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粽子事小。。?(一期三日)

迟到的端午贺!一个吃货婶的本丸。本来想写甜咸战争。。。然而日本粽子简直是米糕啊,好像都是甜的。

这篇文拖得太久了,(从端午前就开始写了喵),节奏很有些奇怪,海涵海涵。

======================================


“一期,大家相处一场,有话好好说----你和三日月先出来。”面对水蓝短发的青年,和不见踪影,却一定在此的天下五剑,鹤丸国永罕见的满脸严肃,太刀在手,三枚刀装配齐金灿灿的。他侧身让出条道,左手边江雪配合的也后退一小步,再往左莺丸将审神者拉向身后,见她不知所措,干脆直接推到了同样一脸担心的平野身边。

他们所处的位置是,厨房。事情,还要从今早说起。


衣服被子在晾衣杆上铺天盖地,审神者坐在走廊上笑得一脸傻气。少女捧着脸不时“嘿嘿”两声,看上去像是一只快包不住馅儿的团子。

“主人哟,什么事这么开心呀,我可是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了。”一身雪白的鹤丸装模做样的抱怨着走来,“为什么偏偏轮到我今天扫除当番啊。。。”他一边走一边抽了绑住衣服的襻膊塞进袖底,走到廊下低头从喝茶的小伙伴手里叼走一串丸子。

新出的紫阳花庭院是和风细雨的天气,因为新鲜又好看,还正好缓缓夏天的暑热,审神者一没注意连着用了好长时间,直到轮值近侍的堀川家胁差委婉的提醒她某位兄弟的随身必备品上蘑菇都能收上一茬了。

需要清洗晾晒的当然不止是被被的被被,本丸几十把刀,无论有没有洁癖都多少感到了大扫除的需要,还包括额外作业的开着窗欣赏雨景被打湿了书本的歌仙,决定把厨房用具都蒸煮曝晒一遍的烛台切,以及将算盘领域从小判扩大到所有资源,对着非战斗减少的木炭(被拿去除湿了)储存心都碎了,一大早拉着几个兄弟出门右转鸟羽伏见的小仓鼠博多。

被抢走一整串丸子的莺丸展现了茶人的平和心态,或者是他最近在日常的三字循环中加入了‘65周年纪念日’这样的额外内容,导致声带负担比较大,所以绿发的付丧神安静的端起盘子,连剩下的团子一起塞进了跟在鹤丸后头走过来的短刀怀里。顺便给了小伙伴一个‘别以为我没看到你披着被单试图起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嫌弃眼神。

鹤丸抬手搭了个遮阳棚作远目状,正午的阳光打在手背上投下一小片阴影,越发衬得人白的如同透明。他半边腮帮子鼓起来,嚼动的时候细竹签在空中指挥棒似的上下飞舞。等三个圆团子都被灵活的剥下吃掉,付丧神两根指头夹着竹签,侧目,“我说,是不是有点不对?”

视线落处,依旧捧着大脸的审神者恰当好处的又是嘿嘿一笑。

莺丸凝重的点了点头,是不对劲。本丸的审神者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少女----除了品鉴各国饮食文化的精华这个爱好之外。但有‘之外’这两个字,就说明前面的普通都是伪的----敢动俱利boy的签名冰棒,从鵺嘴下抢过牛肉干,被烛台切誉为三小时不(在厨房)见可以报告失踪的少女你怎么了??!

本来在接过盘子的一瞬间就准备应对审神者的护食飞扑的平野不安的压了压帽子,确定了下盘子上剩的两串丸子是真货不是塑料,小心的把它们端到胸前,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五虎退,“主、主人?”

“嗯?平野呀,已经做完(内番)了?好厉害!”少女的目光落在短刀脸上,仿佛才睡醒似的,转头看见庭院里已经是各色衣衫井井有条,双手合十真诚的赞美,眼神一瞟都没往丸子上瞟。

鹤丸倒退了一步,嘶的抽了口冷气,“要不叫青江来看看?”这事态可严重啊。谁知边上同住胁差屋的鲶尾报告,“青江家的话,大的那个跟太郎桑和石切丸桑交流神道教文化去了,小的那个和物吉君去万屋买东西了。”

“我刚刚是不是听到你说‘小的那个‘啊?小·的,笑脸回来要变哭脸了喂”,鹤嘴角一抽。“已经是哭脸啦,早上开始就在念叨梅雨天在体内堆积的霉气比女鬼还可怕。”“倒霉的霉和发霉的霉概念错了吧,再说拿佛经包色情杂志这种小伎俩实在是太过时,要是我的话----咳,没有办法,只有我们自己上了。”鹤丸险险的在本丸第一八卦传播中心面前收住口,拍了拍手看向审神者,“主人哟,今天有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吗?”

“誒,你们发现啦。”被提问的少女神神秘秘的一笑,“嘿嘿,我告诉你们哦~”几个人纷纷竖起了耳朵。

“今天呐~”“嗯哼。”“我收到了一个很大的包裹哦!”“哦哦!”“是在中国的奶奶寄来的!”“誒,不错嘛。”“然后,我打开一看啊~”“嗯嗯,看了之后?”“里面居然是!”“居然是??”“用绳子绑住的。”“绑、绑住?”“三角形的。”“三角。。。?”“青色的。”“青色啊。。。”“中国的粽子啊!”“。。。噗(倒”

“香香的糯米!劲道的猪肉!咸咸的蛋黄!糯糯的栗子!整个的虾仁!细细的豆沙!甜甜的蜜枣!香菇!笋丁!松子!绿豆!。。。”少女睁的大大的眼睛里各种八宝馅料翻滚而过,最后飘起箬叶雨,“嗷,米太棒了!中国粽子太棒了!”

“。。。居然是这样的理由真是吓到我了。”弓身作喷饭状的鹤丸一副被打倒了的样子,一手扶腰,一手去拂额头上并不存在的虚汗。

“刚才拜托三日月桑把粽子拿去厨房煮了哦,马上能吃到米做的粽子了,好期待啊。”审神者一脸幸福的说。

仿佛听到哔咔一声,“友成、友成,快帮我看看我是不是要折翼了。”鹤丸拼命抓住鸟组小伙伴的肩膀,颤抖着手指向审神者,“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意思吧,快告诉我不是我想多了三日月才没有要进厨房更不会动手下厨!”

诗经有言,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寓意鹤的声音洪亮。嘛,用具体场景来形容一下的话:

加州清光正要从转角经过,听到这句话,反射性的倒退三步,凭借灵活的身手缩回了新选组房间。

大和守安定正要从转角经过,听到这句话,反射性的倒退三步,凭借灵活的身手缩回了新选组房间。

长曾弥虎彻正要从转角经过,听到这句话,反射性的倒退三步,因为机动过低摔出了一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蜂须贺虎彻从新选组房间出来,听到这句话,抖了一抖,嫌弃的把扑街的长曾弥虎彻拖了进去。

咦,某人是不是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不用担心啦。”审神者从满脑袋滚来滚去的粽子里分出了那么一点点注意力,“我知道三日月桑不太擅长料理啦,我有让一期一振陪他去哦。”

哔咔。莺丸手里的茶杯摔成了三瓣儿,“您是从哪儿来的认识一期一振他能下厨啊??!”

“额、上次烛台切和歌仙都出去远征了,我们不就是吃的一期做的寿司。。。”

“那是寿司。”御物组的两把太刀痛心疾首,后悔没有早点跟审神者科普失忆青年的光辉事迹,鹤丸捂着心口望天,“一期他就算能片出米其林三星水准的生鱼片。。。”莺丸盯着地上死不瞑目的茶梗,“但是你要他开火,哪怕是烧壶开水煮泡面。。。”

“啊。。。火焰把、一切都。。。”异口同声的鸟太刀们背后,平野小朋友一脸不忍的默默扭开了头。

“这、这么严重吗?”审神者脑袋里滚的从青葱翠绿的粽子变成了乌漆抹黑的炭团,附带烛台切和他衣服一样黑的脸和狐之助爪下的账单和博多哭唧唧的表情和自己咕咕叫的肚子,“那现在该怎么办?”

“事已至此”,鹤丸一抖袖子,“通知大家做好一级战斗准备,就说----有人要夫夫联手拆厨房了!”


于是,让我们回到开头的场景中。

厨房紧闭的大门外,鹤丸深深的呼吸了两口还没异变为剧毒物的空气,敲了敲门,“一期,大家相处一场,有话好好说----你和三日月先出来。”

“鹤丸殿”,出现在众人视线内的一期一振自然是内番打扮,在门外全副武装的对比下,从神情到姿态都显得非常无辜,“你。。诸位,这是什么意思?”

“一期殿,世上的悲伤已经太多,不必要的痛苦还是尽力避免为好。”心怀和睦的僧人开口道。“是啊,一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莺丸痛下决心似的一点头,“大不了以后我保证十句话里只提一次大包平。”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一期一振实在是满头雾水,但是同伴的严肃姿态让他在不可置信的同时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目光移向远处,“主殿,难道我一期一振犯下了什么过错?请您明示!”

“一、一期。。。”审神者抽了抽鼻子,“我知道过去的事很难过,但是。。。呜呜你放过我的粽子放过我的厨房我想粽子想了一年了啊瓦罐里还有新做的泡椒小白菜冰箱里还有烛台切早上刚放进去的果冻布丁柜子第三层我珍藏的点心没有吃呜呜呜。。。”

吃货面对厨房将离她而去发出的悲鸣简直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在她身前的莺丸紧了紧手中太刀,“一期,在还没发生不可挽回的事前,快点醒悟吧。”过了这关还有个更难搞的三日月呢,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他的茶叶罐也在厨房里啊!

谁知,一期一振看了看他们,忽然轻松的一笑。“我还在想各位是在担心什么,原来。。。请放心吧,世の中は三日見ぬ間に桜かな(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已经和过去的我不同了。”

他笑的温和,声音带着作为兄长习惯性的让人信任的坚定,非常的有说服力,或者说,迷惑力?审神者表情有些希翼的看向那几位刀剑男士,但他们的脸上都没有一丝松懈。鹤丸向前迈了一步,“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一期,你现在还对锻刀房绕道走的事,我们可是非常清楚的。”

一期一振可靠的表情鲜明的破碎了一点,他视线微微向下,似乎有什么欲言又止,有点长的刘海垂下一片阴影,“确实,这点我不会反驳,但是厨房的工作我还是可以胜任的,两者是不同的意义。”

“江雪,你怎么看?”“(叹气)执迷不悟。”“那就没有办法了。”

光天化日之下,手无寸铁的年轻男子为何被众人刀剑相向,这是人心的冷漠,还是道德的沦丧,欢迎收看今天的走近xx,带您探访。。。(掐掉)

“听我一言”,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毫无危机感的声音轻巧的穿插进来。三日月微笑着出现在一期一振身后,“放心吧,没事的。”

天下五剑的颜值还是一如既往的杀伤力max,眼看直面他的鹤丸和作为R4太刀被拖上的主战力江雪都有把刀放下的趋势,莺丸感到心里的紫砂茶壶碎了一地,古备前刀感到自己必须稳固战线,“三日月,在这件事上,你可是没有什么可信度的啊。”

三日月笑容变得有些微妙,拿袖子微挡住脸,细长的眉眼间似乎暗藏风云,“哦呀,莺丸君,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这个意思。”鹤丸回过神来,重新拿手按紧了刀柄,“立刻从厨房里出来,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

“等等、等等。”眼看双方气场对飙的如同山雨欲来,一期一振无奈阻止,把方才试图避免提起的事情说了出来,“我说,本丸用的是电磁灶。”

“多说无用!。。。誒、电磁灶是什么玩意儿。。。”“就是不会有火冒出来的。”审神者弱弱的举手,“我、我忘记了。”


“唉,我不想拿这种理由说服他们的。”送走了几脸懵逼的主人故友,一期一振叹了口气,把锅里煮熟的粽子倒出来,顿时厨房里都是粽叶和糯米的香气。另外放了一批进去,青年伸手把案台上的旋纽重新调成大火。

“哈哈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三日月坐在灶台间外的小桌旁,丝毫不见方才的气势、心很宽的笑着,“我还记得你们来东博蹭饭的时候,鬼丸那一脸家门不幸的表情呢。”

“请、请不要提起在下那么丢脸的事。。。呜,我给吉光的名字蒙羞了。”一期一振被打击的耳朵都红了,Q版的流下两道宽面条泪。“好啦好啦,人总有那么些悲伤的事情。。。所以我不是在这里陪你吗?御前样真是让人担心。”三日月伸手摸了摸兔子脑袋,完全无视了他自己才是本丸公认的厨房杀手的事实。

“嗯。”一期一振很好哄的点头,“刚才主上说冰箱里有果冻布丁,三日月殿要吃吗?”“听上去很美味的样子。”“我帮您去拿。”

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透明小盒,盛着鲜嫩可爱的粉色,上面缀着些同样红润诱人的果肉,散发着甜甜的香气。“看起来是草莓味的呢”,三日月凑近看了看,“很好吃的样子。”

自己也没有想到这样凑巧,名字和草莓有些相似的青年方才退烧了点的耳朵红的更加厉害了。“三日月殿很喜欢甜食啊,粽子大概您也喜欢?”虽然彼此表明心迹了有一段时间,在若有似无的暧昧调侃下,一期一振还是紧张的绊了好几下舌头。

“喜欢是喜欢,但是突然感到苦恼了。。。”三日月忽地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小勺子。

“誒?”

“要是先吃了布丁,一会儿就吃不出一期煮的粽子的味道了。要是等着先吃粽子,就吃不出这个草莓布丁的味道了。怎么办好呢?”老人家单手托着脸颊,笑呵呵的看着对面的人整张脸红扑扑的。


ps:最后咸粽子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咸粽子万岁o(^▽^)o

==================================

日本的粽子不是直接用米做的,一般将蒸过的糯米像做年糕一样捣碎,再用蒲叶包成锤子状,吃的时候似乎是沾糖/加糖黄豆粉。。。也就是说,都是甜党吗QAQ

吃过一样甜的东西再吃另一个甜的东西味道会盖住,希望这样的逻辑没有太难理解。

评论 ( 14 )
热度 ( 94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