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初雪是表白的日子·第一章 (一期三日 师生pa)


现pa师生 学生一期一振x老师三日月 我是不是该打个攻方未成年。。。?算了等到那时候就让他成年吧(国际标准)。
========================================

第一章

京都市东山区有这么一所粟田高中,历史不长不短,规模不大不小,人数不多不少,升学率不高不低,学生在地区级比赛拿个优胜奖回来都值得在晨会上一说的粟田高中。

“诶,要换班导?”三年C组的教师里,一个留着平头的男生诧异的挑眉,“这才第二学期啊?”“谁知道,反正那个柳大肚子又烦又古板,换了最好。”“你别想的太美,万一换成隔壁那个眼镜老太婆。。。”“或者那个教电脑的半方脑袋。。。”“噫”“噫”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老师来了”,不管是真规矩还是装模做样,各归各位,几个聊天打屁的也迅速把椅子摆正了坐好。

窗帘上照出一个抱着文件夹走过的身影,看身高,男的,便有几个人先小小的切了一声。可移门一开,这份残念九成九都变成惊叹了。长腿,满分,细腰,满分,平胸,额这个再说,脸,101分不怕骄傲!也不知道是谁响亮的哇塞了一声,才把众人从呆滞中拯救了出来。

这张脸的主人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了,泰然自若的走上讲台,往黑板上写起了字。“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代替请长假的柳晋太郎老师,今天起就是你们的社会老师兼班主任了”,他把粉笔放下,那手指比白粉笔还嫩白几分。

自称三日月的人接着自我介绍了一番,末了问大家有什么问题,结果台下一片鸦雀无声,竟是连溜到舌尖上的‘老师有没有女朋友’也没人问出来,也不知是还被煞的愣神脸红呢,还是怕随便开口丢了印象分。

还好讲台上的人不嫌尴尬,两眼一弯,勾起个春风拂面的笑,“那就请多指教了。唔,我们先来点名吧。。。一号是,青山文太君?”“到、到!”

“。。。一期一振君?”没人回答,“25号,一期一振君?”三日月视线从名单上抬头,奇怪了,教室是坐满的,应该没人请假啊。正在疑惑,他顺着几个学生的视线向教室后排看去,发现有颗脑袋埋在了桌面上。

原来如此啊,真是,新学期第一堂课就睡觉。。。三日月有觉得那么点好笑,走下去曲起指节往那颗水蓝的脑袋上一敲,“起床啦,一期一振君。”背景里似乎有人扑簌的笑了一声,可又马上憋了回去。

被敲头的人过了几秒才慢悠悠的转醒,眼睛还是迷糊的,金色的眼瞳无意识的眨了眨,左右上下移动起来,然后定格到了正面的陌生面孔上。仿佛能听到‘嘭’的一声,算不上顶白的脸颊上冒起两团红,跟按了弹簧似的弹起来坐直了,“老师。。。我。。。”

还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嘛,三日月乐得在上任头一天保持良好心情和形象,低头往被当作枕头的书本上看了一眼确认这是一期一振没跑,唔,字还挺整齐好看的,突发奇想似的一敲手心,“那一期一振君就来做我的课代表吧。”

无视了对方愣住的表情,任性的三日月老师又摸了摸那颗水蓝色的脑袋,毛茸茸的好像自家以前养过的兔子,更加满意了,“那就这么说定了,今天中午来老师办公室一趟。”

一期一振张了张口好像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憋了回去,老老实实的一点头,“嗯。”

不过这一节课并不是教学,而是给班会讨论的,三日月认完了人,有些好奇似的问起该在这学期的体育祭和校园祭,他是今年初才来的粟田高中任职,虽然同样的项目自己高中也八九不离十的经历过,还是有那么点新鲜。他姿态亲切,学生们也积极回应,气氛倒是很融洽。

并不难相处嘛,三日月在心里也松了口气,不自觉把前任的警告有一点忘到了脑后,说到底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顺着毛哄一哄,对他们好一点,别把人逼的太紧了,有什么不好办的。

午休前他有两节课,虽说他大学修得是历史,应对高中社会学的那点内容还不在话下,加上又是接手前任,第一节课也就是了解一下进度,括弧,他还没用抽查考试的方法,学生们更开心了。啊,当然,为了避免过于放羊,三日月老师还是给高兴的想扔书的小朋友们泼了几盆冷水的。

后面那个班的女学生比前面的两个更大胆点,拉着三日月问了好些问题,等他抱着教案回办公室,门口已经有个人在打转了。“咦,一期一振君,我是让你午休的时候过来,但是。。。”三日月翻过腕表看了看,这也太早了,这是一下课就过来了,午饭都没吃吧。

跟个没头苍蝇似的打转儿的人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对准了方向端端正正的一鞠躬,“那个、早上真是失礼了,请您原谅。”三日月也被他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个刺头儿呢,没想到。。。是个超级好孩子么。摆手一笑,“好啦,早就原谅你了,唔,先跟我进来吧。”

想把教案放到桌上,可他刚搬来这个办公室还乱的很,桌面全是东西,想想先搁到了柜子顶上。拉了把扶手椅过来,“坐吧。”一期一振很是局促不安的坐下,见桌面正中央是打印满了头像和名字的资料,“老师是在认人吗?”

“是啊”,三日月拧开保温茶杯喝了一口,“我准备在明天前把所有学生都记下来,本来是打算今天前的。”一期一振把眼睛睁大了一些,越发显得圆溜溜的像只小动物,“老师好厉害。”

那崇拜的小眼神叫三日月有点脸红,反正他们学历史的记人名是基本功嘛,“没什么啦,而且还有好几个还老弄混呢。”他指了指名单上,不知是不是凑了巧,一个班级里居然出了三对双胞胎。

一期一振稍微看了两眼,有几个划了重点线的,“早园家的那两姐妹吗,确实。。。”亲姐妹,高矮胖瘦都不差的,都穿校服,又扎一样的发型,“有东西在边上的话会比较好认,早园雅安桑的东西上会贴雨伞之类的粘纸,雅歌桑会贴和她名字一样的音符。”

三日月听了眨眨眼,饶有兴致的重新打量了这个听上去十分温柔的男孩子,“观察的很仔细嘛,一期一振君。”

一期一振连忙摇头,“不是、那个,我自己家也有两对双胞胎的弟弟,所以有一点,那个。。。心得之类的。”

“誒,两对双胞胎啊,这还真厉害。”三日月很真切的露出些羡慕,“我家兄弟也不少,但是没有双生的呢,有这样的弟弟一定很有意思吧。”

一期一振又有脸红的趋势,不过眼神亮晶晶的,“是很有意思,外人都分不出来,小时候他们还干过两个人买一张票之类的事,检票员都没发现,啊、我知道这样是不好的,后来让他们补票了。”

“哈哈哈,这样的经历一般人可是没得来的呢。”三日月并不介意,想着这孩子可真是容易害羞啊,但是说起弟弟的话题又。。。看来是个现在流行的那啥,弟控?不过挺可爱的,不自觉聊了好一会儿,直到12点的闹钟嘟嘟的叫了两声。

“啊”,三日月看着钟面上的时间有点傻眼,“糟了、福利社的面包。。。”这个时候,肯定抢光了啊,没带便当的人垂头丧气。“三日月老师,没有准备午饭吗?”一期一振小声的问,“不介意的话,要不要一起吃。”

“没事没事”,三日月抬起胳膊挥了挥,他没带便当,这不变成吃一期一振的了么,哪能呢。顺手拉开抽屉,露出一堆花花绿绿的包装,“我随便凑合一下就行,对了,都这个时间了,你也赶快去吃饭吧。”

零食,好多,一期一振往那个堪称百宝箱的抽屉里扫了一眼,额角不自觉挂下一大滴汗。不过光吃零食怎么行,营养也不好,添加剂又多,会搞坏胃的,他不自觉的用了不那么恭敬询问的语气,“我便当带了很多,但是忘记带喝的东西了,所以用便当和老师换这个吧。”说着抽出一盒盒装的酸梅汁,“那,我去把便当拿来。”

“喂、你”这孩子。。。三日月没来得及拉住他,眼看个子高高的大男孩已经到了办公室门外,回头喊,“而且,老师要跟我谈的课代表的事还什么都没说吧,一起吃比较好。”

本来就是临时起意,他还真忘到脑后去了。三日月不自觉的捂了一下脸,喃喃,“看来还是不成熟啊。。。”

其实三日月宗近今年也才24岁而已,本来想一口气读出博士,但又觉得先工作一段时间比较好,小半年前才从东京回到久违的故乡,现在又是第一次接手班级,稍微,有那么点激动。

不过,等一期一振回来,三日月还没来得及拒绝,先被那丰盛的食盒吓到了,上下三层,肉食蔬菜炸物水果加上一整层的芝麻海苔饭团铺的满满当当,“昨天晚上做的,不过味道应该没跑。。。”一期一振递上筷子,自己表示交易已经达成似的捧起酸梅汁喝了一口。

“明天老师请你吧。”三日月肚子也咕咕叫了,美食当前,决定不委屈自己,“我开动啦。”

“唔、这个鸡蛋卷好好吃。”“我弟弟秋田做的。”“这个咖喱土豆很香啊。”“那个是前田做的。”“誒,就是那对双胞胎吗?”“不是的,双胞胎是前田和平野,还有鲶尾和骨喰。”“你们居然还有人会做牡丹饼啊。”“嗯,因为有弟弟喜欢吃甜食。”“这个海苔饭团也很好吃啊,你的弟弟们简直是天使。”“那、那个是我做的。。。”

三日月差点呛着,不意外看见那孩子又红了脸,头也半低了,忍不住又伸手想去摸摸毛,被人躲了。“额,不好意思,我。。。”他稍微有一点绒毛控,而且这个少年,实在是太让他想起小时候陪伴了整个童年的大白兔子了。

忘了高中生正是自尊心强的时候啊,以后摸头这种动作还是得赶快改改,三日月尴尬的想。而且还是在吃饭的时候,虽然他是用没碰食物的那只手的啦,怎么就没克制住呢。

“没关系。”一期一振埋着脸把头要的跟拨浪鼓似的,“喜欢的话请多吃一点,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人是铁饭是钢啊,一顿饭下来,三日月已经很顺口的把学生的名字缩短一半了,“吃的好饱,多谢招待,今天多亏你了啊,一期君。”“老师喜欢就太好了。”一期一振温和的笑着。

“结果还是忘了说课代表的事,美食真是太妨碍效率了啊。”三日月吃的都有点撑了,透着点慵懒的耸肩,“下午我有课,放学。。。社团活动今天就开始了吗?”

一期一振点了点头,“嗯,我是足球部的,所以。。。”“这样啊”,也就是说没时间了,三日月想了一想,“其实也就是收收作业的事,你以前做过类似的话也不需要我说什么,或者你问一下其他课代表是怎么做的。同学有什么地方普遍不明白的你可以跟我反应一下,课堂纪律。。。唔,这个再说吧。”

“好的,我会努力的。”一期一振点头应了,见离上课只有十分钟了,麻利的收拾好餐具,“那,明天见了,三日月老师。”

“哦好,明天见。”三日月见他快步走的没影儿,看着门口若有所思。虽然下午他没有C组的课,说声明天见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怎么觉得有点奇怪呢。

而且,未免太殷勤了。就算上午出了那么一点小错,或者想要讨好老师。。。果然还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手指在键盘上动了几下,调出上个学期的成绩报告,一期一振挂在一个中游的位置。咦,期末考的成绩很不差啊,为什么。。。眼睛向左一移,缺勤天数。。。这也太多了吧,再多两天就该升不了级了。

难不成这么努力的和他打好关系是想以后请假方便?三日月在电脑前歪了歪脑袋,有意思的孩子,又是请假去干嘛呢,还让柳老师欲言又止的提醒他。

三日月站起来走到窗口,正好上课铃响了,操场上在踢球的男生一群群的往回跑。嘛,这么喜欢家人的,应该不是个坏孩子吧。

放学后,社团还在活动,有些人却已不见踪迹。学校后墙的栏杆外,有几个把校服反穿了的人影,手上三三两两拿着的易拉罐上写着啤酒的字样,还有人指尖夹着烟,是不是吞云吐雾,姿势十分熟稔。

“喂,听说你们隔壁班换班导了,男的女的?”其中一个人说。蹲在他对面的一个回答,“男的,不过脸比女人还漂亮。”“噫,走了个老肥猪来了个娘炮。”“瞧他们这运气。”“就是就是,倒霉催的。”

讥笑了片刻,最早的那个人往地上啐了一口,“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怎么样,好不好搞?那个姓柳的跟校长有关系,他班里的生意我们就没做成过。”

“我看这事不用我们出头,那人没啥见识,我看混不了多久。”那个应该是隔壁班的说,刻意压低了声音做神秘,“听说他一早上敲了那个一期一振的头,那个一期一振啊。”

一群人居然都安静了几秒,还是开头的那个,把烟屁股塞进啤酒罐里,一脚踢远,丁零当啷的撞在墙上。“得了,有好戏看了。”

=================================
其实一期是真·好孩子。那么,是为什么呢 ╮( ̄▽ ̄)╭

 

评论 ( 21 )
热度 ( 92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