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药到病除(一期三日)

现pa系列,入冬犯懒的成果。。。特别家常的一篇。

=================================


“唔。。。”被窝好暖,枕头好软。三日月非常不舍得的蹭了蹭,然后睁开了眼睛。

咦,房间里还很暗呢,大大的落地窗也很给面子的没从亚麻窗帘后面透进晒人的光来。

难不成今天醒早了?三日月花了一分钟担心自己的睡眠质量,然后突然像个软体动物一样拱啊拱的转了个身----考虑到没把被子卷弄乱还不放一点冷空气进来,某人的穴居技术显然十分到家----果然,一期一振还在睡。

哼哼哼,终于让我早起了一回。三日月陡然升起一股成就感,完全无视了他根本没起来这个事实。

这人睡着的时候看着可真小啊,简直跟大学里的学生一样。侧卧着把没什么肉的脸颊挤出些弧度来,三日月眨巴眨巴眼睛,很有伸手去捏一捏的冲动,但是一想,外面好冷的,还是算了吧。

继续睡吧。。。正这样想着,不经意间瞧见墙上的挂钟,朴实的黑色指针横平竖直,摆出一个标准的直角。九点,三日月心想,原来不早了啊。这时刚睡醒迟钝的听觉也开始正常运转,窗外传来连绵的雨声。并非倾盆而下,而是十分淅淅沥沥的味道,让人越发不愿动弹。

不过这样一想,难得一期一振也睡了懒觉,而且到这时还没醒。尽管两个人都时常工作的日夜颠倒,比起三日月的一口气睡个够本,一期一振不管忙到多晚第二天都照常起,困了也是过午补个觉。

正想着呢,眼前的人醒了。是真的刚醒,眼神还发蒙呢,眯了两下,声音沙哑,“还早呢,不再睡会儿。”跟他刚才的反应一模一样。据说两个人相处的久了,从长相到习惯都会越来越像,三日月想到这里就不自觉开心起来。

“不~早~啦~”终于有机会把一期一振拖他起床时候那种哄小孩的架势报复回去,三日月故意把嗓子掐得温柔到滴水,然后成功收获一个分外迷茫的眼神。他忍不住往那双眼里吹了口气,好吹走那满眼可爱的问号泡泡。

一期一振本能的闭眼偏头躲了一躲,这一动弹就清醒多了,伸手从被窝里抓人,卷在一床被子里,本来也没离了多远,这下自然抱了个满怀。着手肌肤滑嫩嫩的,忍不住就往小巧的腰窝里吃了两口豆腐。

其实抱在一起还有人在背上慢慢摸挺舒服的,详情参考被顺毛的猫。特别是一期一振体温高,冬天抱着都不用开暖气的那种,三日月正好相反,他是经常手冷脚冷的。一开始还以为是习惯用冷水洗漱的问题,后来发现他大夏天手心也总是发白,一期一振就硬是把他压了去看医生,得出个气血有亏的结论。一期一振于是一脸愧疚的为此禁欲了不短的时间,搞得三日月小本本里的反推计划越写越厚实----他十几年都这样纯粹体·制·问·题,根本就是拿这个当借口,现在每次做都掐着轻易不让去,害他老是眼泪汪汪的求得很没面子。

不过好像忘性挺大的某人现在正享受着自动贴心的恒温暖炉,倒还不至于真像猫咪那样呼噜起来,而是有点口嫌体正的一边蹭两下一边嘴里还调侃,“哦呀,你是抱抱熊吗?”

抱抱熊先生哼出一声不知道是唔还是嗯的鼻音,把头往三日月那里靠了靠。介于他比三日月矮了三公分,找了找位置倒是下巴半搁半靠在锁骨上正好,还香香的。

难得被坦率的撒娇,三日月有点新奇又颇为满足的感觉,大方的往那人刘海睡得有点乱的脑门上啾了一下。咦,好像有点不对,“一期,你是不是发烧了?”

“。。。没有吧。”一期一振反应倒是还挺快的,并不像个迷糊病人,搞得三日月也不确定起来。两个人靠的有够近,连把胳膊伸出来都不大容易,何况被子外面好冷。三日月往下挪了挪,两个人额头贴额头,“好像比平时热一点。”

一期一振知道他不能确定,于是很肯定的说他想多了。虽然今天是有点没力气不想动。。。刚七天无休的赶完个案子,现场各种不堪入目还被雨水浇得糊烂,他又不是铁打的,感到累再正常不过。

见三日月有挪了挪回到枕头上,一期一振还以为说服顺利呢,冷不丁的那人抱在他腰后头的手往下一摸,顿时身体都僵了,“三日月。。。你在干嘛?”

“嘛,老人不是说有没有发烧摸屁股就知道了。”正大光明的非礼中的某人说着又捏了一把,嗯,难得有肉的地方手感不错,翘翘的,很结实。“挺热的,是发烧了。”顺手拍了一记。

一期一振脸都红了,赶紧把那两只不安分的爪子抓住,再动热的就不是屁股了。两个人被窝里你来我往的手指打架,到底是占了先机,一期一振正面扣住那双有些纤细的手腕,单一根食指伸到手心里挠他痒痒。报复来的太快,三日月赶紧往后逃,被子里挪动不开,便顺路坐起来。

“你今天不是没安排,再睡一会儿吧。”一期一振见他一起来就抖着肩膀哆嗦了一下,很想把人按回来,但他自己先被人按住了。

“本来是没计划啊,现在有了。”三日月伸手了手去勾搭在床头柜上秋冬季的厚棉家居服。PS:需要这么做纯粹是因为两个人的床比较大,而且三日月照惯例是睡着睡着就整个滚到一期这边来了。

放在外头的衣服总是凉的,三日月想了想先把它塞进被窝里暖暖,“去给病号做早餐,要吃什么?好像一般都是喝粥吧。”

“我没事啊。。。”一期一振哭笑不得,无奈三日月一脸我说你有事就是有事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样子,只好退一步,拉拉他的袖子,“就是有点累,顶多低烧。”

“那也要休息,你继续睡,我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虽然这么说,手里捏了捏衣服还是冰的,三日月只好坐着干等,终于被一期抓住机会塞回被子里。反正躺着等也是等,何必坐在外面受冻。

“做骨头粥吧。”一期一振想了想,还是不要让三日月自己决定了,毕竟某人的厨艺。。。能把饭烧熟(用电饭煲)就是这两年最大的成就了吧。

“那个不是要很久?”三日月本来还想坚持一下,可暖和的温度一回到肩膀上根本抵抗不了,顿时把自己裹回穴居动物状态。

“前天回来拿换洗的时候不是炖了芋头排骨给你,我有把多的汤冻在冰格里。”做粥做面条扔几个进去,再切点蔬菜也算荤素俱全了,简单营养好。三日月自己照顾伙食就是叫外卖的水准,可快餐店油重调料也放得多,对身体不好。

“哦。。。”三日月深切的有种自己被从头照顾到尾的感觉,稍微有那么点被小瞧了的不甘心,“切点香菜?再加个松花蛋?”

一期一振把两个人之间那点空隙团紧,这才疑惑的问,“你会切皮蛋吗?买的是糖心的。。。”

就是蛋心里头跟半融了的糖一样,三日月想象了一下要流不流的青黑色粘稠状物,嘴角就往下挂了,“那还是不放了,反正味道闻着也怪。。。”

举手投降的速度之快让一期一振忍不住漏出了点笑音,主要是他想起上次去中华街见人卖臭豆腐,排了老长的队。三日月好奇也买了一盒,把盒子放的老远还捏着鼻子,但嘴里倒是吃的挺开心,刚出锅的被他呼哧呼哧的吹着就吃掉了,也不怕烫着。

“放着一会儿我来吧。”一期一振勾起嘴角,伸手给三日月脖子后头的被面掖了掖。

“嗯。。。誒?不对,你给我老实待着。”三日月迷迷糊糊的都把头点了一半了,可又反应过来。被子里拿手指戳他肚子,气道,“都是你把起点定太高了啦。。。”

一期一振顺手把他握住了,十指交叉的扣在一起,揣摩着有些扁平的指腹,“那你本来想做什么的?”

三日月脸颊隐约可见的鼓了鼓,语气有点弱,“那个。。。白糖粥。。吧。”见他嘴角弧度越来越大,忍不住拿另一只手捶之,“笑什么啦,白糖可是润肺的。”很对症!

一期一振被他一副‘我很有理’的样子简直萌坏了。“我在想,你还真是很喜欢吃糖。。。”所以把糖的好处记得牢牢的。

“乱讲”三日月瞪了他一下,怎么说的他跟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

“哦?真说起来盐还促进代谢,醋能降血压,葱姜蒜末还都杀菌呢,可没见你说它们的好话。”一期一振有条有理的举例证明。

三日月腮帮子真鼓起来了,“信不信我给你水里放几勺醋几勺盐,粥里多扔几瓣蒜?”

一期一振忍不住逗他,“前两个就算了,大蒜粥还真是食疗药膳呢。”

“好啊”,三日月眼睛一斜,好不情愿的从被窝里伸了根手指出来,点在他嘴唇上,凑近去压低声音威胁,“可是吃了之后有蒜味我不喜欢,所以禁止亲吻,哪里都不行。”

一期一振低下头去,在他指尖上就亲了一口,“那可真是太亏了。”

“哼,算你乖。”三日月满意的弯了弯眼睛,奖励在嘴唇上啃一口,结果自然是被拉到怀里啃了第二口第三口第四口。。。

好不容易两棵缠枝树分开了,三日月一抬头,好嘛,都大半个小时过去了。可是刚才被闹得起床的劲儿都没了,呜,还是被窝里舒服真不想起来,

“都是雨天的错。。。”

一期一振看他眼睛都半闭起来了,悄悄把估计三日月都不记得自己塞到哪个角落的棉衣从背后扔出了被窝,“睡醒之后,去挂晴天娃娃吧。”

三日月在他垫过来的胳膊上蹭了蹭,“那就快点好起来吧,一起去。”

“嗯。”现在就一起再睡一会儿吧。

(抱)

------------------------------------------------


下午终于睡饱起床的两人。

一期一振把粥盛到碗里,反手解着围裙系带,“对了,常用药盒在床头柜第二层。我就跟你说一声。”

“我知道啊。”三日月把画着各种水果的两只可爱瓷碗端出去放到桌上,边上还有一碟子培根煎蛋和西芹拌木耳,“可是那不就体现不出来了?”

“嗨依?”一期一振从厨房里走出来,顺手给他拉开凳子。“体现什么?”

“唔。。。”三日月尝了口粥,味道真不错。然后拿勺子把熬得细腻的米油刮到一起,塞进对面的人嘴里。“你是有家室的人。。。之类的?”想想生病了只能冒着冷飕飕的空气爬起来就着冷水喝药然后回床上继续躺尸,不是某些电视剧里悲情男主的专利嘛。。。

(米油很滋补哦~)

“咳咳咳。。。”被呛到了。

冬日的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因为雨后干净的天空而显得格外温暖。只是太阳公公若是能开口说话,一定会说,这两年轻人怎么一起笑得傻乎乎的。

====================================

像爷爷这样光说不做是不好的哟 = =

还有去大卖场买糖的太太您回来了吗QAQ 其实这文的目的是求糖煮粥!


评论
热度 ( 82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