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天堂地狱,西西里·第四章(一期三日 黑手党paro)

这章。。。一振温柔+耍帅 青江神助攻

爷爷初次这么惨真是对不起你了啊(被本丸的三日月们轮流教育了,以及依旧是安定的两倍数量的一期哥

============================


被天下一振直接抱着压倒在一看就知道居心叵测的大床上,三日月奋力的挣扎了两下然而。。。推不动,三日月忿忿的咬唇,这家伙发育的太好了吧,不是说从小被送去当人质的吗?

“我想稍微弥补一下。”利用身体优势结结实实把人圈在怀里,天下一振亲吻着深蓝色的发顶,“可以做吗?”

虽然之前就被赤裸裸的暗示过想要更进一步。。。三日月还是忍不住,全身僵硬起来。他是怎么,又落到这一步的?



“你为什么还是选择了他呢?”挽起绿色长发的调酒师推出一只高脚杯,然后轻握起自己的那份,靠在橱柜上摇晃起来。“我一开始担心他不足以胜任,毕竟粟田口家实力一般,特拉帕尼位置太偏僻,上代首领的风格又偏软弱,只求息事宁人。。。现在却感到他过于危险了。”

“如果他不是早有预谋,光靠我们提供的情报,是不足以吃下整整四艘船的军火的。”青江微皱起眉,耳钉从发丝间反射出幽幽的光,“是我之前想岔了,这里是地中海,只要背靠港口,就有无限可能,但是我竟然推断不出粟田口家是何时拥有这样强大的海上力量。。。他藏得很深,如果说原本是厚积薄发,那在你的帮助下,他将爆发到恐怖的程度。”

“三日月,想把这样的人当作棋子,很危险的。”异瞳的联络员认真的警告好友兼上司。

情报局首席捻动修长的手指将酒杯放下,深琥珀色的光晕摇晃着,“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比野心更深邃的东西。”

“。。。即使现在?”常年游走在声色场所,三日月身上的一些变化瞒不过他。“别告诉我这是你驯服他的代价。”

“那只是个意外。”强调的加重话音。

这不是无法平静面对吗。青江眨了眨眼,“这可就麻烦了。”他叹了口气,从暗格里取出几只小盒子,“人家给你的礼物。”

三日月脸色顿时一青,但他首先关心的是,“通过什么方式送来的?”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轻易识破伪装,也不该到因此将这个联络点暴露的程度。。。

青江耸了耸肩,“人家可是明目张胆的拜托了派去交易情报的人转递的。”

脸色由青变黑,“这种东西直接丢掉就行了。我很忙没时间处理。”三日月冷着脸起身,伸手拿起吧台上的信封,准备走人。

另一只手按住了信封彼端,间接把人留住了。“不要让自身的喜恶影响对情报的判断。。。三日月,这还是你教我的。”青江不赞同的看着他,“要我给你安排休假吗?”

他确实是,失常到这个地步了吗?三日月深吸了一口气,“不用。。。莱昂里奥那个身份最近在做什么?”

“专心训练,为即将到来的赛马季节做准备,偶尔出席几位女士举办的沙龙,其中包括卡塔尼亚地区革命军首领的情妇,你使用的时间以外都是二十六号在扮演这个身份,别忘了他的口音。”

三日月点了点头示意知道,拿起信封和那几只小盒子离开。青江冲着他的背影挥着小手绢,“剩下的我让人直接送过去。”然后微笑着看到那个衣袂飘飘的背影,略微踉跄了一下。

花了一点时间接手这个身份,也就是他在最初与天下一振相遇的那个宴会上使用的身份,三日月对着眼前从巴掌大到半人高的礼物盒头疼,这家伙,知不知道什么叫隐秘行事。。。不对,他对自己的情报传递线倒是有信心,但那才不是用来做这种事的啊!

礼物倒是比他想象的更能接受一点,至少品味不错,三日月看着几件设计雅致的饰品。也不是一味奢华,看着一个贝壳拼贴摆件还有仿佛是直接从海里捞上来的珊瑚株。内容还真丰富。。。有风景画,怀表,书籍,甚至还有柑橘精油和葡萄酒。这也太生活了吧,最后三日月有点无语的看着明显是手工制作的小比例马车模型。

他倒是不相信那位年轻首领能这么多才多艺,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而天下一振的身份显然不允许他这样‘不务正业’。那么,难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特殊意义不成,除了作为特拉帕尼的当地产品。

特拉帕尼。。。特拉帕尼。。。他突然想到,这个据说风景优美,生活和平的地方被称为天堂的原因。虽然也还算富饶,这个位于西边小角的城市远不及帕勒莫繁华,甚至不一定比得上人来人往的墨西拿。得到天堂的别号,是因为统治那里的粟田口家遵守着黑手党最古老、最原始的规定。

Morto Alla Francica,Italia Anela,自晚祷事件中诞生的黑手党,最初是反抗压迫者的领头人,是苦难人们的保护者。如果在其统治下的某人,以他力所能及中最大的诚意请求帮助,那么家族的首领绝对不能拒绝他。这诚意可以是一个乞丐买完面包后仅剩的两枚硬币,也可以是手艺人能做出的最好的作品,对富商和豪强,却要他们倾家荡产。

就像是最早的传教者口中,得入天堂的虔诚信徒的标准一样。

收到的礼物还在增加,乃至出现了奶酪和馅饼这样让三日月很有提笔写封信告诉他动点脑子,寄到这里都坏得快长毛了东西。情报局首席回过神来,把写到一半的信纸默默撕成粉碎,一边忍不住腹诽,‘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然后下一次他收到了一只活的,虽然经过长途跋涉有点恹恹的,兔子。

“下次这样的你可以直接当作加餐。”三日月一本正经的对联络员说。

“哦,你舍得?”联络员也一本正经的回问。

“什么意思?”三日月无意识般食指弯曲做扣扳机状,我有什么好舍不得的?

“什么‘什么意思’?上好的毛用兔,吃了可惜呗。”青江耸了耸肩,看着陷入沉默的老友心里吐槽,明明看着情商不太低啊,“我说,如果你冷静下来了,这事还是快点处理的好。”

面对三日月头顶冒出的问号,调酒师掰着手指,“我们派去粟田口的情报员是一个月一换,消息传到摩西拿要转两次手,也就是说。。。”也就是说某人再这样肆无忌惮下去,他们首席被人热烈追求这件事情报局里自己就要变成公开的秘密了呢。

就在青江以为对面那人又要炸毛或者遁走的时候,三日月却与他猜测正相反,仿佛恢复了从前那种非人级别的冷静,“那边进展如何?”

青江微微咋舌,这种像是在问楼房建造情况一样的。。。不,他们本来就是在一砖一石的,建造某种东西吧,只不过用的是人和利益。。。“很顺利,四月里进行了一次大规模,两次中等规模的火并,库斯托纳奇的势力已经完全被收服了,眼前正北上洛卡波港口,很快西北角将彻底在他们掌控中。”这样一来,从北非突尼斯等地前往北意大利的商船,还会不会特意绕到巴勒莫,这就是个有趣的问题了。

“。。。但是,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损失两位数的人手,家族宣布举行葬礼了。”青江难免有些玩味的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人,‘虽然有点对不起老朋友,但这真的不是红颜祸水吗?’

三日月无视了他的眼神,“戈尔福海堡的品酒会,邀请函还在吗?”

“在的,怎么改主意了?”本来可是不打算去的。

“去和勤勤恳恳的合作者见一面,顺带告诉他不要节外生枝,仅此而已。”


-------------河蟹爬过(完整版见微博)---------------


这样满头冒汗的,急不可耐的,又青涩又炽烈的样子,还蛮讨人喜欢的。对了,是在什么时候发觉这一点的呢。

戈尔福海堡,差点成为他们毙命的地方。没有人想到,品酒会的主办人居然是不久前被粟田口家击败的某个家族的首领夫人(40岁以上)暗中痴心不改的追求者。在可以欣赏夕阳的顶楼举办的宴会进行到一半时,一队持枪的手下突然冲了进来。

混乱中,本能般的第一反应,在周围四散尖叫的人群中两个人靠到了一起。“分头走”,当时还不知道目标究竟是谁,但从刚才听到的叫嚣中推断,最有可能的便是突然决定参加的他们两之一,三日月听到这句话还觉得心情有些复杂。

他的表情让天下一振不知误会了什么,将手里的枪塞给他,一跃而出向西面的楼梯方向跑去。

三日月定了定神也向东面前进,他没有天真到不带武器啊。。。突然觉得手心里的枪十分烫手,那家伙,应该不会只带了这一把枪吧。之前的想法在他走到半路的时候完全倒转了,遥遥相对的地方传来爆炸般的剧烈震动,三日月抓住机会干掉楼梯口两个被吸引了注意的守卫,然后忍不住咬牙,‘那个,笨蛋。’

果然接下去他一路顺利,想必守卫都被吸引到另一边去了,三日月在出口前顿住脚,啧了一声,他讨厌这种欠下人情的感觉。

等他赶到另一边时,楼梯上方传来某个令他恨得牙痒,此时听到又不自觉松了口气的声音,背景是中年人气急败坏的命令,“他没子弹了,开枪,快开枪!”

枪声四起,三日月刚放下一点的心又提得老高,然而下一面几个狼狈的身影从楼梯上滚下,或哀嚎或傻楞的跌坐在楼梯口。

他小心的探出头去,结果被吸引了所有目光。

颀长的身影背光而立,夕阳投下漫无边际的艳丽红霞,和他脚下的地毯连成一片尸山血海。

天下一振吉光,便是踏着这铺天盖地的红色走来,半眯着湛金的眼眸,将他手中的刀刃刺入了不幸跌坐在半道上的主办者的咽喉。

一截寒光透体而出,“怎么,我是没有拿枪,难道这让你以为你就有什么机会不成。”

伴着自信到近乎傲慢的话语他将长刀抽出,信手一甩,浮华富丽的金色墙纸上绽开一串血花。“忘了告诉你,比起枪这种东西,刀才是我的情人。”



“三日月,你笑什么呢?”磁性的声音透着满满的幸福,抱紧了怀里有些汗水淋漓,但莫名笑起来的爱人。

“唔”,三日月呛了一下,被人紧张的顺着气,“咳咳,我在想,是谁说得‘刀才是他的情人’来着。”

“额”天下一振脸上,果然又露出了和那天看到他站在楼梯口时一模一样的,气势尽毁,呆住之后又委屈又带点讨好的表情,三日月不由得弯起了嘴角。

谁知被人翻了个身制住,“那还不是因为,我把枪(重音)留给你了嘛。”意味深长的咬字,也不知道他说的究竟是哪把枪。

“唔,混蛋,不要了。。。啊”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又被侵入到深处的时候走了调,沙哑的呻吟着。

“我想要嘛,再给我吧,三日月。。。要不够你。。。”

“哈啊、慢点。。。好晕你、别这么用力。。。”

“没事,是船开了。。。交给我就好。。。”

======================================

说到枪啊,19世纪中前期好手枪确实不多,毕竟柯尔特左轮35年才发明。。。唔,当作黑科技吧。其实毒品才是这文里最大的黑科技啊。

这章有没有温柔到腻,哈哈o(^▽^)o 不过要告诉大家一下。。。嗯,虽然这两章还蛮甜的,但这文的三日月估计会比你们想象的更无情一点,毕竟是黑手党pa。总之,我在努力的写两个演技爆表的家伙。


评论 ( 22 )
热度 ( 59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