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咖啡的猫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
同人向:剑三 琴all主琴刀,苍藏衍生
堆积物:刀剑 数珠丸本命,一期三日;
三国无双 颍川组
子博1:阴阳师
子博2:碧蓝航线

八千里路·第十章 (一期三日 西方奇幻)

主页君啊,上一章真的不算画风突变,这章才算。。。吧。(说着看着下一章,感觉会被打怎么办

咳咳,这章鹤球又来抢戏了,不过最抢戏的还是。。。

======================================


你未免也太冒险了。绿发的精灵背地里拉住探险家,忧心忡忡的警告,即使这神父十分可疑,那些使用暗影的术士也未必无辜。你别忘了上次恶魔是借着谁的手打开了深渊之门!

我知道,探险家点了点头,但我非去不可、越快越好。他嘴唇扇合了几次,欲言又止,半响化为一声伴着叹息的低语,我在那里感觉到了同类的气息。

是你认识的?精灵几乎肯定的问。

是啊。白衣白发的人以一种连博学多识的精灵都难以形容的同情、惋惜、和深深的忌惮混合的语气说,一个老熟人啊。

第二天清晨,一身远行装束,脖子里挂着大十字架的神父敲了敲教堂的门,半天没反应,他只好伸手推了进去。。。差点把门关上恨不得当做梦似的重来一遍。

天呐!他珍藏的精装书籍!那些短腿的矮子居然敢拿来垫头搁脚!他每隔几天就要打蜡的地板,那个一脸粗野的家伙居然敢把双手大剑插在上面!还有他心爱的彩绘玻璃窗上面的那是什么!!

哎呀呀,难得睡得这么好啊。探险家打着呵欠从小旋梯上下来,边走边伸着懒腰,见到目瞪口呆的神父抬手打了个招呼。哟,这么早就来送早餐呀,真是幸苦你了。

神父一张还算清俊的脸青了又白,白了又红,红了又紫,最后定格在一个咬牙切齿还要勉强微笑的表情上说,时间不早了,各位我们得出发了。

出发?早饭还没吃呢,早点还没带呢,早茶还没做好呢,探险家理所当然的语气,仿佛他是某个住在夏尔郡的小个子种族。好像这才注意到神父脸色都快发黑了,慢悠悠的把团员们叫起来,呀、不好意思,昨晚休息的太好,都忘了我们不是在宾馆里了。咳咳,情况特殊,另外两顿可以省了,容我们吃个早饭就出发。

被团长大人踹醒的便是那睡得最没形象的几个,醒来的反应也是半斤八两的没样子,张大嘴打呵欠,还有打了几个喷嚏的,那可怜的神父只感觉有一股热气凉气伴着口臭直喷到他脸上,赶紧蹭蹭蹭的退出门去,远远的传来声,我这就叫他们送早饭过来,我们一个小时后在村门口见吧。

门嘭的关上,探险家在顿时昏暗下来的光线中微眯起眼,目光瞟向一扇向外打开的天窗,自言自语般呢喃:一个小时,够他们赶回来了吧,啧,那两个臭小子搞什么呢这么慢。

神父在村门口跟第二十二个关心他去向的村民聊完,终于见到了探险队姗姗来迟的身影。他心底冷笑,这群人大概是已经发现什么了,但是没关系,有什么关系呢,越怀疑,他们就越要跟他走,这一走他们就回不来了。

离开村子他们径直往密林深处走,时间明明接近正午,参天巨树层层叠叠的,几乎看不见太阳的影子,投下的光都是深深浅浅的绿色。呼,这路可真不好走。探险家险险避开一根差点抽到他脸上的不知道从哪颗树上掉下来的藤曼,嘴角向下挂了挂。

没办法,其它几个方向都有村民耕种的农田,或是放牧、打猎的地方,只有这边是沼泽没有人来,不容易被发现。在前领路的神父说,请小心脚下,什么时候会进去泥沼的范围,我已经有些记不清楚了。

一身雪白,连厚底鞋的鞋面都是白的探险家闻言,表情忍不住似的一僵,下脚顿时谨慎的跟地里埋了地精炸弹似的。神父转回去面向前方,脸上十分鄙夷的神情都懒得遮掩,当然也无从知道身后探险队里连神经最大条的都在腹诽了,就你今天这翻山越岭不废劲儿的样子,昨天村子里那几步路你跑得气喘吁吁哟?

大概快到了,又走了一会儿,神父打量了一下周围,在树根边上发现了一块石碑,有些惆怅的说,这是以前留下的碰头记号。。。没想到他们倒是还留着。

诗人靠近时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那上面竟然是龙的文字。他忍不住用惊讶的目光示意精灵,走在他边上的人压了压手掌表示保持沉默。

奇怪,到这里,应该已经是他们居住的范围了。神父抹了把额头,似乎是终于想起来一个神职人员该做出些气喘吁吁的样子,往树杆上扶了一把。

小心!走在旁边提着砍刀开路的一个战士拖着他的衣领就往边上拽,险些把人勒断气,神父正要忍无可忍的骂人,却发现一张灰扑扑的脸直冲着他,发黄还没了一半牙的大嘴随着一跳一跳的起伏挪动过来----树后面倒出一具行尸,浓密至极的树荫竟然让它在白天里行动的如黑夜一样快捷。

神父完全符合下意识反应的大叫了一声,然后手里凝聚起初级圣光力量向行尸砸去。没轮得到他出手,一杆长枪把行尸刺了个透心凉,然后整个甩到了远处。

锵的一声刀剑出鞘,一柄雪白长刀搁在了神父脖子上。你、你要干什么!神父忍不住喊道。

我才该问你要干什么吧?神父先生,你难道不知道在这样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对付亡灵是多危险的事吗?贸贸然的使用圣光,是怕我们不够显眼,想让我们被僵尸军团层层包围吗?

我。。。圣光的意志怎么能屈服于亡灵。。。神父干巴巴的说,但显然是意识到探险家怀疑的也有道理,更重要的是刚才从耳朵上方穿过的一枪如此之快,他忍不住心寒的看了一眼那貌似懒散的汉子,咽了口唾沫,过了一会儿才尴尬的低了个头,我就是下意识反应。。。知道了,听你们的安排。

脖子上的刀收了回去,神父正要松一口气,却听到探险家透着冷笑的说,哎呀,我就是提醒你一下演的不到位啊----亡灵白天的藏身处必然聚集在一起,而只要一个被惊动,另外的也一定全都会出动,不管用的是不是圣光----你说那些本来正往这边靠近的行尸们突然不动了,是不是被人命令的呢。

‘的呢’两个透着嘲弄的尾音还没落下,一股钻心剧痛刺透肩胛,神父惨叫出声,被钉在了树杆上。啊哦,探险家笑着说,你可蠢得吓到我了,现在就别打这主意了,不然马上把你这颗脑袋削下来。

你、你凭什么怀疑我!神父冷汗淋漓,抓狂的样子更像是在问到底是哪里露馅的如此彻底。

嘛,探险家悠闲的甚至放开了刀柄,慢慢绕步走到前面。你本来的计划,是等我们跟这群亡灵杀起了性子之后,自然就不会怀疑,从亡灵后方出现,使用暗影能量的术士们跟他们是一伙儿的了。而他们跟你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也会对跟你站在一起的我们大打出手,到时候你就借刀杀人,简直是不能更愉快了。

你这完、完全是胡说八道,神父怒斥道,既然他们恨得是我,难道我不是首当其冲的攻击目标吗,我难道落得了好!

你当然不用担心了,探险家说着,拎起刚刚被顺势割断的,神父原本紧紧背着的包裹,颠了一颠从里面倒出来一颗小号的,仔细看上去会发现上面刻着和方才路边石碑上差不多花纹的石头。

这个,激活后能和沼泽周围的结界石相互呼应,你大概以为到时候除了你之外,都走不出结界范围吧,毕竟连那几个八、九阶的术士都被困在里面这么多年。可惜啊,这种魔法虽然少见,也不是只有一个人会用的。

见到底牌被掀的神父已经无话可说,只是脸色惨白的喃喃,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这附近、这附近明明都被封锁住了,一个晚上、怎么可能调查出这么多东西。

嘛、有有种事就叫做意外吧,探险家说,谁知道我临时起意带上的诗人会碰巧遇到一个从这里逃出去的占星者呢。至于即使没有这出意外他也有别的方法,探险家自然懒得提。他拍了拍手不再理会依然呢喃着不可能的神父,对着树林深处喊,诚意已经带到了,那边的朋友可以出来谈谈了吧。

随着他的话语,不远处林叶传来簌簌响动,然而不是从人们习惯注意的土地上,而是从浑浊的泥水里,漂浮起了三个瘦长身影。

你的诚意,我们确实看到了。为首的一个走近前来,露出一张额前凸起两处肉角,鼻子也高耸成角状,肤色湛蓝,耳朵宽阔并从耳后伸出触须,仿佛蜥蜴一样的尊容。这人上前一步说,把他交给我们,你能得到你想要的。

慢着,我们说好的可不是这样吧,不好意思我可没那么大方,先让我问完。探险家金色的眼睛一瞟那被钉在树上的家伙,仿佛在说不然就。。。

为首那人身后一个人影冷哼一声就要冲上来,被他前面的人手一挥拦住了。好,你问,那个有蜥蜴人血统的人说,但他竖起手指比了个三,示意三个问题后他就要人。

首先,他将这些有异种血缘的人聚集在一起,并且让他们觉醒,是为了什么?

蜥蜴人深沉嘶哑的嗓音静默了片刻,说道,我们也不清楚,但他似乎为了某种目的在选拔着血统,隔一段时间有人被丢到我们这边,另外一些。。。有人见过被切掉了异变部分的尸体,你可以去找找他的地窖,我们推测过,是在教堂下方。

昨天他把教堂借给我们住,我们当然找过了,没发现什么入口。矮人忍不住插嘴,他们是发掘的能手,这简直是对他们的质疑。

地方在,又不代表入口在,难道什么都跟石头一样,待在那里等你们挖吗?那人不咸不淡的说。

矮人气的吹胡子瞪眼,被探险家拉住了。那他把这些人扔到这里,怎么确保这些人会想活下。。。等等,这个撤回,是因为那些小孩子吧。探险家皱着眉说。

站在右后方那人又冷冷的哼了一声,这回却更像透着鄙视的肯定。

探险家没在意,注视着首领说道,那这才是第二个问题----我撤回之前的判断,以你们三个的本事,离开这里并不难吧,为什么不走?

站在后面那人终于爆发了,他大吼道,你以为我们不想走吗?谁想留在这种地方?!他声音粗粝,却恍惚让人觉得是在痛哭。我们被监视着!被龙监视着!逃能逃到哪里去?能逃多远?

你们能确定?探险家并不惊怒。正相反,他的声音,冷静到仿佛一下子有些悠远起来。

能,很多人都亲眼见过。刚被关在这里的几个月,只要我们靠近边缘,它就会出现,一头额角是浅粉色的巨龙。首领说。

探险家深深的闭了闭眼,再开口时,他的声音已经听不出异常。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他和精灵对视了一眼,然后踢了一脚被戳在树上的人,我要这家伙还有些用,作为交换,我帮你们从这里出去,保证不必担心龙的追杀,如何?

对面三人不同程度的沉默,还是右后侧那人最沉不住气,膝盖动来动去的,几次想说话,却几乎有些令人惊讶的按捺住了。最后还是那首领开口,他说,我日夜都在研究这个结界,它如此简单,只有两重法阵,却又如此有效。直到崔茉莉发觉她可以自由进出,我才恍然大悟。这不过是一个排斥异类的法术,排斥所有非龙族的血脉。你要如何帮我们?

方法暂时保密,但是你看,探险家两手一摊,我们昨晚来逛了老大一圈,还跟你们联络了下感情,不是神不知鬼不觉吗?

首领还在犹豫,却听见身后那名同伴,武器在鞘中跃跃欲试的抖动声。他惊觉这是一场试探----你们要自由,还是要复仇。选择后者的话,说不定他们的命运就是。。。首领再无其它想法,沉声说,我们同意。

事情谈完,探险家招呼本就没离多远的同伴。莺你带队先回去吧,去查查那个所谓的地窖,他说。而我们去沼泽里走一趟,他指了指自己和法师。

那首领左后的人走上前来,这才发现那是个女人,而且穿得十分清凉。她脸上有一股媚意,但不显得放荡,是个漂亮的人。可惜腰部以下却长着棕色毛皮,脚上更是鹿蹄。这是树妖血统。她走上来对着阶下囚吹了口气,顿时那人眼睛就迷瞪了。一点小忙,她笑着说。

精灵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诗人看向法师,法师没有注意他的目光。

他们分路而行。


在树妖魅惑的帮助下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地窖入口----如果方才他们觉得这神父有罪,现在没人觉得他不该死上一万次。暗门一打开,血腥味扑鼻而来,各种异状残肢连带着些许还是人类的部分被摆在不同柜子上。有些已经阴干,有些甚至还渗着血。

连身经百战的佣兵和战士,都觉得反胃,他们可以忍受战场的死伤,甚至屠杀,而不是这样解剖下来再展览一般放置着。

检查之后就烧了这里,精灵脸色铁青的对随身带酒和烟斗的矮人说,这时候没人再拌嘴。

各种从天到海日出夜行的生物无所不有,甚至包括恶魔。难道他们是在做奇美拉(合成兽)吗?精灵迫使自己思考一些正经问题来压抑他厌恶杀戮和爱洁的天性正拼命促使的离开。其他人则是匆匆扫视,或者干脆埋头向里,反正不会有更恶心的东西了!

一时间只剩诗人和精灵落在后面。为什么龙会。。。帮助这种事?诗人忍不住问,而且是一头巨龙。

精灵回过神来,看向他,诗人脸上是隐含惊惧的迷茫。精灵不希望他产生误会,但是。。。思考了一会儿精灵还是叹息着解释:那是失去伴侣的龙。

失去伴侣的龙,几乎都是疯子。

天呐,快来看!远处传来伙伴的喊声,精灵与诗人迅速赶上去。尽头的房间居然,是一座宝库。成堆的金币,金块,一袋袋的宝石,成块的和做成首饰的,满到几乎要溢出来。。。却只让人觉得嘲讽,在经过一系列腥臭的牢房后。

没有人去动。连平时看到上等的融嵌宝石眼睛都要瞪出来的矮人们都说,山丘之王啊,我若碰一碰这些东西,一定整只手都会烂掉!

那是什么?诗人突然指向一处,那是一个椭圆形的东西,表面上金银丝交错,十分的华美,尤其是那些银色的光点和丝线是浮动的,仿佛魔法一样。

这是,一只蛋,一只龙蛋,怎么会在这里。精灵惊讶的在踏着金币堆过去拿的时候差点摔倒,他说,而且还活着。

诗人更惊讶,龙蛋不是很脆弱吗,离了母巢,还落到这种地方,居然还能活?

不,他被照顾着。精灵指给他看,周围的这圈光点是他父母设下的保护魔法,所以它和在母巢里没什么区别。

可是,我以为。。。诗人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个,不是要孵。。。的吗?

精灵举起手上才不到两尺高的蛋,很无语的看着他,你从哪里听说的啊,龙又不是鸟类,而且。。。你想想看那个体型差!

诗人不知道想象了什么,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正在这时,地面突然传来轻微的晃动。这座地窖挖的非常深,深到它确实就在教堂正下方,昨天矮人挖开木板探寻,却完全没有发觉。先不要轻举妄动,精灵示意,这里反而还算安全。我出去看看?诗人问。精灵点了点头,而且随后也跟了上去。

他们目不斜视的返回出口,诗人率先从一次只能经过一人的机关走出,然后彻底愣住了。

村民四散而逃的尖叫哭骂都听不到。天空是灰的,厚重的灰云中,有许多庞然巨物在游动,而灰云的尽处,一头灰色的巨龙落在山崖上。

那不是金属的灰,也不是灰珍珠的灰,是阴森、腐朽、让人想起吸血鬼的皮肤那样阴霾的灰。没有人会认为这种灰属于活物,但这头鳞甲已经灰败的巨龙,眼睛里还有色彩。那是热烈的,燃烧的,流淌般的蜜金色。

他突然想起,龙说,我喜欢你眼睛的颜色。

背后机括又响起,精灵从里面转出来,他紧盯着这上方,倒退了一步撞在了墙上。

是亡灵,也是龙,是骨龙。

天呐,他们怎么敢、他们怎么敢!

亡灵!亡灵!那是对生命最鄙劣的亵渎,对灵魂最恶毒的侮辱!是沦为恶魔的爪牙,是被剥夺思考的奴役!怎么能相信这两个字眼和生而高贵,生而自由的龙联系在一起。

山崖上的龙振翅而起,仿佛以此为信号,盘旋在村庄上空的骨龙群,带着冰寒和死灰,席卷而下。

==============================================

顶起锅盖,宗三对不起!江雪对不起!还有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是谁的,好吧一振对不起!。。。其实一次性发三个便当还蛮爽的(欠打 誒,不对,应该算六个?

哦,对了,在这章感觉到了虐的气息的,我数数。。。往下五章你们都可以考虑。。。嗯。。。不过我觉得我虐的功力不咋地毕竟练习不多,真的。

开始挖伏笔啦哈哈哈,这章挖出来的:爷爷最初喜欢一期是因为眼睛跟一振一样,嘛我上章已经告诉你们一期颜不对他审美了。鹤球是龙这点没人还没看出来吧,暗示N多次他不是人了。是亡灵也是龙这点勉强也算?骨龙嘛。。。渣渣7级兵哦不最强六级兵,当然一振被我硬是升级成8级了(版本压制2333

评论 ( 14 )
热度 ( 40 )

© 爱咖啡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