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譬如飞鸟·第二章(一期三日 哨向)

重申一遍,架空历史

================================

今天也是令人愉快的日子,因为她的首席是这样说的,“真是个好天气”。

在这个差不多一切事物都在移动终端上解决的年代,支在深色桌面上的手腕前,修长白皙的指尖、食指比拇指略低的一扣,其间夹着的却是一支比标准略细的钢笔。金属质地的笔身深蓝仿若夜空,一如那被轻拨到耳畔,沿着典雅的轮廓安然垂落的发丝。

笔杆在空气中划出细微而繁复的轨迹,她听说过有别出心裁的哨兵赞美那黄金的笔尖在纸张上摩擦,墨迹在铱粒的转动下蜿蜒的声音如同一首优美的歌。虽然悄悄腹诽过这一定绞尽了脑汁的讨好,但也不得不承认,当握着笔的人拇指微微向上一滑,手腕自然的向外翻动,自然的吐出一口气将笔放下的时候,她仿佛见到一位穿着华美狩衣跪坐在案几前,方才提笔写下一行隽永短诗的贵公子,在短暂的抬眸间穿越时光而来。

“真是个好天气。”放下笔的男人小幅转动着手腕,像是才注意到,或是早就注意到,又或许这两者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侧头对上她的眼睛,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上流露一抹笑意。

“您要把下午茶放到小花园进行吗?”半年前从代理首席退居首席助理的杉田美纪子发现本该督促首席完成文件工作的自己这样脱口而出,还是禁不住的脸红起来。为什么就是没培养出一丁点的抵抗力呢?哪怕如此这般的对话几乎每天都一模一样的发生。哦,说几乎是因为总有几个下雨天嘛。

在助理懊恼的反思中,宽大的办公桌后传来浅笑般的击掌声,高背椅向门口的方向旋转了小六十度,端坐其上的人十指交错,露出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笑容。他微微前倾了身体,“阅读理解满分,小美纪子----但是,真的不能多要一份千鸟馒头吗?”

随着急转直下的语气和内容,男人细长的眼睛睁得大了一些,眼角上翘的样子仿佛勾着无限的期待。她几乎就要动摇了,怎么能不动摇,那波光流转的眼神就像你一答应就照亮了整片星空。。。可是想起昨天首席大人提出想吃后,厨师(男)毫不违心的端上来的快有半个拳头大的章鱼‘小’丸子,助理小姐坚决的摇了摇头,“不行。”

“誒?”“真的·不行。。。您的点心已经每次都是巨无霸分量了。”女性看了看办公桌后的身材,视线在每一颗扣子都扣得好好的,却依然看不出任何弧度的小腹扫荡了几圈,透着一丝怨念的咕哝起来。

“可是会被鸽子吃掉大半啊。。。”某个也许、可能、大概、应该是被誉为不知后有没有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的S级向导,颇有些委屈的歪了歪脑袋,“那群鸽子一定是战略武器,从天而降,声东击西,太凶猛了。。。”

那您为什么还每天坚持去露台花园喝下午茶,不对,这说法从一开始就有问题吧槽点太多了啊。。。“我会让他们码的紧凑一点的。”助理无奈的说着,一边按响了通讯器。

“那些人是怎么回事?”她刚才和炊事班有些激动过头的班长联络完,括弧包括捂着话筒威胁对方不许加寸加码不许捎带附赠,首席的声音将她吓了一跳。抬头一看,首席向导已经从座位上离开,走到窗边俯瞰。

O市的哨兵向导管理基地,也就是俗称的“塔”,采用的是和大部分培训学院相似的双塔设计,也就是哨兵部的塔楼和向导的塔楼是分开的。优点是哨兵不用时刻受到未结合向导的诱惑,向导也不用时刻担心自己有楼上或者楼下有个控制力不良的哨兵,但缺点是在哨兵需要向导安抚的时候,他们不得不祈祷医务室的值班人员有空,或者提交申请、等待批准,然后穿越广场到向导塔这边来。现在就有这样一支队伍正在向这里前进,而比起训练有素的哨兵来说太过毛糙的神经反应,隔着老远就进入了首席向导的感应范围。

“今天有非学院生的入塔仪式,您有好好注意行事历吗?”首席助理的感应能力并不特别出色,但是有条不紊的工作态度,加上领头的同事以及哨兵里的老熟人和后面比较陌生的精神波动的组合迅速让她得出了答案。

“自首啊。。。一般人数会有这么多吗?”才上任不久的人微微眯起眼,自首是他们对觉醒后没有被塔发现,一段时间后自己主动到塔报到的这类人的称呼。社会对塔的存在向来是褒贬不一的,有人认为塔的存在合情合法合理,有人认为那是一群充满破坏力的疯子的集中营,有自由民权组织致力于解放这个“政府支持的哨兵向导贩卖团伙”,也有激进人士深信哨兵和向导应该从根本上被抹消。

基于战争的阴影还在父辈心中环绕,这一代出生于普通人群的觉醒者,完全自愿来塔的还是少数。矛盾的是,因为近年来xi击事件时有发生,不少人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或者被邻居举报,大龄自首的人数日渐上升。“这种情况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意识到这位不太走心的顶头上司对章程还不了解,助理迅速介绍起来,“一般自愿入塔的人员在完成背景调查后,会按年龄分为16岁以下进入学院低年级,16岁以上根据自行掌握调节能力的程度、对药物是否产生依赖等等决定他们插班的年级。”

“那现在到向导部来是。。?”在对向导的渴求不亚于金矿油田的情况下,他对有向导来自首可不报什么期望。

“大部分都是走个过场,就是参观一下,有少数几名。。。”助理从终端上调出报告迅速查看了一下,“三名被判断为精神力达标,可以尝试唤醒精神动物,另有一名精神轻度受创,需要进行辅助精神屏障构筑。”

“。。。这样吗。”窗前的人似乎思考了些什么,玻璃上模糊的倒映出他略微低垂的眼睫。他忽然转身,表情又回到了在说“天气真好”的样子,“美纪子,让他们把下午茶送到这里吧。”

“啊?哦。。。”实在跟不上首席的跳跃思维,可习惯了的助理还是伸手去按联络器,“等等。。。在办公室吃的话可没有鸽子!”

男人似乎已经忘记了的样子,对着助理的惊叫微微张开嘴唇,眼睛迅速的眨了两下,看着她后悔不迭的样子才回想起来似的,“哦呀。。。哈哈哈哈,那就和美纪子你一起吃吧,呐?”

我成了鸽子的代替品了吗?助理有些欲哭无泪,“随便您怎么样了,我要查查今天的栗子羊羹多少卡路里。。。”

她的妥协让男人喜悦的将眼睛眯成两道月牙,显得有些稚气,又在其间闪过一瞬显得有些深沉的怀念,在快到不可剥离的时间里融合进极有特色的笑声里,“哈哈哈哈,还是和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一样仔细啊,美纪子,让我想想,你那时候还姓,唔。。。”

“雪村,您总是记不住,三日月老师。”看他蹙眉苦思冥想,年前嫁给了结合哨兵的年轻向导认真的想了想,“比起我来说,还是您的样子。。。好像昨天还不得不在校园里到处找、我是说,‘不定点教学’?”

“啊。。。那时候我也是第一年当客座教授嘛。”三日月眨着漂亮的眼睛,努力做出‘所以迷路了也很正常’的表情。

美纪子不由感到一阵晃神。六年前,当她还是中央学院六年级向导班的学生,和同学一起在教授迟迟没有出现的教室里听到‘请前往能看到茶话社的湖边草坪’的广播,疑惑着这是什么新型测试,一边匆匆向大致的地方赶去,就曾在抄手站在亭子中的男人脸上捕捉到这样一闪而逝的表情。

然而那时,他们多半因为认出了新教授的身份,以及惊讶于那更胜传言的容姿,都没人敢往这方向猜。于是那人悠哉游哉的走出来,叫他们席地坐下,“我看到茜草在这里生长----分享伤痛,我想以这四个字为主题,展开接下来一年的精神操作课程。我是你们的导师,三日月宗近。”

“是啊,本来我可是宿舍-教室-食堂三点一线的呢,结果上了您的课之后。。。”她回忆起所有人从膜拜般的敬仰,到疑惑,到无语,最后破罐子破摔的每天跟着这出门转个弯都能迷路的导师满校园游荡,终于也忍不住笑起来,“结果我们都被您带坏了,毕业了也到处乱跑。”她想起来收志愿单的前辈满脸不解,‘明明每届出色的向导毕业生不是申请中央塔就是附近的研究单位,怎么这届全往外面跑了?’

“这可不在我的教学计划内啊。”走回办公桌后的男人一边推卸着责任,一边分明把嘴角的弧度又扩大了一些。

曾经的学生有样学样的眨眨眼,不管真假都没去戳破。反正对她而言,大概正是这些半强迫的,仿佛漫无目的,可又渐渐乐在其中的奔走,让她找回了去关注,去探寻这个世界的期望。毕竟。。。她原本,也是在向导贩卖事件中失去了家人,因此才不得不进入塔附属学院的。

二十四年前,以第三世界国家为主战场的又一次全球性的战争,在历时三十九个月,造成了前所未有的伤亡后,终于在遍地哀伤中尘埃落定。然而十年过去,当政治体系和经济生产迅速恢复,一个大部分人没有想到的战争遗留问题却突然再次打破了平静。

哨兵和向导的强大永远在战争中体现的最为淋漓尽致。在战时政策的默许甚至推波助澜下,大量人口贩卖组织四处活动,用极少的粮食、金钱,或者拐骗,强掳,从无力掌控哨兵和向导的地区将他们带走。这些组织在战后继续猖狂,然而被战火严重打击的第三世界国家,哨兵以及更珍贵的向导的觉醒率逐年降低,惊人的利益让这些组织将手伸向了其他国家,瞄准了直系亲属中有人觉醒或半觉醒的家庭。

她的祖父母是一对标准的哨向结合,但父母都是普通人,所以她和两个弟弟一直过着平凡而一无所知的生活,直到貌似失控的大卡车撞进家门,从车上下来的,包裹的让人想起山里的野熊的大块头,毫不犹豫的对她的父母开了枪。

她看着父母倒在血泊,声嘶力竭的尖叫,身体里仿佛有一部分冲了出去,扑到那个人身上拼命撕咬。她那时还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但她看到那几个熊瞎子一样的人脸上露出狂喜的笑容。

她是幸运的,救援在她和弟弟们被带走前及时赶到,她那时已经快要崩溃,死死抓住弟弟的手用力到让他们大哭起来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冲入大脑向她包围过来的情绪将她淹没,像被压在泳池底下、重的要把她压垮的水流卷起漩涡,她找不到自己在哪里,恨不得把头敲开如果这样能让这些噪音统统消失。

忽然沉沉的睡意向她涌来,所有的杂乱退潮般消失,一个穿着似乎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女性站在她面前,温柔的脸上写着同情。在那个瞬间她感到了,周围的那些士兵身上,有些愤怒,有些冷静,有些有一丝怜惜,但他们心底都若有若无的,和杀了她父母的人一样,期待着,喜悦。

为一个新的向导的诞生。

那时候她以为她明白了,看透了,向导的价值就是很多人都想要你,却没人在乎你是谁。一瞬间怨愤淡了,复仇的心也淡了,剩下无尽的痛苦和迷茫,甚至不敢去想为什么救援来的这么‘快’。等到醒来后,浑浑噩噩的在劝说下签了字,反正她已经被找到了,逃不掉,塔给的补助还可以养活自己和弟弟,反正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反正就这样了。

在那之后她见过很多这样非正常觉醒的向导,躲躲闪闪,小心翼翼,一个眼神他们就可以认出同类,然后默默的抱团。他们规规矩矩的学习,等着毕业,然后被安排到哪里工作,反正向导肯定有一个算一个被瓜分的干干净净。有时候看着违反校规的哨兵学院顶着大太阳背着重物被老师罚跑,可回头还是满不在乎的照犯,心里荡起一丝羡慕,但在那些哨兵嘻嘻哈哈的看过来的时候,又不得不在惶恐的驱使下迅速离开。

三日月宗近的出现完全是一个异类。这个人可以很优雅,也可以很任性,明明年纪不小了,却又很迷糊。有时候神经大条的让人想哭,比如自己是未结合的向导还晃晃悠悠跑到哨兵的训练楼下喝茶,害的他们一个个急得以为去晚了他们的教授就要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了,结果人家好端端的在那里给哨兵训练生排排坐分果果。

但三日月宗近毕竟是三日月宗近,活着就已经被写进各种档案记录传记教科书的传奇。尽管本人一再强调,人们神化了向导的情绪感知能力并把它和文学作品中无所不能的读心术结合在一起,但她真心觉得,这个人可以在你毫无所知的情况下,轻易地看穿所有心思。

如果有人能讨厌这个人的话,一定是惧怕被看穿心底的肮脏不堪,因为这位大人是那么,温柔,像他的精神图景一样,静谧而遍布微光,将一切伤痕在多云的月夜中抚平掩盖,然后重新点亮火种。

能将陷入神游的哨兵呼唤回来,能将狂化的哨兵安抚,向导中最为神乎其技的一位。‘能遇到您真是太好了’,她将送来的下午茶托盘放到办公桌一角,看了一眼低头注视着移动终端的人,端着拿小碟子盛着的一块羊羹悄悄地退了下去。嗯,先去群里晒一下再说。

至于三日月面前的终端上

IDxxxx16250121 13:55:23

栗子羊羹.jpg 下午茶,哈哈哈

IDxxxx17920819 13:55:58

你也在喝下午茶啊,点心真少 

巧克力慕斯千层蛋糕.jpg 拔丝苹果.jpg 芒果班戟.jpg 

IDxxxx16250121 13:57:02

是吗,被人说这是‘巨无霸’分量了呢。。。

IDxxxx17920819 13:57:26

你这个顶多儿童套餐级别吧??木糠蛋糕.jpg 香蕉薄饼.jpg 牛奶冻.jpg

IDxxxx12600716 13:58:00

我佛瓷杯.jpg

IDxxxx16250121 13:58:09

咦咦咦咦和尚庙的你居然在!

IDxxxx12600716 13:58:21

......

IDxxxx16520325加入了群 五是个好数字

啊哈哈这个季度的模范哨兵又是我,怎么样??怎么样!!

IDxxxx16520325被管理员IDxxxx09900423踢了出去

管理员IDxxxx09900423将群名改为 五是个很好的数字

IDxxxx17920819 14:00:20

我打赌明天会改成 五是个非常好的数字

IDxxxx16280611 14:00:41

重点难道不是。。。这位@xxxx09900423 潜水多久了?

提示:IDxxxx09900423 不在线

IDxxxx16280611 14:01:11

呵呵。

IDxxxx17920819 14:01:44

。。。可怕

--小窗(IDxxxx09900423)

IDxxxx09900423 14:00:45

明天我过来一趟。

IDxxxx16250121 14:00:51

好 ^ ^

IDxxxx09900423 14:00:58

少吃点心,吃饭。

屏幕前的人忍不住微微牵起嘴角,就在这时,紧急呼叫的铃声响了起来。他的助理快速走来,神情透着一丝焦虑,“一名新人哨兵在构筑屏障时情绪失控,负责辅助的向导进入了混沌状态,可能引起连锁反应!”

“别露出这样慌慌张张的表情”,三日月宗近起身轻轻抖了抖衣领,长款军服下摆流畅的在身后飘起一轮弧度,“走吧,去看看。”

========================

看日期猜人?好吧可能不看日期还比较简单。。。捧住振哥的小玻璃心,下章就放你出来,安心作者码字的时候三行看一眼标题。

把用作ID的六串时间(年月日)对应的刀和事件猜出来的话,我赠送内容不限点文一次怎么样??

评论 ( 15 )
热度 ( 93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