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一期一振发现了。。。(一期三日)

脑洞太大。

============================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的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啊,如果以上诸位已经十分熟悉的话,今天我发现了,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一面。

今天我和往常一样,在自己的房间里,在离闹钟响起还有三分钟的时候醒来。据说这是潜意识的作用,是生物钟准确的证明,主殿是这样说的,应该是好事情吧。

然后我和往常一样,去隔壁叫醒弟弟们。就在这时,我发现了。

“早、早安,一期哥,今天是个好天气呢。。。哦,那个,药研哥已经去厨房了,今天他负责早饭,厚君也去帮忙了,会吃什么呢,真是期待啊,哈、哈。”顶着一头毛乎乎的白色头发的弟弟向我打招呼,一切都十分正常,即使有些虚弱的语气和笑声在这个特别害羞内敛的弟弟身上也是正常。。。才怪呢。

这是什么鬼?弟弟的脑袋后面飘出一个颜色像他的条纹老虎一样还翘了个尾巴的巨型气泡,里面一个一个字符像新年夜的烟花一样喷吐出来,【太好了,安全上垒,差一点就要被一期哥发现尿床的事了。】话尾还盖上一个疑似老虎爪子的墨印。

退,我知道你痴迷过现世那个叫棒球英豪还是邻家女孩的动画,可是主人公的那个上杉跟你前主人的上杉家并没有什么关系,听到上垒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哥哥可真是心情十分的复杂。等等,到底是谁尿床了,告诉哥哥又不会嫌弃你们,顶多是叫你们睡前少喝水。。。

扫了一眼,乱跪坐在镜子前梳头,后藤在往他那乱翘的头发上喷不知道什么东西,秋田两手交叠睡得很熟,头上一个梦幻粉红的文字泡里绵羊一只只跳篱笆,边上信浓啃着他的被角,换汤不换药的数藏宝箱。

嗯?博多你头上那个放大版眼镜框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左边写着【最近在本丸里卖新品汽水的事千万不能给一期哥知道】,右边写着【漫画和小说按日出租的事也要谨慎】。。。 博多!

又要清算他的小金库了,唉,好好的一把刀这么喜欢赚钱是什么情况?什么,【启动资金是向长谷部借的这个月利息还没还】,看来得去跟长谷部殿商量商量,本丸的财政该换个人管了,精打细算是好,我可不希望弟弟的刃生目标是给本丸的瓦片裹上金箔之类的。

不,我并没有在吐槽什么,因为过去的回忆已经。。。(甩锅)

好吧回到尿床的问题上,看来要控制他们的零食经费了,还有晚上再加一遍查房吧。白天也要让他们注意不能过度疲劳,中午的时间叫回来午睡一个小时如何,本来吃完饭就跑出去疯玩也不好。这个提案,稍微和明石殿通个气吧,他应该不会反对多一点时间陪同休息,理由,嗯,就用担心他家那把大太刀的身高好了。

叫醒还没醒的弟弟们之后,在走廊转角遇到了长谷部殿。令人意外的是,他没有像往日那样行色匆匆,大概跟眼睛下面明显到我的侦察值都看的一清二楚的两圈黑色也有关系?

还有,长谷部殿,你的属性已经人尽皆知了,不用连文字泡都拼成一个【主】字的。什么,【主人要我今天休息,应该怎么做才叫休息啊?为此烦恼的一个晚上都没睡。】真是劳碌命呢,长谷部殿。

“长谷部殿,您这是要去哪里?”实在担心就问了一下。

“是一期一振君啊,我正准备去道场做挥刀练习,如果你是要去早餐的话麻烦帮我带句话,就说我的那份留着晚点过去拿。”

“可是,长谷部殿看上去已经很疲惫的样子。。。”

“不用担心,我刚才向堀川请教了。所谓休息,是追求内心的平静。抛弃烦恼,心无杂念,无欲无求,所以现在我需要修行来专注精神。”

这样说的长谷部殿身后燃起了熊熊烈火,让我反射性的想抄起灭火器喷他一身,对了,灭火器真是个好东西呢,不论是本职工作上,还是应对个别人士进入厨房后的不可抗力上,还是偶尔敲人闷棍上,真是尽职尽责,万用全能的好灭火器。

哦,话说回来,这句话是江雪殿告诉一同修行的山伏殿再告诉同一刀派的堀川殿再告诉您的吧,虽说好像在数珠丸殿和和泉守殿一起晾晒头发的时候也听到过类似的对话。。。

“请稍微等一下,关于休息的话题,我想还有一位更适合请教的人。。。”对,说到休息,还有谁比明石殿更擅长呢,如果长谷部殿以现在的状态去修行累倒的话,掐灭博多的金库来源一事就要向后推迟了。

好说歹说的说服了长谷部殿跟我一起向来派的房间移动。“我想走这边比较好。”我生硬的用太刀的力道将原本采取最简洁路线的同事拖走,看他不明所以的样子,我实在不想告诉他转角后面有人埋伏。

不,对方是恶作剧的老手,我并没有十成的把握看破,但是这次他的翅膀形文字泡从墙角后冒了出来。话说,听说海对面的国家有一招叫白鹤亮翅的功夫,我不禁想象了一下鹤丸殿现在的造型。。。就让他再多保持一会儿好了。

开始觉得这个能力十分好用了。“喂。”什么,从哪里传来的声音,我竟然没发觉。

一条黑龙从天而降,哦不,是大俱利伽罗殿从屋顶跳到了院中的银杏树树枝上,然后落地,身手很好,pose满分,此刻我在心中真诚的鼓掌。

“拿走。”他伸出纹身的手臂,掌心里团着一只我弟弟的老虎,“因为这家伙一直咪咪的叫个不停才把它弄下来的。”

这。。。该如何评价呢,虽然知道您是想表达【我才没有和它一起玩】之类的意思,您身后的水红色文字泡实在是太耀眼了我有点看不清。特别是小老虎的尾巴往手腕上挂的时候,几何式增加的文字泡和嘭嘭嘭嘭的好像是开花一样的效果音实在是。。。

将小老虎接过然后那文字泡瞬间消下去一半的时候我真的产生了深深的罪恶感,然而那小东西在我手上对着大俱利伽罗殿嗷了一声的时候,文字泡又飞速的涨了上来。

为了防止被淹没我迅速的转移话题,“长谷部殿要去找明石请教关于休息的问题,现在我要把这孩子送回去,这里可以拜托大俱利伽罗殿吗?”长谷部殿皱着眉说不用,但是大俱利伽罗殿定定的看了他两秒,身后的一团水红色凹下去,迅速的举起来一块浅紫色的牌子,上面大大的【担心】两个字。

有点理解主人特别喜欢开大俱利伽罗殿的玩笑的心思了。


稍微有点混乱的早晨姑且记述到此,今日我的任务是前往桶狭间,必须好好的准备。啊。。。并不是练度上的问题,那个,就是,同队的成员,有三日月殿在。

“早安,三日月殿。”在集结处我见到先到一步的那位大人,今天还是一样的美丽,挺拔的身姿也好,被誉为最美的容颜也好,那双迷人的眼睛也是,尤其是在轻轻点头后弯起的一抹笑意。。。【今天忘记戴领带了呢。】

誒。。。誒!!!我下意识把手摸向领口,没有领带,真的忘了,糟了现在去换的话。。。来不及了!

为什么偏偏被三日月殿指出了这样的错误,我心塞的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呵呵,害羞的样子也很可爱啊。】等、等等、等等等等,三日月殿,说我,可爱。。。

“队长,喂,我说队长桑,就这样出发吗?”青江殿的声音把我叫回神,些许戏谑让我忍不住轻咳了一下,严肃态度,“今天的任务除了清除历史修正主义者,还要尽可能的收集资源,诸位除了我和三日月殿都是第一次出阵桶狭间战场,还请跟紧队伍。。。那么,由我领队,压阵就拜托三日月殿了。”

说完我就后悔了,为什么明明一起出阵,还要站在离彼此最远的距离,还是我自己安排的,真想打自己一拳。不对不对,一期一振你要清醒,这是最合适的安排,不能因为你心中的私情就。。。【离得好远呢。】

三日月殿,也是这样想的吗?心脏仿佛一下子缩紧,又扑通扑通的直跳,血流往头上涌去,耳朵都在发热。。。不不不今天你可是队长,不能让三日月殿看到这样不争气的样子。我一脚踏出本丸大门,开启了审神者制作的传送阵,“一期一振,参上!”

再次脚踏实地的时候,空气中传来海风的腥气,山砦中升起烟火,不远处传来热天神宫的钟鸣。“看样子现在是辰时过半”,我仔细听了一下,又向三日月殿确认。我看向地图,指着东海道的大路,“首先我们加紧速度通过海岸沿线,在海水涨潮之前,不然马匹就无法通过了。”

忍不住又去看三日月殿的神色,他点点头,正在我以为没有别的要说了的时候,突然从胸口冒出一个飞速闪过的长条,深蓝中带着一点浅浅的灰,像此处铺盖着云的天空,【指挥自若的样子,和以前一样。。。】

是。。。这样吗?我失礼的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可是三日月殿的表情无懈可击,带着身处战场的警觉,找不到一丝破绽,那个文字泡也消失的不见踪迹。

我们很快找到了埋伏在丸根、鹫津砦等处试图扭转战局的时间溯行军,他们也发出魔物般的咆哮向我们冲来。弓箭造成了第一波伤害,虽然对我的重骑兵影响不大,青江殿和切国殿指挥投石兵还击。对方是鹤翼阵吗,深吸了一口气,我策动战马,以鱼鳞阵发动了进攻。

“啊,找到好东西了。”次郎殿豪放的拿他巨大的本体拨开树丛,露出一个箱子,“唔,是冷却材啊。”他抓起腰间的酒壶喝了几大口,摇了摇,不用去看背后的文字泡我也知道他写的是要是能捡到酒就好了之类的。

“兵装的损失如何?”心中闪过一丝忧虑,已经经过了四次大小战斗,敌人频频采取猛攻的阵型,虽然相对的他们的防御也削弱,难缠程度大大降低,但是远程攻击给兵装带来的压力却是免不掉的。三日月殿。。。还好,他的兵装格子多,装备向来也是最精良的,看来是没事的样子,我把悄悄拿下来的一个重骑兵默默栓了回去。

青江殿和切国殿的投石兵都已经掉了一个,御手杵殿的轻步兵更是损失惨重兵装的损失造成战力下降,看来接下去的几战要陷入恶性循环了,而且。。。夹杂冰雹的雨倾盆而下,瞬间将我们淋了个湿透,“这是什么啊,去避一避吧。”次郎殿似乎被雹子打到了头,不开心的说。

“不行,雨后不久,织田军的本队就要向今川军发动突袭了,敌人必然会抓住这个机会,我们要马上赶往桶狭间山下。”在我的要求下我们匆匆赶路,青江殿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异色的眼睛睁大了,“那里没有下雨。”

这显然不是玩笑,一队盔甲闪烁着电光的异形站在疯狂扩大的时空洞穴前,而他们的脚下,踩着许多支离破碎的时空溯行军的残骸,那是,检非违使。“方阵,大家小心。”这样喊着,我的视线却长久的停留在队伍最右的那个人身上,检非违使的强度,似乎是根据队伍中练度最高者来决定的。我不敢妄想什么心有灵犀,可是三日月殿正好也看了过来。

【请一定平安无事的一起回去】,他头上冒起的文字泡让我在大雨之中,心却无比温暖,甚至忍不住想隔着整队人向他喊话。然而下一秒,检非违使的弓箭击碎了那个闪着光的文字泡。

三日月殿关心我的文字泡!好不容易才看到的、我想珍藏一辈子的文字泡!

“我也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何种表情。。。”

“都没事吧。”脸颊上有些疼,刚才被大太刀的刀锋扫过地原因吧,我花了几秒钟才分清那是三日月殿在替我检查队员情况,明明作为队长的是我,真是太失态了,果然是,重新锻冶过的错吗。。。

“失礼了,看来是我拖累了大家。”我努力的站起来,中伤的话,还是可以前进的。“得啦,刚才对面三把枪都冲你招呼了,换我这是得碎啊”,青江殿一脸唏嘘的说,面对伙伴的安慰我勉强笑了一下。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尽快赶往本阵所在。。。”没想到这次是三日月殿打断了我的话,“不好意思啊,爷爷我刚才丢了个骰子,貌似我们得往这边走。”他伸手指了指另一边的路,其他人已经率先走了上去。

因为没有敌人,他策马在我身边,声音不高不低的数落着,可是吸引了我的注意的,却是他头上翻滚的比天上的黑云还厉害的文字泡。

“就算你比爷爷年轻几百岁,也不用这么拼吧。”【一个人冲那么前,受伤了也不知道我多心疼。】

“真是的,抢誉抢的爷爷我都要掉花了,天下五剑的名字往哪儿放?”【假如你有什么万一,我该如何面对又一次独自一人。】

“这样子回去弟弟们可要被你吓坏了吧,可不能有下次了。”【就算你想不起来,也不要又一次离我而去了,御前样。】

----三日月殿叫我什么?我浑身打了个激灵,不可置信的将他从头到尾看在眼里,那连闪躲都忘了的表情,眉间的焦急,眼里的心痛,嘴角的苦涩,“三日月殿,你。。。”

他急忙转过了头去。【又拿这样子看我,究竟什么时候御前样才肯说出他喜欢我的事啊,等的人都急死了。】

身体一轻,难道是不知不觉走到了传送点?一股难言的急迫涌上心头,我慌忙去拉三日月殿的手。。。手心一空。


我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在熟悉的房间。早晨天色刚亮,身边的闹铃响的欢快。

原来是梦吗。。。也是,那样不可思议的技能,现实里怎么可能有。自嘲的笑了笑,我关掉闹钟,伸手去拿折在枕头边的衣服,一件件穿上身,突然发觉没有领带。我愣了一愣,手里已经反射性的拉开抽屉取出一条,却不知为何没有系上。

去隔壁叫弟弟们起床,五虎退软软的跟我打招呼,药研的床铺已经叠好,和厚一起不知所踪,秋田和信浓还睡得香甜,博多悄悄地把小算盘往柜子下面藏。“厚。。。洗澡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含糊的问,谁知五虎退睁大了眼睛,小小的后退了一步捂住嘴,快哭一样的声音,“一期哥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我。。。浑浑噩噩的安慰了弟弟,我走出门外,下意识的转了个弯,看见长谷部殿匆匆向道场方向走的背影,又转了一个弯走了两步,正撞见大俱利伽罗殿在屋顶和斑点虎玩‘你来捉我的手指但我不给你捉到’这样的游戏。他脸上一红,从屋顶跳下来把老虎往我怀里一塞,飞快的消失在身后的走廊,不一会儿远处传来一声,“哈哈,被我吓到了吧”,然后是拔刀追杀的声音。

我觉得手指有些发抖,斑点虎从我怀里跳出来跑掉了,但我没有去追。

我掉转过头,不受控制的向出阵的集结处跑去。

“一期君,来的这么早啊?”这么说着,却到的比我还早。我愣愣的注视着,确定在看到我的一瞬间,那双眼里闪过的喜悦不是我的错觉。

我们盯着对方看了好久好久,不知道多久,三日月殿才像恍然发觉似的错开了眼神,“今天这是怎么了,一直看着我,老爷爷也要不好意----”

我一定是十分失礼的拉住了他的手,甚至用力太猛,拉的他一个踉跄,撞到我的怀里来,“三日月殿,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喜欢你的事吗?”

“啊、啊?”

“我喜欢你,非常、非常的喜欢你。”我将他抱紧。

============================

不擅长写第一人称,但是这个内容不用第一人称又不知道怎么写。

心情不好,决定码一发大肉,在这里顺路问下,如果一期和一振以兄弟形式出现的话,你们觉得谁哥谁弟,没错我要来合法3p了 = =


评论 ( 16 )
热度 ( 189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