才足以覆盖小山般的身躯。而随着呼吸起伏溢出的白雾,每一次都比矮人们最新研发的蒸汽车更多,弥漫成满地的云朵,凝聚着无数人毕生追求的魔法力量,于巨龙来说,似乎只是为了睡得舒服些造出的软床。

人类在它面前,真正体会到了自己的渺小。

云雾缭绕之中,修长的尾巴尖动了一动,庞大峥嵘的翅翼似乎支起了一些,又发现那是转动头部带来的错觉。巨龙的眼睑睁开了,露出水晶球般剔透的眼眸,那样清澈,只有一丝青烟缭绕在新月似的瞳孔周围。

巨龙在看他,只是被它的视线聚焦,就让人手脚颤抖。然后龙说话了,优雅美丽的生物将小小的人类聚焦在视野中,修长的脖颈扬起又低下了寸许,似乎歪了歪脑袋,“。。。点心?”

被回忆引领,已经成年的诗人露出难以忘怀的笑容。迟钝而又温柔的龙,曾对他说,喜欢他的眼睛的龙。他不自觉的伸手入怀,被贴在心口收藏的,是他奔波一年有余的成果。

您的第三个要求我已经达成,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吗,我心爱的龙啊。


-tbc-

==============================================

后藤已出,感谢园长和鼠标连点器,于是继续=1博多,这两天三个公式各锻了30发,没有出货,玉刚只剩1w5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


评论 ( 5 )
热度 ( 71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