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吃醋的三日月超可爱 (一期三日)


介于时差,今天才是作者这儿的情人节。。。于是,糊你们一脸狗粮。

对了昨天那篇被吞了,懒得补,等发文包的时候各位自取吧(估计很快OTZ

==================================


“。。。全部是花,货运那边塞不下,急得跑来问我们有没有舱位空,结果这边下雪延误了起飞,我看他们在卸机那里等的都快跳脚了。”三日月边走边对着手机说话,从那眉目舒展、温柔含情的样子看,不难知道对面的是谁。

对面似乎也说了类似的话题,三日月笑起来,“哈哈哈,到底是情人节嘛,这两天安检部的也都在抱怨,一箱箱的全是花现在他们看到玫瑰百合都头疼了。”这一笑,本来被一袭黑色风衣稍稍遮掩的存在感,不经意的又引来许多目光。

机长大人吐了吐舌,加快了脚步,把手机贴的离脸颊更近,手掌半捂着出声口,“。。。不说了,我看到你了。”没有挂电话,把手机扣在手心里,冲不远处站在车边低头对着手心说话的人扬了扬。。。不管多少次,年下的爱人一抬眸‘眼前一亮’似的欣喜,都让年长者心里砰砰直跳呢。

“欢迎回来,路上还顺利?”一期一振接过行李箱贴心的问,金色的眼睛突然快速眨了两眨,三日月若有所感,果然被人索要了一个团聚的抱抱的时候,脸颊上啾的被偷亲了一下。‘胆儿肥了啊’,三日月斜眼看过去,那人脸不红气不喘的开后备箱去了。当然,从那跟天蓝的发色一对比还是挺明显的耳朵根看,还是有那么点羞涩的。

一期一振坐进车里,系好安全带,见坐到副驾驶的三日月并没有相同举动,而是手托着腮,恰好是刚刚他亲的地方。‘这是怎么了,有哪里不对。。。么’一紧张兔子尾巴又露出来的青年,巴巴的瞅着身边人。

“唔。。。太逊了。”三日月神游了一会儿,肯定式的点点头,手在椅背上一撑,大半个人都爬了过去,让驾驶座的皮椅在突然增加的重量下一沉。

柔软的唇在呆呆的同类上煽情的摩擦,伸出一点舌尖来舔,然后小口小口的咬,力道开始轻轻的,在被舔润的唇瓣上会滑来滑去,然后慢慢加重。

‘跟这个相比自己刚才的偷吻简直是怂爆了’,一期一振面红耳赤的想,然后伸出不安分的爪子抱住了因为姿势而伸展开的腰,想要加深这个吻夺回主动。然而三日月不由分说的推开了他,手指往后视镜上虚指了指。

后面以为他们接到人要走,等着占车位的小轿车叭叭地响了两下喇叭。一期一振的脸色顿时黑了一层,让三日月缩回自己座位上系安全带的时候一直在闷闷的笑。

冷不防被人拉起手在指尖一咬,“这笔账我可是记下了”,发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的人如是说,成功的让白嫩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绯红。

“回去的路上,去买瓶红酒吧。”因为刚才的暧昧调情和宣言有点沉默的车里,一期一振伸手打开了cd放歌,在三日月有些倦意上涌,放松的靠在椅背上的时候说。他们两个都不太喜欢喝酒,家里消遣的啤酒倒是存了一点,过年时别人送的清酒也有剩,但是西方的节日怎么说都还是红酒更配吧。

而且,“看样子我可以期待一下晚饭?”情人节烛光红酒法餐什么的,虽然有点老套但是也是经典搭配,人生不尝试一次好像少了点什么。三日月伸了个懒腰,他也知道这时候放任自己睡着时差又得倒好几天,不过刚飞了八九个小时累得很嘛。

“回家之后可以眯一会儿,到时候我叫你。”一期一振看他一脸真的好困好困的表情,宠溺的笑笑,“别在车上睡啦,上次你还说醒来肩膀疼。”三日月嘟嘟囔囔的应了,一半是在说自己才没那么老朽。

可是有句话叫计划没有变化快,两个人在酒水商店里结账的时候,一期一振接了个电话,眉头就皱了起来。“怎么了?”三日月看过来问,见他脸上表情,“工作?”节日交通繁忙,出事故让一期一振临时加班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乱和五虎退在学校里出了点事,老师叫我过去一趟。”一期一振收起手机,有点歉意地说。

“你直接去吧,我走回去就好了。”反正离家门口也就几步路了,三日月不介意的摆摆手,从车后头把行李箱拿出来。

“我尽快回来。”人流密集的地方不好做什么亲密举动,一期一振拉着他的手捏了捏手心。

三日月看着车子开远,吐了口气,耸耸肩往家里走。意外是意外,他也没有小气到因此介意什么,一期一振这又当哥又当爹的状况他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弟弟那么多,又集体处在学龄,光是这两年他看到的,比如家长会啦学院祭之类的时候,就一副分身乏术的样子,真不知道再早一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他以前还翻着日历开过玩笑,一期一振的生活就是从这个弟弟的生日到下个弟弟的生日,哪周没这个活动都算稀奇事。而且还是个力求完美公平的个性,哪个弟弟都不能受委屈,光从那越买越大,最近又努力向精致新奇、名家制作发展的蛋糕上就可见一斑。他都怀疑要不是分蛋糕的嘴也够多,估计这家人一年有小半的晚饭甜点加早餐都是蛋糕。

一两回是热闹,可是几十回。。。有时候他还真希望像鲇尾骨喰、平野前田这样的双胞胎多点,一起过了省事儿。。。等等。三日月顿住脚,揉了揉额头,刚跟自己说不要介意呢,怎么口气跟抱怨媳妇在娘家待太久了似的,不好不好。

打开家门,因为一期上午在家所以暖气开着,冷是不冷,只是空气发干,叫人没什么力气。三日月随手把行李箱丢在了客厅茶几边上,解下大衣搭在臂弯里,发觉遥控器放在桌面上。

想了想伸手往红木台面下的暗格里一抽,果然平时放东西的地方被一个红心形状的盒子占了。装作没看见的塞回去,还是等那人回来给他‘惊喜’吧。

三日月歪了歪头,一拍手决定往其他地方转一圈。把红酒放到餐桌上,餐具还没有摆,但特地铺了酒红色的桌布,已经有几分浪漫气息。厨房里东西该洗的洗,该切的切好,腌渍的也放在盘里。煮汤的锅子还有点余温,看来是出门前关的火,有点可惜(他不做饭也知道不断火的汤味道更好)但还是安全重要。

卧室。。。他能当作没看到床头柜上那些新买的润滑剂和保险套么,而且数量是不是有点多?三日月叹了口气,一期一振真是有时候害羞的要命,有时候又直白的吓人。

本来想上床窝一会儿的这下下意识的敬而远之。。。虽然这么说晚上那些该什么用的东西肯定还是会发挥它的作用,三日月逃避的蹭回客厅,往沙发上一滚,捞了个靠垫抱着。

形状特殊的靠枕两只长耳朵垂拉下来,三日月捏了两下,雪粒子沙沙的响,带着绵滑的触感,让人生困。那就,眯一会儿吧。

这一睡就睡到天有点灰,被手机铃声叫了起来。“摩西摩西”,见到是一期一振打来的,三日月下意识的清清嗓子,把那点睡意去了才说话。

“这么严重吗?”电话那边,一期一振抱歉的说要晚点回来,他还有事要跟老师谈,三日月想了想,“要不要我去接他们回家?”指的是两个小的,但一期一振很坚定的否决了,顿了顿才说,已经叫后藤带他们回去了。

三日月叮嘱了几句,挂了电话,眼睛眯了起来。放学生先回去,倒是把家长留下来谈话,有这样的事儿?敲着手指,三日月往沙发上一靠,思索了片刻,给后藤拨了个电话,轻而易举的把情况套到了手。

简而言之,五虎退早上帮同社团一个人气很高的前辈拎了袋拿不下的巧克力,到了储物柜前辈随手挑了一盒抽掉信塞给他当谢礼,不擅长拒绝的少年红着脸抱着那包装很夸张的盒子就回班上课了。谁知那盒巧克力是个脾气娇蛮的小太妹送的,听说了这事,很快就带着几个不良把五虎退给堵了,说话十分难听,还透出点说他是同性恋的意思。午餐来找弟弟的乱听到了,伶牙俐齿的顶了回去,只是不小心说了一句同性恋又没罪,被人抓住不放,当作证据似的宣扬起来,直闹到老师来。

三日月不太愉快的啧了一声,这样的话他倒是可以理解一期一振不希望他去学校的原因了,本来是个无中生有的事,碰上两个真同性恋倒成了有鼻子有眼。不过要他说,这未免小题大做了,也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缺心眼,两个年轻气盛闹出来的事,老师严厉点教育一顿就行了,叫家长都显得多余,反而容易激起报复心理。。。那一期一振说要晚点回来,是去干什么了?

脑海里闪过一个可能,但是。。。不至于吧?三日月揣摩着指节,一期一振都这么大人了,该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以暴制暴’了吧,都是半大不小的学生,真说起来也都是小错,虽然五虎退是受了点委屈。。。三日月想来想去,又有点不确定起来。

弟控这种生物有时候不在常识可推断的范围内啊。被这句话无限动摇的三日月,盯着一格一格慢慢爬的时钟发起呆来。

七点过半,天已经全黑了,走廊才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怎么不开灯?”一期一振开门有些诧异的问。

“唔。。。刚醒。”三日月咕哝着说,发呆了太久眼神还迷糊着,倒很像是那么回事。

一期一振失笑,“饿坏了吧,稍微再等半个小时。”说着脱下外套跟三日月的对面挂好就往厨房走,没注意到身后的人凑到衣架边,拈起袖子闻了闻。

不容错人的,医院的消毒水味。三日月在一瞬间感到无名火起,他可以不在意一期一振花很多时间陪自家弟弟,但宠爱是要有限度的,不能没有原则,哪能这样无法无天。三日月深深的吸了口气,不敢想象哪天这衣服上或许是血腥气更重的情况,他得和一期一振好好谈谈。

存了这重心事,面对一期一振精心准备的大餐三日月虽然也很想给面子的大快朵颐,但不自觉的就吃的很少,慢慢嚼着食而无味。但对面的人似乎也在想着什么,没有察觉。结果自然剩了很多,一期一振拿保鲜膜包起来放进冰箱,这样倒只有几个盘子要洗,三日月挽了袖子站在一边帮忙,接过打好洗洁精的拿清水冲着。

“五虎退还好吗?”他想了想拿这个开头。

一期一振侧头看了三日月一眼,只见到张专注的侧脸,“他胆子比较小,开始有些吓到,听乱说见他眼圈红了,不过没有哭,后来一直很坚强。”迟疑了一下,“你。。。”

“后藤告诉我的,他担心你后来去做什么了。”三日月小小的说了个慌,而且引导对方误会了其中的因果关系。

“我都叫他不要说了”,一期一振小声嘟囔,但又是三日月明显可以听见的音量,这故意的抱怨跟撒娇似的,“他们还真是喜欢你,信任的连我都比不上了。”一期一振透着点嫉妒的说。

哪里可能呢,三日月有点好笑,知道他总是想拉近自己和弟弟们之间的关系,“得了,他们只是喜欢你才喜欢我罢了。”他并不怀疑藤四郎们对他的‘喜欢’,是基于作为大哥的一期一振喜欢他,所以为了表示支持他们也喜欢这个‘大嫂’的角色,这大概比喜欢三日月宗近这个人要重的多。

就像偶尔见到一期一振的同事们去他家拜访,少年们也是一个个乖巧又听话,在礼貌中透着粘人,特别讨人疼。这一家子想想也真是绝配,哥哥的弟控就不说了,弟弟们的兄控属性也是杠杠的。

一期一振手滑了下,盘子边敲在水池底,只是在水里没发出多少声音。“三日月。。。你是不是不高兴了?”他匆忙冲干净手,在衣服上胡乱擦干,还怕没弄干净似的就两个手指捏住三日月的袖子,“他们真的很喜欢你,你也知道他们都是很好的孩子,今天这件事真的不怪他们,是我耽搁了才回来的太晚。。。不要生气嘛。”

袖子上的手讨好的摇来晃去,三日月想说我没生气,把盘子放到沥水架上的动作却因为手太重整个架子都晃了一下。。。再这样说也没人信,反而跟小孩子赌气似的,三日月呼吸了一下,“那你告诉我,之后你去干什么了?”

一期一振怔了下没说话,三日月替他说了,“你去打架了是不是?”见一期一振咬唇默认,三日月气不打一处来,我那么担心你、还以为你已经够成熟了,结果这算什么?忍不住口气就冲起来,“把人揍进医院你以为就算本事了?你有没有想过这样是违法的?有没有想过这样很危险?还有本来就一点小事,你自己把它弄大了,原本冷几天就能过去的,你这样流言反而会越来越多,你的弟弟们也不好受吧,难道你能把每个人的嘴都堵上?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可能会遭报复,你也不可能随时护着。。。”

一期一振哑然的听他一句接一句的质问,脸上表情尴尬了一下,随机哭笑不得起来。见三日月气的眼神都在抖,忙不迭把人抱住,被生气的用力推搡也不放手,连连叫屈,“三日月,三日月、亲爱的你误会了。”

他见三日月等他解释,连忙搂着脑袋跟人额头相贴,“我没打那几个学生,好吧其中有一个是,唉听我说完嘛”,抓住三日月想挣开的手,原来跟着那太妹的一个不良在学校周围的混混里有点地位,被乱骂的丢了面子,计划着找人报复,老师也是因为见那人眼神不对,可又训斥不住,才叫家长来带人,还叮嘱他这几天最好都接送一下孩子。

三日月眉心打结,是个有团伙的那就更严重了,“那不就跟我说的一样,你就不怕受伤、我是说,你就不怕他们等着报复?”说到半路见那人一脸开心的‘亲爱的担心我’的笑容,忍不住踩了他一脚。

一期一振装模做样的‘惨叫’,委屈道,“你也对我有些自信嘛、啊我错了、错了,不会再犯了!”作‘本人身手了得区区小贼能奈我何’状的家伙,理所当然的被打了。挨了两下把打他的那只胳膊也抱怀里,云淡风轻的说,“放心,他们不敢----要不然附近的几家私人医院说不定就跟这次一样,不小心替他们把骨头接错位置了。”

这不还是非常规手段,不过这种地痞流氓也是出了名的没什么好办法治,他甚至不能否认想象一期一振这样威胁人的架势还蛮痛快的。三日月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真是苦口婆心,“那你、还有你弟弟你也劝着点儿,有时候强出头不是好事,做事前多考虑后果,有句话叫‘不吃眼前亏’,嗯?”

“我知道我知道。”一期一振拍着他的背,一遍遍摸那紧张的背脊,把人哄的软和了些,靠在他怀里。“但是我想告诉你,退和乱会生气到跟人顶起来,也有你的关系在里面,所以别怪他们好吗?”

“。。。什么意思?”怎么变成他的错了,三日月不解。

一期一振解释说,是因为对方在冷嘲热讽的说五虎退是同性恋之后,说了很多主要针对零号的恶心话,性子有些软弱的少年才会一反常态的跟人对呛的。“不是说是因为你的原因,我也是同等责任,说到底他们是不想我们被人侮辱,但是。。。”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不用再去理会这些,说到底,人总是害怕‘异类’的,对一些人来说,性向不同就是足以将世界划开的泾渭分明,将对方视为洪水猛兽的理由了吧。”

靠在他肩膀上的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传来闷闷的声,“什么嘛。。。”三日月眼睛有点酸,低声嘟哝,“你们一个两个。。。都是好的,就我当小人了是吧。。。”

一期一振噗的笑出来,把人抱的紧紧的,“怎么会,我的三日月最好了。”关心到失去冷静、生起气来的样子,还有那么点小醋,不能更美。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结果三日月死埋在他肩膀上不抬头,一期一振想了想深吸了口气,圈着腰全靠臂力把人抱起来那么一点,碗也不洗了向外走去。

随时要掉下来的感觉吓得三日月抱住他的背,被人停下来往上耸了耸,又耸了耸,扛到了肩上。“你、放我下来!”三日月打小都没被人这么抱过,尴尬的小腿乱踢,冷不防被人照着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整个人都僵了,“你!”

“我很伤心的啊,三日月这么怀疑我。。。我像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一期一振理直气壮的埋怨,手指在臀尖上捏了捏,色情的意味不言而喻。

意思是一会儿要好好的补偿他了。。。三日月俏脸红透,当然他认为全是头朝下被人扛着一点都不舒服的原因,嘴里辩着,“那还不是因为。。。”关心则乱啊。

“嗯,什么?”一期一振明知他说不出口的故意问道,气得三日月拿爪子挠他,结果被突然大步流星起来的脚步弄得又只好跟树袋熊似的抱住,直到踢开卧室门整个人被扔到床上,压得结结实实。

像要把对方吃掉一样的深吻,舌头交缠到发麻,搅拌出黏黏的水声,陡然让人饥饿起来。“不说的话,回答我另一个问题如何。”一期一振略喘着气,一边问手上一边快速的剥去两人身上的覆盖物。

“什、什么?”三日月想阻止他(才几点不要从现在就开始做啊),可又想听他说了什么,结果自然手忙脚乱,呜,这样一边问问题一边动手动脚太犯规了。

“荷兰、比利时,你喜欢哪里?还是西班牙?加拿大?”一期一振开始解他皮带了。

“等、等等”,三日月被他这问题炸的还没回神,身上都快光溜溜的了,急忙伸手去遮。

“呵呵”,一期一振为他可爱害羞的动作逗得笑起来,吻上那双有点不可置信的眼睛。

“明天去买戒指吧。”

=============================

情人节快乐!


评论 ( 7 )
热度 ( 113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