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有一种兔子。。。(一期三日)


虽然大半的魂儿都沉浸在数珠丸殿身上了,但是没什么给他找cp的欲望啊OTZ  所以目前还是站住了一期三哈哈o(^▽^)o 

基于B站上的主命和被被实况魔女之家的梗,一期在part3和一命通关中出现,本文是一期和长谷部做完一命通关左右,时间并非原作的万圣节。如果没有看过的话可能有一些吐槽看不懂。

这只一期自带话痨属性,以及欺负了一只鹤球。

==========================================


“这样no save & true end 通关的目标就达成了,今天真是幸苦您了,长谷部殿。”旁观操作的一期一振脸上露出了由衷欣慰的表情。

“不。。。”我觉得你才幸苦了,压切长谷部很想伸手擦擦额头上的黑线,但是看着单方面解说(话痨)了三个半小时的伙伴神采奕奕的样子,还是把话憋了回去,“接下来一期君打算去做什么?”

“嗯。。。刚才在将螳螂小姐放生的时候遇到了切国殿和光忠殿,切国殿提到了名为生物图鉴的东西,似乎是增长知识的好途径,现在打算去确认一下,这样明天和弟弟们相处的时候也有事情可以做了。”粟田口的太刀非常认真的计划着。

‘螳螂小姐是什么鬼’‘不能明白你是怎么在室内抓到那么大只螳螂的’‘意外的和任何人都谈得来啊’‘真是弟控到没药救了’,长谷部在以上吐槽中纠结的时候,一期一振恍然大悟似的‘啊’了一声,一个深深的鞠躬,“刚才在最困难的关卡让您独自通关真是过意不去,我会将上传的视频好好观摩学习的,请原谅我的失礼之处。”

“不、请不要在意,不如说请不要再让我回忆起这件事了。。。”长谷部在想起好不容易进度90%的时候在眼球关卡被追上game over,然后因为是一命通关不得不从头再来的经历,非常艰难的回答。

“可是长谷部殿(操控角色)踩着布偶猫的尸体一遍一遍直到它消失的样子让我觉得不道歉的话绝对。。。”一期一振回忆着,脸上露出了非常担心长谷部殿您的san值是不是清零了会不会被刀解的表情。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说过是我的错了。”长谷部一把捂住脸,事情的起因明明是之前在边上观看的一期一振微笑着对死了一遍又一遍的他说‘哈·哈·哈,不管是50%还是99%失败了都要从头再来,所以这个(进度的)问题是毫无意义的’,让人忍不住起了一丝报复之心,为什么现在有种完全是自己的错的感觉。

“真的?即使是我们付丧神,也会因为精神导致身体不适,而且以人类姿态获得实体的情况下说不定会被病毒击倒,如果因此卧床不起甚至造成传染的话,那可是十分严重的后果。。。”天蓝短发的付丧神睁着大大的金色眼睛,非常担忧的说。

‘我有点不明白你是在担心我还是在诅咒我了。。。’长谷部深深的吸了口气,用对待主上的命令般无比诚恳的语气说,“我知道了,是我不好,将这个录像制作完后我会好好休息的。”

“这样就太好了,光忠殿那边我会去说明请他准备适合需要修养的人的食物的,请您放心休息。”一期一振绽开了一个仿佛能给他面前卧病在床急需照顾的重症患者带去绝境中的希望的笑容。

被安上病号牌子的长谷部挣扎在奋起抗议还是避其锋芒的选择中,最后吞下一把辛酸泪,“。。。麻烦你了。”

“哈哈哈,请您不要客气,那么我就先告辞了。”笑得让人想起本丸某位镇宅老人的一期一振起身斯文有礼的道别,叫人在合拢的纸门后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哈~呼~”长谷部用力搓了两下额头,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叫这人协助任务了,跟他相关的也不能叫!

被迫称病的结果就是晚上遭到了亲友组括弧包括个别唯恐天下不乱人士的骚扰,“你们几个不要把饭都端到我的房间来吃!”将录像交给审神者想顺便问问有没有别的任务可以效劳的长谷部,在少女非常担忧的看着他说‘可是烛台切刚刚过来说你忙的都快精神崩溃了,请好好休息吧下周你都不会有任务’的时候,痛悔自己怎么没早点反应过来。可是木已成舟,只好板起脸盯着那个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家伙。

“呀不要这么说嘛,难道要我们三个捧着脸盯着你吃么?”鹤丸国永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做出一个少女心满点的双手托腮造型。

“。。。所以说你们为什么要来。”长谷部被恶心的整个人一抖,迅速的把某个恶搞精神日益精进的老爷子拍走。

“怎么说你最近没休息好我们也有点责任,这是我特制的安神养荣汤,食谱是国永和俱利酱找来的哟,所以一起送过来了。”烛台切把几个食盒摆好,特别拿出一只汤碗放到长谷部面前。

怎么说也是同伴的一份心意,“只不过让你们借宿了几天,不用说的跟什么大事一样。”长谷部坐下来打开汤碗,些微药香中飘着几片生姜,虽然不觉得自己有必要被当作病人对待,但刚收录完那么个精神伤害颇大的游戏,突然觉得喝点热热的东西也不错。

而且烛台切的手艺确实没得说,药味不弄,反而有些乌梅酸甜的味道。长谷部放下汤碗想了想,“也给切国君送一些去吧,感觉他受到的打击不轻的样子。”

烛台切严肃的点头称是,对基本上心思简单纯洁的刀剑来说,这个人类折腾出来的恐怖游戏实在是打击比较大----谁会想到一心想送她回家的女孩子原来已经被魔女替换了身体了啊,而且那个糊涂父亲还没认出来,把自己的亲女儿给杀了。“切国这两天都跑去找石切丸殿蹭住了,还有和泉守君和吉行君。。。”(都是被叫来做过节目的)

这么说的两人,完全无视了边上肤色略深的青年脸上浮起的尴尬和少许红晕,还有一边从烛台切盒子里偷菜吃一边心里笑得快背过去的白毛太刀。

注:养荣汤主治妇女血海虚弱,心中恍惚,时多惊悸,或发虚热,经候不调

“。。。还有药研君、鸣狐君和一期一振君,要不要也送一些过去呢?”烛台切说到这一家的时候尤其担忧,还有个短刀在呢。虽然这个短刀大概除了身体外都是太刀水准的,说起来不知道有谁私下谈起过,每次被请去做嘉宾的似乎坐在左后方(即长谷部背后)的都是智商担当,然而在某一次和泉守兴奋的抢了那位置后,传言似乎不攻而破了。。。

“不用了!”出人意料的,长谷部和鹤丸国永异口同声,只是意思似乎有那么点不一样。

“刚才在大厅碰到一期了,和他聊了一会儿,那家伙高兴着呢,听说今天和你把那游戏从头玩了一遍?真是看不出来。”一身雪白的太刀耸了耸肩,轻松的说。

“哦?你们聊什么了?”在厨房所以没有听到的烛台切问。

“宠物啊,一期那家伙对养狗什么的念念不忘呢,说是改天拿个誉之类的就去向审神者请求。。。不过这个本丸能养真的动物吗?”鹤丸嘴里塞得半满,有些叽里咕噜的说。

“虽然鸣狐君和五虎退君的小动物都是付丧神,既然有种大豆和红薯之类的植物,动物也是可以养的吧。”烛台切端着下巴思考,“何苦审神者不也是。。。”

“咳咳。”压切长谷部重重的清了清嗓子,眼刀子瞪了过去,‘这么说主人太失礼了!’

烛台切做了个道歉的手势,“那一期一振说要养什么了吗?现在的宠物意外的品种很多呢。”

这么一问长谷部想起来了,“忠诚的犬类确实是很好的选择,一期殿在今天做实况的时候似乎说过养只秋田犬就叫藤四郎,甲斐犬就叫吉光什么的(然而话题跳得太快忘记了)。。。”

“意外的对家族的姓名很执着啊”,烛台切眨了眨露在外面的单眼,而边上的鹤丸不知为何呛了一口,咳得歪到边上的大俱利身上,还掉了两颗米粒,被人嫌弃的躲了躲却因为那熟练的‘扒住’技能没躲开。

“咳、咳咳我们刚才就说到,那家伙啊,比起养狗不如养兔子吧。”鹤丸笑得前仰后合,“这样说不定过几个月就够他把家里那堆亲戚的名字全过一遍了。。。如果有黑毛的一定要叫鬼丸啊哈哈哈哈”

“噗”刚想说兔子也不错这样很快就可以稳定的改善伙食了的烛台切喷了。虽然那个水蓝头发,性格温润体贴的青年和某种安静的毛绒绒长耳朵的小动物的共同点,不少人都悄悄腹诽过,但是直说出来还扯上某位大家长。。。

“。。。会被报复的。”深色皮肤的青年简洁的肯定了。

“。。。兔子的心眼可是很小的呢,鹤丸殿。”作为叔叔的人想起片刻前的亲身经历,也悄悄为五条的太刀点了个蜡。

“啧啧,你们都不懂啊。”谁知被怜悯的眼神注视的太刀一脸洋洋得意,大摇其头,举起一根手指晃了晃,“鹤丸大人我今天就告诉你们,这个时候呢,只要使出三十六计中的----祸水东引就好啦。”(注:祸水东引不是三十六计之一)

回想当时。

“鹤丸殿!您又开这种玩笑了,就算是我也会生气的。”刚刚被用和长耳朵小动物的相似性调侃了的青年脸颊微红,“我是真心想要接触一些现世的鲜活生命,好好去爱他们,但是。。。说到底,在下是刀,究竟哪里像兔子了?!”

“有什么不好嘛”,鹤丸国永双手枕在脑后,向斜对面的付丧神飞了个媚眼,“三日月你觉得兔子怎么样?”

“嗯?”突然被问题砸到的天下五剑歪了歪头,两撮叶子似的头发顶上似乎冒出来个文字泡,里面云雾缭绕的不知道变化了些什么,然后嘭的一声消失不见,化作那张颜值巅峰的脸上有些灿烂的笑容,“兔子很好啊,我很喜欢。”

回答完的三日月自发自觉的像边上看去,朝着脸不知为何又红了一层的粟田口太刀,“一期。。。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刚才还义正言辞的撑起气势质疑的一期一振猛地低下头去,仿佛要把茶桌看出多花儿来,“那个。。。我也觉得兔子很好,我也很喜欢。。。”

回想结束。

烛台切无声的砸吧了两下嘴唇,“国永你。。。够可以的。。。”

长谷部默默喝掉最后一口汤,看着对面眉开眼笑一派青春活力的老头子,为什么他觉得,该来的还是会来的呢?

-----------------------------


小半月后的一天。

“咦,一期你要上哪儿去?”没有当值所以颇为无聊的鹤丸国永叫住路过的御物小伙伴。

“鹤丸殿”,一期一振和往常一样的打招呼,手里端着几杯饮料,“我正要去找同田贯殿,主人给了我们新的实况任务呢。”

“又是恐怖游戏啊?”鹤丸国永失望的往后一倒,手里的竹蜻蜓磕在地上。

“嗯。。。”一期一振想了想说,“和上次有些不同,这次是确实要帮助一个女孩子脱离险境的游戏。”

鹤丸国永的眼睛眨了眨。

“有要推理的部分,设计的还是很有趣的,不过也有战斗的因素,同田贯殿玩的很专注的样子。上次进行到游乐园的场景了,不知道今天会有怎么样的展开呢?。。。啊,已经快到约定好的时间了,我先失礼了。”一期一振说着点了点头,准备要走。

“等等、呐,带我一起去吧?”鹤丸国永一骨碌爬起来,从后面拍上一期一振的肩,“游戏什么的总是人多点好对吧?”

“誒,可是主人说要同田贯殿好好体会这个游戏。。。”一期一振迟疑着。

“我知道我知道,不会打扰他的。”鹤丸国永连连点头,“总之让他操作就是了,这边走对吧,let's go!”

。。。

“呜啊,又是金发碧眼系啊,老爷爷我有点后怕呢。”鹤丸国永坐到已经认真操作起来的同田贯边上。“这个名字是英文?外国人吗?”

“管它哪国人,敌人斩掉就好了。”好战的打刀噼噼啪啪按着手柄。

雪白的太刀吐了吐舌头,虽然他也不反对这一点啦。“呜哇这个怪物有点恶心,吓到我了。。。嗯?怎么这就换场景了?天也黑了?”

“啊,这个游戏好像有什么多重世界的设定,会用不可思议的方法穿梭在几个位面中的样子。”一期一振解释说。

“誒,有点意思。”鹤丸国永端着下巴专心的看起来。“那是什么?”

“这个好像在现世的儿童节目里看到过的,是叫人偶服?游乐园里很受欢迎的样子,还会给孩子们发气球。”

“等等,不对吧?为什么晚上的游乐园还会有人偶在游荡啊?”

“是怪吧,待我砍了它。”

“咦。。。噫!”被砍头的地方有血流下来,“等等这个游戏。。。”

“同田贯殿,那边的橱窗里好像亮着,去查看一下吧?”

“啧、我把这两只解决了,枪真是不好用啊,能砍就好了。”

“没办法呢,好像是被隔离起来的怪物。”

“喂喂、这个是。。?”

“好像是在吃饭的样子,吃的是什么呢?。。。这个,好像是主人提到过,现世称为hot dog(热狗)的食物?”

“不对吧!!!这根本是把一整只狗烤了吧!!!还有为什么人偶需要吃东西啊,嘴角还有血流下来啊!!”

“鹤丸殿,请安静。”

“噫、噫!!!!!!”

据说当天下午,留在本丸的刀剑们,有幸见识到了‘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的场景。

-------------------------


“下个月有叫做复活节的西洋节日,有用兔子和彩蛋来庆祝的传统呢。”本丸的审神者有点小兴奋的宣布,“我们也来庆祝吧。”

主人发话了,付丧神们自然没什么不好,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向来有些不合群的同田贯这次也没说什么,说起来,最近出阵的时候比以往只顾冲杀的架势似乎有了些改观。

“采购的部分可以交给你吗,一期?我这里有巧克力兔的打折券,可以多买一些。”

“嗨依,请交给我吧。”水蓝头发的青年恭敬的收下。

“哈哈哈,一期和兔子还真是有缘啊。”三日月在边上心很宽的笑着。

“因为我很喜欢三日月殿喜欢的兔子啊。”一期一振回了一个暖洋洋的笑容。

莺丸戳了戳边上僵硬成石灰像、眼神都死了的人,被一把抱住,“呜呜呜呜兔子太可怕了友成你知道吗QAQ”

“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新刀又不是大包平的莺球表示不开心。

“呜呜呜。。。有种兔子叫做silent hill的兔子呜呜呜”

=====================================

注:silent hill寂静岭,不用多说了吧,他们玩的是3,主人公是少女希瑟那个(时间太久有些不记得了)。游乐场里有兔子玩偶游荡,居民房里有兔子对着烤狗的什么的。。。想看的话搜兔子罗比就好。

以及婶婶让同田贯玩的原因是寂静岭3如果一路杀死怪物过多的话会触发杀人魔结局,最后杀死侦探道格拉斯。。。总之是让大狸子知道一味的战斗是不行的啦。一期顺手拖了鹤丸下水----告诉你兔子的恐怖!

鹤球可能OOC到没边了,抱歉!!

评论 ( 11 )
热度 ( 42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