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随波逐流·第四章 (神秘博士AU 一期三日)


让我们从一次美好的误会开始 :D 终于能写一期三谈谈恋爱逛逛宇宙的部分了,前面写的心好累啊。
======================

“起床!”“起床了一期哥。。。”

他真的不是在想哈士奇和萨摩耶叫主人起床的区别,不过,“拜托从我肚子上下去,厚。”

“哥你要迟到了。”黑色短发的少年精神的跳下来,落在地板上咚的一声,他几乎可以想象到楼下餐厅里的人大声抱怨抖落的灰尘,应该会是药研或者后藤。

但是,没有。

“因为一期哥最近很辛苦的样子,大家说让你多休息一会儿,所以保持安静除非,嗯,除非厚把房子拆了。”头发软绵绵的少年说,他坐在床边,半个脚掌还踩着地,让他更像是小心的蹭在那里。

“谢谢。”他有世界上最好的家人。一期一振坐起来,摸摸五虎退的头。容易害羞的孩子支支吾吾的快说不出话,好半天才拼出来一句“乱姐说,有事找你”,转身跑掉了。

一期一振洗漱好走下楼,不意外的看到亮橙色长发的背影一边用筷子分开黏在一起的荷包蛋到每个人碗里,一边悄悄瞟着楼梯口。‘退啊,不管怎么说,乱他真的不是你姐姐。’一期一振小小头疼的看着自家性别意识稍微出了一点点问题的弟弟擦干净手抓起叠好放在沙发上的大衣跑到自己面前。

“我把它洗干净了,而且破的地方也补好了。”乱期待夸奖的仰着头。

“希望这次没把袖子缝错口。”一期一振顶着弟弟‘它根本没有掉下来’的眼神拎起大衣抖了抖,最后还是绷不住的笑了,“手艺越来越好了,不过,我还是不会同意你把校服改成短裙的。”

以为会看到怏怏的神情,准备许诺一个额外的小蛋糕时,一期一振却发现乱一副还有后招的样子。留着女孩般靓丽长发的少年眨着湛蓝的眼睛,垫着脚让自己显得更高更有气势些,一只手背在身后。

“我在大衣里发现了有~趣的东西哦。”乱神神秘秘的说,手指里漏出一截细细的链子。

“那是什么?”一期一振的不解的说。

乱和上次负责洗衣服的秋田互看了一眼,‘搞错了?’‘不会吧。’他们异口同声的,“这不是你的吗,一期哥?”

“我可不记得。你们从哪里找到的,别拿错了别人的东西。”一期一振说着,伸手示意乱交给他,那链子上吊着一枚金红色的坠饰,光泽并不普通的样子。

乱自己也不确定,犹豫了下便摊开了手。掌心里躺着一只怀表,链子正是与其配套的。“就是在一期哥你的衣服里找到的呀,链子都松掉了,好险夹在衣领里,不然都不知道会掉哪儿去。”

他多少对正式场合的着装有些研究,这种双头表链是再经典不过的维多利亚风格设计,可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买过这样考究的东西。而且这个怀表,他拿起来,打量着表壳上光滑的部分组成圆圈套线条的图案,等等。。。

“对,这是我的。”他喃喃着,一缕记忆突然从脑海中钻出来,“是的,这是。。礼物。。。”可是是谁送的呢,想不起来,什么时候的事,想不起来,但又好像,不那么重要。

只要记得这只怀表1)是自己的就好。

电子表发出了两声鸣叫,‘不好,真要迟到了’,一期一振突然惊醒一般,把怀表和链子一股脑儿揣进口袋里,从桌上拿了一个荷包蛋三明治,“确实是我的,谢谢了乱,不过裙子我还是不会答应的,你是男孩子。”

他在乱喊着‘一期哥好狡猾’的背景音里夹起包匆匆跑出门。

就在离地铁站只剩两个路口时,他不得不注意到,那座出现在路旁空地上的雕塑。

一只蜻蜓落在绒球似的花上。它停栖在那里,让巨大的双翼平摊在阳光下。那两对纤毫毕现的翅膀几乎有一米长,自然不是真物,折射着斑斓多姿的色彩,让人疑惑那是玻璃或者更加柔韧的东西。

可是这座雕塑昨天在这里吗?他竟记不得了。或许是新建的吧,又或者从哪里搬来?来往路人也频频向它投去目光,只是他们都太忙碌了,就算觉得奇怪也只好匆匆路过。

真是怪不得青江说前几年有个挺呆的类人外星人在街上晃了十来分钟,愣是没人搭理呢,谁也不愿意惹上麻烦。

这么想着,就见到一个人优哉游哉的从蜻蜓雕塑后面晃了出来。

“。。。三日月?”他不得不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视线落点稍稍移动,聚焦在雕塑上,“也就是说,这是Tardis?”

三日月也有些惊讶的样子,摇了摇手打招呼,待一期一振走到近前,他宠溺的侧眼看着Tardis此时的外形,“想念我们的朋友,从一分别就开始了----雷恩,石炭纪时的巨脉蜻蜓,当然名字是她起的。”

史前生物,他承认这非常壮观、神奇的生命进化,不过这也能交上朋友?还是说,他们对大的东西真是有非一般的好感啊。

“我不小心晕倒了。”三日月把手搭在蜻蜓的翅膀上,他眨了眨眼,仿佛不太好意思的,“我忘了地球上的空气成分有过剧烈的变化,没穿防护服就走出Tardis,结果半个小时后就出现了醉氧反应,意识不清了好一会儿直到我的呼吸系统调整过来,那时候它就在我身边。”

他蔚蓝的海水一般的眼睛看向一期一振,“哦,我只是觉得你想知道这个。我把心灵感应关掉了,未来的我说人类不喜欢被感知到意识,那会让他们觉得是窥探隐私,我想他是对的。所以,很抱歉,上次,我还以为心灵感应在地球上也是常见的。”更正,那双眼睛就像海水的表层,阳光完全穿透的地方,清澈,明亮。

“额,没关系。。。”一期一振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一方面他确实觉得轻松了些,另一方面,就这样坦诚的说出来,这位时间领主还真是。。。心真大啊。

“这么说,你又在未来遇到自己了?就像上次说的,定点事件?”一期一振不由好奇,这对人类来说是不可能的事,还有人坚定不移的相信遇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存在就会死去。

三日月把手指抵在嘴唇下,思索的样子,“以我的时间线来说,是的,我遇到了未来的我,这代表未来的我也会遇到自己。以地球的时间来说,那发生在过去,嗯,18世纪。”

一期一振庆幸自己没有被绕晕,这还要多亏了三日月身上的衣服,“原来是这样”,他真诚的赞美,“和服很漂亮。”

“谢谢”,三日月抬了抬一边的袖子,“不过穿起来真是好麻烦,那个时代还好,现在要找着装师不容易呢,还好‘我’给我留了地址。”

所以是特地找人帮忙穿上的吗,不太懂你们时间领主了。“可是,现在不需要穿和服了吧。”如果只是需要融入环境的话。

三日月脸上明显的出现了两三秒呆愣,然后他歪了歪头,“我很喜欢这身装扮啊,现在不能穿了吗?”

是没想到吧,一期一振脑袋里两个小人一个在说‘忘记了就别狡辩啊’,一个捧着脸,对外星人使出的歪头杀可耻的萌了。悄悄把两个小人抹掉,一期一振摇了摇头,“也不是,节日和景区还是有很多人穿传统服装的,就是有些时候会不太方便。”比如他是如何都无法想象三日月穿着这身看上去就很贵的装束坐在快餐店里,说起来,这套衣服算是古董了吧?

“这样啊”,三日月点点头,“那上野公园那边能穿吗?”

上野公园穿和服的人还是很多的,一期一振刚想点头,忽然疑惑,“你去那里做什么?”

“去上班啊。”三日月理所当然的说,“和未来的我说好了,既然我想体验地球生活,他想要个假期,为什么不交换一下呢。对了!”他指尖轻轻相抵,期待的看着一期一振,“你也是审神者的成员对吧,能带我过去吗,我找不到路了。”

“啊,哈?”姑且不论那个让过去的自己替自己上班的神奇方式,有Tardis在为什么会迷路,上次不是直接停到大门口了吗?

“你还不知道吗?”三日月看上去比他更疑惑,“审神者应该最近把防御系统更新了吧5),Tardis现在没法儿直接过去,我在东京又没有其他坐标,Tardis就自己跑到这里了。”

坐标,一期一振想了想,“如果给你GPS坐标或者经纬度的话,你能到找到位置吗?”

三日月摇头,“时空穿越可比那复杂多了,现在的地球科技是无法参考的。”他看了眼一期一振有些尴尬的样子,笑了笑,“而且Tardis也需要充能,所以她才把我带到这里,正好在一道古老的时空裂缝上。”

“她需要充能?”时空裂缝又是什么,听上去有些危险的样子,一期一振忍不住往脚下的水泥地上看了看,当然什么也没有。

“Tardis自己能从时空漩涡2)产生能量,不过有时候也需要从外面补充。她的能量来自时间,时空裂缝产生的辐射就是很好的能量来源。你可以想象一座休眠火山产生的地热能,对了,就像温泉。”

他可不太能想象一栋大房子或者一座蜻蜓雕像泡温泉的样子,不过,大概就是很舒服的意思,一期一振不由勾了勾嘴角,他都想不起来上次泡温泉是什么时候了,只隐约记得手忙脚乱的。

哦,等等。。。“天呐”,一期一振划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只看了眼开头数字他就知道,自己完全、彻底的迟到了。在心底发出哀嚎,虽然烛台切没给他具体的上班时间,名义上他现在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一期一振就把那当作标准了,毕竟,迟到是不对的这样的认识已经深深刻入脑海了。

上班第二天就迟到,简直不能更糟糕了。看着面露关切的三日月,一期一振放弃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是事出有因,他苦中作乐的拿捏着腔调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那么,我是否有幸带您体会一下21世纪的大众交通方式?”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带着一个穿着漂亮和服的外星人在地铁上的原因了。

“呼,我现在能理解你为什么要用‘挤’了,很准确。”三日月小小的呼气,一开始他还疑惑,从他的地球知识包里不是该用乘地铁或者坐地铁来表示吗。

“现在还算好了,再早一个小时简直是战场。”一期一振苦笑着说,当然声音放得极轻。已经过了通勤高峰,他们在地铁上至少有空间好好站着,而不是被挤成沙丁鱼罐头。

“人这么多啊”,三日月微微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一般,“为什么车厢做的这么小?Gallifrey的穿梭箱都比这大多了。”

好问题,一期一振表示他也不知道,“那Gallifrey有多少人?”

“唔,除了学校和学龄前的孩子,管理者和没有成为时间领主的人,其他人很少停留在Gallifrey,毕竟我们一直在宇宙中旅行,常驻人口大概是八亿左右吧。3)”三日月回想着,“而且Gallifrey本身也比地球大。”

地球上都有将近80亿人了,这样一想这个数字真是挺少的,一期一振想着。这时,车厢突然震动了一下,像碾过凸起似的向上一抛,站在两人附近的一位女性不小心倒了过来,撞在一期一振的手臂上。她急忙道歉,然后像这才注意到似的,悄悄从眼角打量着身着古装的三日月。

一期一振没有留意她的小动作,重新稳住重心后,他抱歉又无可奈何的对眼前的人说,“这条线路比较旧了。”这么说可能有些奇怪,但是作为地球人和邀请者,他多少有种接待访客的责任感,地铁不给面子的又是一阵震动,一期一振一边抓紧扶手,一边努力防止旁边摇摇晃晃的人撞到他们,咬牙道,“现在我觉得你的理论是很正确的。”

“还是大一点好。”他们异口同声的说。

这一句音量略大,方才那位悄悄窥视的女性面色古怪的离他们远了些,也有别人投来狐疑的目光。一期一振转回头,竖了一根手指在唇前。三日月眨了眨眼,一样竖了根手指在唇前。两人对望着,不由都笑起来。

“他们好像之前都没有注意到你。”一期一振小心观察了一下,确定两人不再是视线焦点,才又用极轻的声音说。

“Tardis的钥匙有感知过滤,普通人不会轻易注意到我,我们可不想一到另外的星球上就被抓起来。”三日月一样小声的回答。

“可是我刚才。。。”三日月一从Tardis里走出来他就看到了。

“只是很低级的,下意识的忽略而已,离隐形差得远了,毕竟我们也要和人交流。”三日月解释,他轻快的眨眨眼,“而且你确定自己是普通人?”

我难道还能是外星人吗?土生土长的呀,也没有特异功能。一期一振大汗。

“我的意思是,你可是审神者的成员。”三日月微笑着说。

好吧,这点上他可能是离普通人有点远,一期一振沉默的点点头。就在这时,状况连发的地铁猛地减速,最终停了下来,在一个并不是站台的地方。

安静的车厢里渐渐传来议论声,怎么回事,故障了吗,低头看手机的、带着耳机听音乐的、闭目养神的、因为迟到而抱着手一脸焦虑的人们纷纷四处张望起来。

如果说这时大部分人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当头顶的灯光闪了几下,忽然陷入一片黑暗时,故障就再明显不过了。

“可能是电力出问题了。”一期一振说,在应急灯的帮助下他倒还看得清三日月的脸。车厢里也有人这样说着,让大家冷静,虽然那声音本身不太有说服力,四周陆陆续续打开了手机的灯光照明,议论的,小声抱怨的,最后在几个年长的声音呼吁下安静下来,光线也放到了降低的位置,不再对着人乱晃。

很快会恢复吧,修理人员很快会出现吧,人们在通风系统断断续续的工作声中这样希望着。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视觉渐渐习惯了黑暗,情绪却没有得到相应的缓和。

终于有人问出口,“车长广播呢,为什么没有听见车长广播?”

一期一振心里一沉,是的,东京的地铁开通了不止几十年,相应的事故处理都是很成熟的,车长第一时间就应该对全车通报,承认故障发生远比隐瞒高明。

滋滋的电流声在陈旧的车厢中窜动了数下,啪的一声,连应急灯光也熄灭了。黑暗落下的刹那响起几声细细的尖叫,然后是手机苍白刺眼的光束四处乱晃,接着响起安慰的声音,最后又归于平静。

应该发生的没有发生,不该发生的事一件又一件发生,这种情况下,不安就真正袭来了。

令人窒息的黑暗和寂静又过了几分钟,能够若无其事的人真的没剩下几个了。

“真的是电力故障吗?所有列车都停下了吗?”有个声音惊慌颤抖的说,“我们是最后一节车厢吧?”

“怎么了?”三日月不解的问。

一期一振深深吸了口气,这就是最后一节,因为后面的车厢更空他才选择了这里。现在车厢里太安静,一点声音都会被别人听见,不想引起恐慌的传播,一期一振拉住三日月的手臂,凑到他耳边,“他是害怕追尾,如果是这辆车的问题,或者只是区间供电故障,后面的车可能会撞上来。”

他下意识的觉得三日月是不会因为这点事感到害怕的,触碰到时却发觉有些不对。隔着光滑的布料传来的温度好冷,他们又不在空调的出风口上,只可能是三日月自己身体发冷。

也许他想错了,三日月不是不会害怕,即使他是个来自高度发达星球的外星人。想想看,如果这时候把现代人扔回几个世纪前断了轴的马车上,一样是束手无策的吧。

“没事的。”他脱口而出,“不会发生这种事的,只是广播和灯光都故障了,人在黑暗里容易胡思乱想。”

三日月呼吸短短的停顿了一下,他们的身高非常接近,缓慢、或许是因为犹豫而略显虚无的声音在一期一振耳边说,“宇宙中,几乎所有的生命都对黑暗有种莫名的恐惧,但那并不是错误的。”

“有一种生物,它们活在黑暗里,它们的样子就是黑暗本身。它们遍布宇宙,可能在任何一片阴影中藏身。当它们找到血肉的时候,只要一瞬间就能从身体上撕扯下来。我们叫它Vashta Nerada,空气食人鱼,或者,吃人的影子。”

喉咙忍不住吞咽了一下,一期一振感到手臂上微微发麻,“但是它们不在这里吧,新闻上从来没报道过这样的事。”说完他自己恶寒了一下,说不定是没有被报道呢,那些在地铁自杀的人真的是自杀吗。

三日月恰好在这时候回答,“是。。不是每片阴影都有它们,但每片都有可能。”他张合的嘴唇轻轻碰到一期一振的耳根,和呼吸一样发凉。

一期一振意识到时,已经反手捂住了三日月的嘴,而且另一只手半搂着他的头,“好了,不会有的,不担心了。”一期一振只是觉得,三日月一边害怕还要一边说着这样恐怖的话,实在像是吓坏了。

三日月整个人都绷紧了一下,然后他在一期一振手掌中点点头,有些委屈的样子。

一期一振松开他,“抱歉”,小声的说着,收回手。

车厢里有人叫起来,一个趴在车厢连接处仔细张望的家伙说,“前面好像还有灯光,好像有声音,他们好像动了!”一连三个好像,却把车厢里沉寂的情绪一下子调动起来了。

“糟糕。”一期一振立刻感觉不妙。他这里完全看不见,就算那个人说的是真的,前面的车厢没有断电,那也至少是两三个车厢以外。但人是很害怕差别对待的,想到别人知道的事就我不知道,躁动焦虑的情绪就会飞快蹿升,更别说他们本来就为身处最后一节车厢的事情惶惶不安。

“要不到前面去吧”,“他们要走了吗”,“车长说了什么”,“去问问该怎么办呀”。在一连串问题声中,人群渐渐向前靠去。

每个车厢是连通的,但是他们并没有那个空间,刚过高峰期,连最后一节的座位都还是满的,前面只有更挤。

会造成混乱的,一期一振想要阻拦,但并没有很好的办法。“你对车厢里的广播系统熟悉吗?”三日月忽然问。

“我只知道它在哪儿”,一期一振下意识回答,“你要做什么?”

从之前的报站音上至少后面有一个,三日月探头张望了两下,朝人群中钻了过去。一期一振急忙跟上,说着借过伸手帮忙分开人群。因为和大团是反方向,他们倒没有遇到太大阻碍,一期一振凭着印象找到了那个塑料壳子,只见三日月毫不犹豫的摸出上次那个发着蓝光的东西对着它照了起来。

嗡嗡的响声没过几秒,发出嘭的一声响,几乎可以想象浑浊的灰尘炸起来的样子。三日月后退了一小步,撞到一期一振身上。

同时,夹杂着噪音的车长广播声响了起来,一段请乘客保持冷静,按次序转移的语音以日语和英语重复循环。再过了几秒,应急灯也亮了。

人群中传来不少松了一口气的声音,许多人奇怪的向这个突然工作了的广播口看来。三日月若无其事的抄起手,音速起子塞回袖子里,安静的就像那是一只笔。

小二十分后,他们乘坐被紧急调来的空车终于到了目的地。一期一振走出地铁深深呼吸了一口公园的新鲜空气,自嘲道,“我想没人会怪我们今天迟到了。”

“这是好事吗?”三日月笑着说。

“哦不,还是不要再来一次了。”一期一振求饶,连连摇头,“我也被吓坏了啊,胳膊下面都是汗呢。”

三日月惊讶的微微睁大了眼,“看不出来。。。那你还好吗?”

“现在没事了,感觉最近心脏坚强起来了。”不坚强也不行啊。一期一振感慨,“你也还好吧?”

“怎么?”三日月浑不自知似的问。

“额,刚才你心跳很快的样子,稍微有点担心。”就是刚才三日月碰到他身上的时候,一期一振自然的从背后托了一把。

“哦”,三日月低头自己感受一下,没觉得有哪里不正常,疑惑的看着一期一振,“哪一颗?4)”

僵硬。一期一振终于发现,他可能误会了什么。

三日月看着他的表情失笑,向前走去,“原来你真的是普通人啊。”如果换做审神者里那些人,每个都有自己的办法应对这场事故吧,未来的自己说一期一振只是个普通人,他还有点不可置信呢。

一期一振听的不是很清楚,几步追上去,“什么。”

可是,如果你真的是个普通人,那又为什么是你呢?三日月看着那双金色的眼睛,摇了摇头,“只是忽然想到”,他看了一眼公园中盛开的樱花,愉悦的勾起唇角,“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那年的樱花也开的很好看。”

“是同一年啊”,一期一振忍不住说,“一样的樱花,你昨天还在这里。”

“啊,是这样吗。”
==========================
1)重要道具怀表get,看过原著的各位,我只说一句,不是变形拱,一期一振君乃土生土长地球人。(当然这不代表他后来也是地球人。)
2)时空漩涡,又名TARDIS之心,可以将任何东西分解成分子和原子,透过它可以看到宇宙从出生到灭亡,当然看一眼的代价也是很大的,帅帅的Jack上校都变成大脸了呢。。。顺路一提万年冷门的作者在DW依旧是背叛主流的杰刀党。
3)这个数字是作者瞎扯的,原著仅在博士之日中提到咖喱星上那时候有2.47亿个孩子。不是每个咖喱星人都是时间领主,原著提过考试通过率是51%但这只是其中一场考试,非时间领主的咖喱星人似乎不能重生,当然也没有Tardis。
4)时间领主有两颗心脏,体内温度是15度。所以,一期,美好的误会啊。

5)不是很重要的说明,懒得改顺序了。防御升级可以当做就是今天开启的,三日月(3-)刚好撞上,时间领主们并不会介意,因为未来的敌人中也有会玩时空穿越的,所以各国的外星人总部都是防时空移动的。之前,嗯,早之前是技术没发展出来,为什么具体是今天可以当做龟甲小朋友的私心,以前让未来版本的三日月(3+)随意进出。设定时间领主们在这里(至少在日本)和人类的关系比原著的博士好一些。原著里形容UNIT基地防御直接叫Tardis-proof(防塔迪斯)呢,防火防水防塔迪斯,好想笑。。。(奇怪的笑点)

评论 ( 2 )
热度 ( 53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