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关于日蚀和盂兰盆 (一期三日)

作者奇葩的脑洞又来了。好久没写本丸设定了啊明明这才是我最喜欢的一个OTZ

以及作者写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两件事串到一起的,明明我只是想写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开玩笑的(别打

资料参考:《丰臣家族》,《目连始末》,以及有捏造。日本的目连戏基本是按照公元七世纪左右传入的《佛说盂兰盆经》中的记载,这里为了丰富内容,参考了部分南宋时期的《佛说目连救母经》。

=======================================


被称为本丸的地方究竟在哪里,没有人说得清楚。它必然不是在人类和付丧神们曾经生活过的现世,但又以某种奇妙的方式与现世关联。所以说一些人世的现象,也会在本丸出现。

因为审神者忙着帮新到来的两把太刀提升练度,为了连战队忙碌了一把的短刀们现在正清闲的在庭院中游戏。也不知是谁先注意到的,“那是什么。。。太阳它。。。”本丸上空持续放射着光和热的天体,从西边上弧开始,渐渐缺了一块。

“这是日蚀吗?没想到在这里也会看到。”后藤交叉起手指,从指缝间看着明显暗下来的发光体,虽然是少年模样,短刀的存在已经经历了很长时间,即使没有亲眼见过也多少有听说,毕竟在以前日蚀可是被人们议论纷纷的大事件。

随着太阳缺损的部分越来越多,颜色慢慢变成了橘红,当那圆圆的黑影完全移动到中央时,天空漆黑的仿佛午夜,只剩一轮浅金色的圆环高挂当空。

“呜,好黑。”五虎退把活泼的小老虎们抱在怀里,“啊、老虎君不要乱跑。”不知道是不是抱得太紧了,个头最小的一只不舒服的动了动,从兄弟的缝隙间哧溜地滑了出去。

白头发的短刀急得险些哭出来,蹲下身在地上摸来摸去,不但没有找到落跑的那只,反而怀里的差点都跑了。

“这里。”有人拉了拉他的手臂,不大的手掌里托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塞进蹲在地上的短刀怀里。

无疑就是那只调皮的小老虎了,五虎退大大松了一口气,“谢谢你,小夜君。”

边上似乎传来了低低的‘切’的一声,还有膝关节活动的声音夹杂在抱怨似的咕哝里,“急什么,天亮了再找也一样啦。”就站在另一侧的药研听得一清二楚,无语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吃醋的太明显了,厚。’

就这几分钟的时间,被遮住的太阳又从边缘露出一点明亮的光来,“呜哇,好漂亮。”橘发的乱刃短刀惊喜的几乎跳起来,“好像戒指一样啊。”

“嘛,是挺神奇的。”随着天色慢慢正常,短刀们的议论声也渐渐轻松起来,还有人相互玩笑着,“呀,你刚刚吓坏了吧,脸都白了。”“你才是,说话都结巴了。”

“不过,日蚀究竟是为什么呢?”打闹了一会儿后,有人好奇的问。“我好像有看到过。。。是因为天狗把太阳吃掉了。”经常帮审神者整理她丢得乱七八糟的闲书的平野说。

一时间,目光齐刷刷的汇聚到某个银发的短刀身上。“做、做什么啦”,今剑眨着玫红色的眼睛,忍不住后退了一大步,单齿木屐啪的在松软沙地上踩出一道印子。虽然他有很多打扮跟传说中的天狗差不多,但是、但是这事儿又跟他没关系。

“没事没事”,红头发的短刀咧嘴笑得露出一口白牙,转头朝其他人挤眉弄眼,“这就是传说中的背黑锅吧。”

“什么嘛,我生气了!”三条家的短刀说着把来派的小伙伴追得到处跑,一时间两个机动超高的身影上蹿下跳。。。差点撞上刚转过走廊拐角的两名付丧神。

“请注意脚下啊,兄长大人。”宝蓝色的太刀抱了抱险些跟小炮弹似的撞进他怀里的亲属,浑然没觉得两人的身型配上这般称呼有什么违和,“哈哈哈,这是在玩什么游戏吗?”

看样子出阵的部队已经回来了,“三日月桑,一期哥”少年们喊着欢迎回来三三两两的围了上来,“刚才的你们看见了吗,太阳被天狗吃掉了呢!”短刀们七嘴八舌的描述起来。

“哦,日蚀了吗?而且还是少见的环食,残念呐,看来我们正好错过了。”三日月说着,突然听见蹭在他身边的银发短刀哼了声,低头一看,小天狗嘴巴撅得都能挂油瓶儿了。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的三日月忍不住闷闷的笑起来,抱着名义上还是他哥哥的短刀坐到回廊边上。

“虽然确实是有这样的说法,这里的天狗是中国的天狗,和我们的很不一样的。不过日本的传说里,也有相关的记载。”太刀一副准备讲故事的样子,让短刀们开心的靠着他坐下。一期一振哭笑不得的看着迅速抢占了三日月两边最近位置的弟弟们回头对自己吐了吐舌,冲他们点点头,“我去拿茶和点心。”

这边三日月拢了拢今剑蹭到他下巴的长发,“嘛,目连救母的故事你们知道的吗?”

“目连是佛祖座前十大弟子之一,而且是神通第一的弟子。得证道果后,目连想超度死去的父母,报答养育之恩。他用法眼一看,却发现自己的母亲青提夫人在地狱里受苦。”三日月娓娓道来,“原来目连的母亲生前做了许多坏事,比如派人棒打僧侣,放狗咬孤老之人。有一回目连请她招待来访的客人,她却不给客人一滴食水,等目连外出回来时,又故意弄得屋子里遍地狼藉,发誓赌咒的说她好生破费,隆重招待了客人。”

“啊,好过分。”“嗯嗯,真的好坏。”

“是啊,所以目连母亲死后堕入阿鼻地狱,目连虽有神通,却不足以消除母亲的业力,他只好哭着去求佛祖。”三日月叹了口气说,“佛祖将目连母亲救出阿鼻地狱,可她罪孽太重,又到了饿鬼道中。”

“目连到了饿鬼道,满目都是肚子滚圆、四肢干瘦,被饥饿折磨的鬼,其中就有他的母亲。他赶紧用钵盂盛饭和水去给母亲吃,可是送到嘴前饭却化成灰炭,水也被烧干。目连没有办法,又去求佛,佛说唯有供养僧人,让十方大德众僧替他母亲诵经超度,才能得以解脱。目连照办,在夏三月十五日造盆盛百样物件,施佛奉僧,于是母亲果然脱离饿鬼道。”

“听着怎么有点耳熟。。。”前田端着下巴喃喃自语,突然一敲掌心,“这不是盂兰盆节的故事吗?”

三日月点了点头,“嗯,这就是盂兰盆节的由来。但是故事还没有结束,目连母亲虽被盂兰盆解救出饿鬼道,但她怨念缠身,竟化为黑狗,追赶太阳和月亮,追上就吞下去,尽管不一会儿就得吐出来,也要让天地陷入片刻黑暗。目连为她诵读大乘经典七天七夜,这才终于将她从狗身中超度,转升忉利天宫。”

“。。。还真是幸苦。”后藤小小的呜哇了一声,突然转念一想,“不对啊,如果那个目连的母亲已经被升天了,为什么还会有日蚀啊?”

“噗”,边上的博多忍不住笑喷出来,“你还真信啦,这是编的啦编的,为了让人信佛而已,就跟商人为了让东西更值钱给它们编造些来历一样啦。”

“呜。。。”一边的五虎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往后面缩了缩一脸要哭不哭的样子。

“你说什么!”后藤一脸不可置信,“三日月桑说的怎么会有错啦!”

“因为,地狱什么的。。。”“别吵了你们把退吓哭了啊啊啊。。。”

一期一振端着托盘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短刀们吵成一团,而三日月抱着今剑看戏似的乐呵着的场景,虽然他是听了一小会儿就觉得脑仁都疼了,“你们----”

话音才刚开了个头,短刀们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他,“一期哥!你来评评理!”还有几只径直就扑向了他,手里的点心盘子。

用吃的让短刀们安静下来,顺便安慰了一下被提到伤心事的弟弟,一期一振头疼的跟他们解释,“日蚀呢,就是。。。”

-----------------------------------------

吃饱喝足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后,短刀们很快又健气满满的玩去了。一期一振在三日月身边坐下,捧着茶忍不住舒了口气,“三日月殿真的知道很多事情。”

“只是打发时间的时候,单纯的作为新奇的知识记住了。”出人意料的,三日月有些狡黠的眨眨眼,“其实我不太喜欢这个故事。”

“誒,为什么?”

听他这么问,三日月似乎很认真的组织了一下语言,“我们的文化里,太阳、天照大御神是非常重要的吧,为什么这个故事里太阳和月亮会这么容易被。。。吞进去吐出来什么的,他们以后看到太阳月亮不会觉得恶心。。。之类的?”

听到这么奇特的答案,一期一振着实愣了一下,险些呛到,“您是开玩笑的吧?”

“哈哈哈,确实。”三日月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其实是,稍微有些感慨。”

“最初的时候,这个目连救母的故事,只有饿鬼道中的那一段,因为那个时候刚刚传入的佛教,最需要的是人们捐献衣食供养僧侣。而那之后,他们的目的转变了,为了增加更多的信徒,就将故事编的更曲折。虽然大体上还是劝人行善的,但总觉得别的意味太重了。。。”三日月转过头看向身边的人,“这样说,您会觉得十分不敬吗?”

“不。”一期一振完全没有犹豫,不如说是意料之中,“您会这样想,是因为您从未想过寻求什么寄托吧。”他顿了一顿,“您信任许多人,尊敬许多人,或许也敬仰许多人,但您视为依靠的,一直只着自己。”

这可是我一直想改变,却又改变不了的东西。

仿佛读懂了他未尽的话语,三日月心下咋舌,呀咧呀咧,“您可真是。。。”

“什么?”一期一振看着有些晃神的人。

“不,没什么。”三日月浅浅的弯了弯嘴角,将视线移开去。但他的敷衍一下子被戳破,一期一振端正了坐姿,微微前倾的问,“您是回想起了什么吗?”

被猜了个正着,三日月不自觉的眼睛睁大了一些,再想遮掩已经来不及了。“可以讲给我听吗?”一期一振说,“虽然也想自己想起和您的往事,但如果您愿意告诉我一些也不坏。”

“好吧好吧。”三日月拿他没有办法,“刚才说到盂兰盆节,那是您到丰臣家之后的第几个盂兰盆节的事儿来着。。。”

那天三日月正在同宁宁夫人说话,更准确的说是他在听丰臣家的女主人用一口又快又爽利的尾张方言评论最近的人事变动。宁宁说的极为开心,连几位现在已经是拥有几万石封地的大名小时候被她教训的事情也拿出来说笑,侍女们见怪不怪,配合的笑着,让宁宁丰腴的脸颊上透出欢快的神采。

三日月眼中也带着笑意,这位女性和他曾经接触过的,一众端庄文雅的大家闺秀不同,甚至十分的不拘小节。但和她相处无疑是令人愉快的,她总有办法让你觉得那一举一动都是亲切而不是失礼。

“夫人,您看这样可以吗?”侍女们呈上一只托盘,里面装了两个怪模怪样的东西。

“嗯,看着不错。”宁宁指着那仿佛四足动物的东西末端一些浅色的须穗说,“这里很有些巧思呢,你们很用心。”

“这是。。。尾巴?”三日月也好奇的问了一句,“是用什么做的呢?”

侍女还未回答,宁宁先笑了起来,“是玉米丝吧,难得你也有不知道的东西啊,三日月,我还觉得再没有人比你知道更多了。”

三日月被她打趣,装作不好意思的抬起袖子,“宁宁夫人真是高估我了,我可是有很多不清楚的东西啊。”他看了看身侧的盘子,“比如为什么要用黄瓜比作马,茄子比作牛,虽然知道是要让灵魂乘着它们来往于人世和阴间,那又为何要费力做两种不同的东西?”

三日月很正经的疑惑表情让众人都忍不住勾起嘴角,侍女们背过身去笑做一堆,宁宁也是光笑着不说话,叫那美丽的付丧神跪坐着不知如何是好。还是孝藏主说,“这是因为马跑的快,而牛驮的动东西,所以先祖们乘着马好快快回来和家人团聚,走的时候骑着牛走的慢些,而且能多带些供品回去啊。”

三日月沉默着思考了一会儿,叹了口气,“真是一点一滴皆智慧呀。”他认真的表情让众人又是一阵好笑,明明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呀,为什么年岁悠长的付丧神大人反而不知道呢?“不如三日月殿也来试试吧。”

正在三日月被人指导着给黄瓜扎竹签的时候,有侍女过来通报,秀吉大人正向这边来。“应该是商量庆祝的事情吧。”宁宁推测,因为今年七月里发生了日蚀,人们非常惶恐,宁宁建议秀吉以‘消除青提夫人的怨气’为由,大举庆祝盂兰盆节。

果然是这样,秀吉大人说他会亲自参加寺庙的大佛擦身仪式,也请宁宁夫人亲自主持采摘光千屈菜,拿到佛龛前供奉。“除了我挚爱的夫人您,谁还能胜任这份工作呢?”秀吉毫不扭捏的说,而宁宁为他始终不改的甜蜜笑得红了脸颊。

两位付丧神见了,便都拂去身形,悄悄地退到屋外去了。

“盂兰盆节初日的晚上,您有时间吗?”一期一振有些突然的问。三日月想了想,“并没有特别的安排,有什么事吗?”

说是到时候您就知道了,三日月满头雾水,又对一期一振难得的卖关子感到十分好奇。结果,他按时赴约的时候,束起天蓝色头发的人正在小心的切着什么块状的东西,括弧,用的当然不是他本体。

然后三日月就见一期一振将切好的贡品摆到一张大荷叶上,放到了小祭台前。“您在纪念谁吗?”

“我的父亲,粟田口吉光。”太刀青年比平时沉默一些。

也是,能在祭祀先祖的节日被一期一振供奉的,也只有那位锻造者了。说来也不可思议,他们是刀剑,是器物,又是人形的付丧神,恍如人子。“您是想念父亲了吗?”三日月猜测道。虽然付丧神也是某种灵体,但三日月和一期一振似乎都没有看见灵魂的能力,或许只有御神刀都做到吧,三日月想起自己的某位兄长。“需要倾诉什么的话,我倒是乐意效劳。”

“可能的话,希望他能见到现在的我,仅此而已。”一期一振似乎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眼,少见的犹豫让三日月觉得十分新奇。

看到现在的你,并为此感到自豪。。。这样的意思吗?毕竟自己锻造的,并起名为一生唯一的太刀成为了天下人的佩刃,作为刀匠会很欣慰吧,三日月想。

“似乎没有见到过三日月殿纪念您的父亲。”沉默了一小会儿后一期一振问。

“啊。”三日月回想起来依旧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三条宗近大人说,生前已经被我们烦的够多了,死后就让他清净吧。”那个再也无力拿起铁锤的老人说,‘我到了这个年纪,每天都被回忆困扰着,而你们注定会比我活得更久,久到人类难以理解的程度吧。别溺死在回忆里,向前看啊。’

“この父にしてこの子あ。(差不多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一期一振低声咕哝了什么。三日月皱了皱眉,他可是觉得父亲真是任性妄为来着,擅自做决定。。。难道他也很任性吗?

“结果,最后也没弄清楚您那天到底想做什么。。。”本丸里,三日月有些怨念的对短发版一期一振说。

而一期一振,拄着下巴的手不知何时把嘴唇也包了进去,表情十分的、微妙。“嘛,今年也请陪我一起过中元节吧,三日月殿。”

“可以是可以,但究竟是为什么。。。”越来越微小的声音,消失在逐渐相伴远去的脚步中。

----------------------------------------

后记:

本丸中。少女审神者气喘吁吁的出现在本丸,感觉像是从现世一路飞奔过来的。

“大将,没事吧?跑这么急小心冷风吹进肚子里。”药研一眼看到她,有点担心的说。

“我、哈、我忘了告诉大家今天有日蚀了。”少女摆摆手,“你们没被吓着吧。”

“嗯?没事啊大将,一期哥跟我们解释过的,这点事不会害怕的啦。”正在玩板毛球的厚百忙中抽空回答。

“誒。。。他是怎么解释的?”审神者心里想着幸好幸好,接着又忍不住有些好奇。

“就是,太阳和月亮盖在一起的日子呀。”短刀们说。

婶婶:卧槽我怎么感觉到了污。。。

===========================================

作者觉得一期哥像太阳呢,那么暖,尤其是天下一振时期,嗷,丰臣时代那绝对是日月齐辉啊 (ฅ>ω<*ฅ) 

嘛,这篇文或许意在表达三日月一些与人类不同的地方吧,即使他可以和人类相处融洽,但他永远也不能理解人类的一些事。相比之下,一期一振倒是被我不自觉的写得更人性化一点,大概是因为弟弟们的存在吧,虽然都知道三日月也有兄弟来着。

题外话,强烈建议173的作者们去看看关于宁宁夫人的故事,至少79我是在大跌眼镜的同时,更加喜爱这位女性了。


评论 ( 7 )
热度 ( 73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