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天堂地狱,西西里·第十二章 (一期三日 黑手党paro)



果然没人猜出来233333 好吧也不是不能理解,果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刀剑人物上。答案在这里:三日月给他的雀鹰起名为阿鲁埃,取自弗朗索瓦-马利·阿鲁埃,即伏尔泰的本名,伏尔泰是著名的彻底的反基督教人士。


本来想写一章纯对话,但是文力不够啊。。。


================================




三日月并不怀疑,这个岛屿绝对在粟田口家的掌控下。


他本来以为,天下一振会干脆准备一个无人岛,杀人抛尸直到被海鸟吃个干净都没人发现的那种,没想到,岛上不仅有人,还有产业。


空气中弥漫这一股特殊的气味,除了硫磺不作他想,而遍布的地窖。。。小港口上摆满冰鲜的鱼类,房屋墙角下结着一层厚厚的白‘霜’,显然是硝石。加上不很茂密却也不缺乏的林木,他大概明白天下一振有持无恐的底气了。


树叶一阵响动,三日月飞快的举枪对准,然后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连忙把枪放下,“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树林后冒出来两个橙色系的鲜艳脑袋,还有无奈跟在他们身后的另外一人。“三日月哥”,乱把他拉进藏身处,想说什么,被一直优雅温和的人脸上严肃的表情吓住了,“我们。。。就是觉得一振哥这两天好奇怪,然后药研哥偷偷跟踪的时候。。。我们也跟出来了。”


三日月责怪的看向年纪最长的少年,不过他自己也早就一脸懊恼,觉得大哥这次出行说不定很危险就想跟去,没想到被弟弟发现,威胁着如果不带上他们,那大家都别想走。。。“我们远远的跟到暗堡外,听到有枪声传来我就带着他们藏好了,后来等没了动静去看了一眼,人都不见了,只有那个带路的神父倒在地上。”


“你们真该庆幸没出大祸。”三日月叹了口气,“现在,马上回港口去,路上千万小心,能离开就马上走,不能的话也离这里越远越好,不许再胡闹了。”说着特别盯着两个像是还有不服的小的。


“但是,我们想。。。”后藤还想说什么,被人一把按住了头发乱翘的脑袋。


“行了,我会把他带回来的,你们的任务就是赶快回家,懂了?”那人眉眼弯弯,语气温柔而坚定,好像给人无限的信心,可以去依赖他。


见两个弟弟终于被说服,药研大大松了口气,感激的点头,“那就拜托您了,也请千万小心。”


“我知道。”三日月微笑着说。


----------------------------------




这处暗堡不知是什么年代建筑的防御工事,已经荒废很久了,居住在附近的一两百人口也没有将其利用的打算,几乎被遮盖在丛林间。但是进到内部,明显有最近被修葺的迹象。


地面干燥、平整,仿佛被挖掘过又重新填埋,三日月触手探了探,微眯起眼。墙壁上有许多弹孔,空气中的硝烟味儿还未散,显然是方才有好一番恶战,夹杂着血腥,神父被一枪爆头少了半张脸的尸体倒在一边。


没有其他伤亡?不,大概是尸体或者无力行动者被拖曳走了,地上留下透着腥气的濡湿和略为明显的凹痕。三日月脚步无声,收敛呼吸,转过两三个转角,收回了后面那个判断。腹部中弹的男人被开了一个比弹口大十倍左右的空腔,而他边上倒伏的那人半截手臂掉在一米远的地上。。。无疑都是改装过的威力,得手就要命。


哼,看来先下手为强,还真是谁都懂。


脚印在这里已经分散了,也就是说,大概是介于相互威慑全部进入暗堡的人,在撕破脸皮后,开始了一场暗无天日的逃杀战。杀人,还是寻宝,先杀人还是先寻宝再被杀,真是恶劣的游戏啊,不过对某个熟知地形的家伙来说再理想不过了吧。。。这样他一定会在那个地方,等人自投罗网。。。三日月拾起一枚黄铜壳端详,毅然向前走去。


毫无疑问这里是为猎杀设计过的。预料之外的地方会出现高大的木箱,或者半开的扇门来遮挡视线,或者明明是走廊必须转弯的尽头,却会多出那么两三步足以藏身的空间,若是有人大意转身就会被背后的枪子打个死不瞑目。


低矮的空间让人压抑,看不见尽头的昏暗幽深令人心浮气躁,继而大意、恐慌、原本谨慎的,也开始出错。遥遥传来的枪声,已经越来越稀疏。路边倒下的尸体,像被肆意屠杀又抛弃的猎物。弹壳的种类逐渐减少,直到猎人只剩一个。六发为间隔,以左轮手枪来判断,倒是标准的数量,加上威力的大小,应该没有留手的余地了。


转过一个复杂的路口,三日月判断了一下另几条岔路的方向,从进门开始,居然是殊途同归。。。也就是说,既然后来的他都走到这里。。。


前方转角深处,传来一发枪响。


“让你继续活着,我觉得恶心。”那是,天下一振的声音。


三日月几步接近路口,缓而深的吸了口气,咬住舌尖,下一秒从转角闪出,在扑向另一侧时已经瞄准通道中站立的人影开了枪。


然而几乎是他进入墙壁遮挡的同一瞬间,耳边炸出一捧石灰,反击,来的很快。


看来谁都不想再等了。三日月嘴角微勾,旋即听到脚步移动了,向更远更深处。


他迅速追了过去。半路上倒着个一息尚存的男人,但显然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三日月瞟了一眼,黑手党有名的恶犬之一。


前面的房间,有两间。左,还是。。。右!光影里一缕天蓝的长发晃过,三日月毫不犹豫的抬手一枪过去,只击碎了高大木架中的一格。


这个房间,怎么回事。三日月眯起眼适应不知开在哪里的天窗突然提供的充足光线,这个地方怎么会有。。。


“这里怎么会有书房,对不对?”天下一振的声音移动到了大约和入口对角的方向,“因为这里最初不是防御堡垒,而是囚禁一位末代君王的监狱。怎么样,规格还不错吧?”拿来关你,也绰绰有余。


话音还未落,突然见到书架与右边墙壁交界处阴影晃动,为求保险天下一振立刻向那里开了一枪----只是倒下来的梯子。而三日月听着枪声,瞄着大约的位置,以一拳角度为间隔连开了三枪。


虽然不知道和天下一振手里的家伙相比如何,至少他此刻手中的枪穿透一两层腐朽的木板是毫无问题的。没有动静,按道理他已经覆盖了那个角落所有可能的空隙,而且高度压制到腰部左右,除非对方敢采取深蹲这样移动不便的姿势。。。还是说那个地方另有玄机?


三日月思索着,冷不防近在咫尺的木架吱呀作响,层层叠压倾倒下来----一报还一报,他灵机一动拿梯子骗了对方一回,而报复显然是成倍的,某个家伙居然踹倒了整排书架。


千钧一发,三日月伸手按动腰间机簧,被一股拉力猛地后扯,而就在这同时,两发弹孔出现在他前方的墙壁上。如果他刚才按照下意识动作前扑,现在身上至少多一个洞眼,但若是普通后退,又逃不出书架压下的范围。。。。还好在门口留了一手。


三日月忍着干呕的欲望解下腰间缠绕的绳索,同时趁着灰尘满天,抄起脚边两本书籍胡乱扔出去,然后向着偏左的位置又开出一枪。


混乱中,对方回击了一枪,是算到他没子弹了,所以大胆了一把?反正双方都需要换弹。。。三日月将手中空掉的弹夹一晃,果然对面也传来了弹巢甩出的声音。


三日月微眯着眼,弯腰迅速从右侧抄底,举起右手瞄准了那个注意力被吸引到偏左方向的人,“别动。”


“两手准备,有你的。”天下一振看着随意将左手的枪支丢掉的人,赞赏的勾了勾嘴角。但是,他手中本应正在换弹的枪械,也毫不慌张的瞄准了,显然,他的子弹并未用完。


果然是七发的弹夹吗。“你总能做的比我预计的更好一点。”三日月向前看去,正如他之前猜测的,这个房间摆脱了矩形的思维限定,在最深处向内凹进一块。而那凹进的地方,也就是天下一振的正背后,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一只木箱子。


天下一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眼神微闪,“你找来的还真是快,我本以为一路的风浪,该够你好受的。。。不过你就这么肯定,我知道它在哪里?” 


“不、我对这里一无所知,只是确定跟着你就能找到罢了。”三日月说。


天下一振似乎浅浅的叹息了,“我对教父的位置没有兴趣,这还真不是骗你的。”


“我知道。”三日月平淡的说,“但是,即使你自己不会成为教父,你也不会允许别人成为教父。你要的,是有实无名的万人之上。”


“大概。。。很准确,其实连我自己都没有仔细想过。”天下一振啧了一声,“果然没有人比你更懂我啊,三日月,或者我该叫你,五阿弥切?”


在自卫团使用的名字被人叫破,可三日月眼神中有所动摇的原因,却并非如此。他缓缓地吸了口气,胸膛有些许起伏,“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三日月宗近,才是我的本名。”


天下一振瞳孔猛地一缩,‘宗近。。。三条宗近。。。原来如此’,喉结滚动了一下,声音中,仿佛带出了些苦涩,“你果然,所图甚大啊。”


三日月没有理会这句感慨,“现在,从那里离开。我只要箱子里的东西,别逼我杀你。”


“别说谎了,三日月,不然我们之前在做什么?”天下一振勾起嘴角,“你必然是要杀我的。”因为你要创一个安宁盛世,是绝对,不留后患的,而一个新的制度,也是不需要旧的残余的。


三日月不自觉的咬住了下唇,他们、相互了解的太彻底了,这样。。。对面的人突然伸脚碰了碰那个箱子,三日月眼神一凛,有一丝颤抖的枪口重新对准了。


“知道为什么它要做的这么沉重,而且放在地上吗? 只要打开的方法不对,‘boom’,一路埋下的炸药,会把这个山洞整个炸塌,到时候没人逃得了。你也好,我也好。。。那些你寄予厚望的自卫团也好。”天下一振眼神不屑的说,“你对他们下了什么命令?全力自保等别人先死伤殆尽?我想打这样注意的也不少,也没费心一条条岔路清理过来。”


像是要印证他的话一样,远处又传来几声枪响,让那双金色的眼里嘲讽意味更浓,“你该怎么办,要是我一不小心,你千方百计为它保驾护航的计划可就要功亏一篑了。”


三日月并未如他想象的动摇,“你的弟弟也来了,我不保证有没有一两个调皮,跑进这里来。”


天下一振微微一怔,但很快摇头,“这是你最糟糕的谎话了。如果你会把他们带入危险,也就不是我认识的三日月了。”


三日月张了张口,却突然想起在堡垒外,绷着习惯性的假面说出的谎话。。。他明明,都做到这一步了,却还是想也没想过。。。这是坚持、还是虚伪呢。


前先的剑拔弩张,因为这奇怪的信任和沉默,仿佛转了个诡异的方向。天下一振突然的说,“我给你的东西,你看过了。”


三日月抿了抿唇,“我不喜欢,也不想要。”


“真的?”天下一振挑了挑眉。


“真的。”斩钉截铁。


“那就把它还给我。”


“不行。”三日月断然拒绝,“我留着它还有用。”


“你。。。想用它来洗脱嫌疑吗?”天下一振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然后是了然,“这样你就能心安理得的面对我的弟弟们?还是你打算用他们对你的尊敬做些什么?”


三日月闭了闭眼,“你不明白吗?只有他们不想着为你报仇,我才可以留下他们。”


天下一振瞳孔一缩,过了数秒才叹了口气,“三日月,我真分不清楚,你是有情还是无情了。”他侧身将箱子两角踢入,不知是什么机关,盖子自然打开,隐约可见里面较小的锦盒。“来拿吧。”


三日月并没有动。“不必了,那其实,也不是真的吧。。。我想你也过了对寻宝游戏感兴趣的年纪了。既然你不需要它,就不会允许真品还存在于世上。”


“的确。真的那个,我在它上一位主人面前,亲手毁掉了。”天下一振爽快的承认,“反正今天谁从这里活着出去,谁手里的就是真品,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不是吗?”


“你就是利用了这个想法吧。”三日月神情有一丝复杂,不然这样简单的陷阱,如何引得这么多人下套。人人想要的东西他却不想要,人人在意的东西他却不在意,眼前的男人,真的是一个黑手党中的异类也说不定。


“嗯。”天下一振应了一声,片刻突然勾起一抹笑,“既然都知道了。。。你怎么还不开枪?”


“我没兴趣跟你同归于尽。”三日月诚实的说。


“正好,我也----”


“找到了,在这里!”被走廊上一直持续不断的枪声掩盖,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近的让人心底漏跳一拍。完全侧对门口的三日月和因为书架倒塌,能顺利的以对角线将视野包括在内的天下一振,立场顿时微妙起来。


从黑暗中闪出的枪口对准了直接暴露的人,三日月瞳孔一紧。

他在自卫团的部下里、没有见过这个人。


枪响


枪响


枪响


胸口绽放出血花,一朵又一朵,一连三枪,打得死死的。


力道瞬间就被抽离,他的身体慢慢倒下去,血液在逆流,在疯狂的涌出,温度随之抽离,麻痹感瞬间蔓延,仿佛能感到,一直奋力挣扎跳动的心脏,终于可以停下了。


声音,已经被剥夺。视网膜上残留的,那个金发碧眼的来人,放下对准三日月的枪口,沉默的走到那个手中武器还在冒烟的人身边。


原来连最后的最后,也是一场局吗。。。虽然,已经知道了,在看到有人用枪对准你的时候,我还是,下意识的。。。


嘴角残余的苦笑,和天蓝色的发丝一起,污浊在被鲜血搅浑的泥土里。




“你没事吗?”


“嗯?”三日月放下手臂,感到一阵入骨的酸疼,却装作没事一样,“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呢?”


“。。。。。。”


“走吧,这里没有需要的东西。”三日月拍了拍他的肩膀,率先走出去,“帮我转告审神者,谢谢她给我亲手了结的机会。。。还有我还真不知道你长得挺漂亮的嘛,成天遮着做什么。。。”


“哼。。。”


====================================




一个月后,久寻无果的粟田口家,终于为上代首领进行了衣冠葬。


那一天,岛屿上后来剧烈的爆炸,和熊熊燃烧的火焰,几乎将一切荡平,连海水都沸腾,可以说没有在逃出来的船上的人,早就不用寄予希望了。


“抱歉让您等了这么久。”粟田口家新任首领,药研藤四郎在送走了葬礼上的客人后,终于能赶回大宅见那位等待已久的人。


“这种时候还要再让你抽出时间,本来就是我过意不去了。”三日月摇了摇头说,“也没什么帮得上忙的,想劝一下你的弟弟们不要哀痛过甚,结果。。。”


“啊、我替乱向您道歉,他真的不是有意的。”药研连忙站起来。


“没事,说到底,是我没遵守约定。”三日月苦笑了一下,挥手示意这个话题打住,从怀中取出了什么,“今天来,是想把这个还给你们。”


药研接过十分眼熟的小盒子,打开。“这个是一振哥给您的。”是指环。他认得上面的纹路,因为一模一样的花纹或大或小的印在粟田口家各个角落,但这般精致的,他只在两个地方见过。一个是记录族谱的挂毯,另一个是曾经戴在天下一振无名指上,那个他怎么看都觉得沉的戒指。


只是那一枚上彩钻拼嵌的图案,在眼前的这一枚上变成了阴刻的纹路,只用两抹金色点缀在蓝宝石间,于是显得素雅起来。


这样的设计,这样的对比,就好像夫妻一样。


“我想既然他把首领戒指留给你了,我也不用留着这个。”三日月的目光,自然的落到现在已经被调整过大小,戴在药研手上的戒指。“给你以后的妻子吧。”


三日月仿佛叹息似的说完,突然笑了一下,“如果,不嫌它不吉利的话。”


“怎么会”,药研重重的摇了摇头,将盒子盖好,珍重的收藏起来。


“其实,一振哥在出发前,突然把首领戒指交给我,我就有种预感。。。拼命的想阻拦他,结果他说,这是他一生一次的任性。。。”和他大哥长得并不相似的少年走到三日月面前,“我知道,您大概比我们更难过,请不要自责了。。。想哭的话也可以哭出来,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就在药研以为眼前的人不会有回应时,他突然被人按住了肩膀,不得不稍微低头。


“暂时。。。不要抬头看我。”伸手虚拢着他的人说。


药研点了点头。


“。。。对不起。”




====================================


觉得振哥死得其所的,可以把此章视为END了。




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就不开森的,我就说一句话:振哥换号去了。(小小声:貌似那个投票和昨天随口说的话吓到不少姑娘,我就是想写监禁play但是没想好关谁,于是就谁输关谁吧。。。

评论 ( 23 )
热度 ( 47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